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飞向天堂的纸鹤


□ 费 克

  梅子初中辍学后,是在一个细雨濛濛的下午被一个矮胖女人带进城里来的。胖女人告诉梅子说,在城里每天能挣好几百块钱呢。梅子听了,心想,有了几百块钱后,自己就能重新坐在教室里读书了。于是,梅子连招呼也没和家里打,她跟胖女人来到了城里。
  梅子被胖女人带到城边的一家饭店。她看到胖女人和饭店老板,两人嘀咕了好长时间。饭店老板极不情愿地塞给胖女人一沓钱。临出门,胖女人眯着细眼,她笑嘻嘻地和梅子说,要去外面买东西。从此,胖女人就再也没有回来。
  饭店老板嘴里叼着将要抽完的烟,说话时露出满口黄牙,眼睛盯着梅子不放。饭店老板的眼睛,梅子好像在哪里见过。她记起了那是她在美术课本上看到画的一只老鹰的两眼,梅子心里有些害怕。
  晚上,饭店冷冷清清,梅子并没有看到来吃饭的人,不知过了多长时间,老板从厨房里端来一碗热气腾腾的白菜猪肉炖粉条。一股诱人的肉香扑入梅子的鼻子。梅子有了食欲,她听到了肠胃的蠕动声,梅子觉得有些饿。她这才记起已经半天没吃东西了。梅子刚吃完饭,劳累便缠住她不放,她感觉困顿不堪。饭店老板让她在里间的一个床铺睡下。梅子躺在床上,浑身感到很舒适,不一会儿就睡着了。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熟睡中的梅子觉得透不过气来,她的身体被重物压迫着,慌乱中醒来的梅子看到,饭店老板裸着身子趴在自己身上。她这才感到下身的疼痛。顿时,梅子不知所措了,她只是坐在床上呜呜地哭泣。
  第二天早晨,饭店老板就像什么事情也没发生似的。一大早,他哼着难以入耳的小曲,只是瞅着梅子笑。
  现在,梅子已经记不清楚,她是怎样逃跑离开饭店的。她只是隐隐记得,那天饭店老板喝的烂醉如泥,她接连喊了好几声后,老板仍然不省人事。出了饭店,梅子顺着城区的路跑个不停。她也不知自己跑了多长时间,直到跑进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就这样,她先后给人家看过店铺,做过超市的售货员,当过保姆,也学过理发。不知不觉好几年过去了,梅子已出落成一个美丽少女了。
  梅子和祥贵是在东城的一家理发店认识的。刚来理发店正在学徒的梅子,这天下午正在叠一些纸鹤,听到脚步声响,她抬头看见已经踏进门槛的祥贵,头发蓬乱,脸色瘦黑,一副邋遢的样子。
  没等梅子说话,祥贵就看着他问道,大姐,能给杯水喝吗?
  见年龄比自己大几岁的来人喊自己大姐,梅子内心着实好笑,梅子瞅着他无助的样子,还没等老板吭声,就早已给他倒好水递给他,继续叠起纸鹤来。
  喝完水的祥贵一边用衣袖擦抹嘴角上的水滴,一边瞅着梅子叠的那些纸鹤。真好看,你很心灵手巧呀!祥贵忍不住脱口说道。
  喜欢,你就拿去吧!梅子抬起头,笑滋滋地望着祥贵。
  随便拿人家的东西,这怎么好意思?
  就当我送你的行了吧!见祥贵不好意思,梅子抿着嘴矜持地说。
  那我可真要谢谢你了。祥贵说完,手里托着纸鹤转身离去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