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感受杜高


□ 杨 帆


引言

这几天,我的脑海里总是浮动着一个人的身影,挥之不去,他就是近日在凤凰台《口述历史》栏目中以亲身经历述说历史沧桑的杜高。
第一次见到杜高是在我社4月2日于陕西大厦秦乐宫举办的两岸文化交流会上,淡定如水是杜老给我留下的第一印象。那天他来得很早,坐在大厅一侧沙发上翻看杂志。别的客人陆续到了,主人偶尔招呼不够及时,他就站起来跟来人说话,看到来客有人招呼便又坐下——他不是聚会的主人,但他看起来不愿意看到任何人感到哪怕只是片刻的尴尬。
杜老说话时表情非常丰富,充满温和与善意,说到高兴处,灰色的眼睛闪闪发光,瞿烁中透出深邃。让人感受到一种阅尽人生、蕴藏着历史忧伤的平和。那天跟杜老聊得很开心,后来,我成了杜家的常客,认识了杜老的妻子李欲晓阿姨;从杜老的经历中,了解了那段对于知识分子对于人民有如梦魇的特殊历史。

杜老的家

杜老的家不大,萦绕着安宁简朴的文化气息,两瓶长势极好的富贵竹更添了盈盈生气,尤其是客厅窗台上那盆,叶子透着窗外的光,绿得透嫩透嫩的,像浸着水的藻叶。厅里打了两面墙的通顶书架,中外剧作、人物传记、古典诗词、历史占了绝大部分。另一面墙上挂着白石老人赠给杜老的画,画上是墨色疏淡清隽的虾。
杜老平易近人,每有客人来访,无论尊卑,他会都到楼道的电梯口迎接。杜老和李阿姨看上去非常和谐,思想层次也相当一致,对国内外大事都非常关心且有自己的独特观点,敢想敢言。不同的是,杜老发表自己的见解时带着历史的眼光,说话时必要真诚地看着对方的眼睛;阿姨则风趣幽默,妙语连珠,思维跳跃得特别快,常常一句话惹得大家哈哈大笑;有时,他们会为了一个年份一个人名争论不休,谁也不服谁,当即站起翻查书籍以论高下,让我想起李清照与赵明诚的赌书泼茶。
杜老在《<吴祖光日记>唤起的回忆》中提到了一个细节,田庄病危时将珍藏的杜老年轻时的照片送给李阿姨,照片背后题了一行小字:还你一个真实的杜高。杜老非常感动,说田庄是“怕我的妻子嫌我衰老”,措辞间隐有一丝无奈。杜老被平反,是79年,其时他已年近五十,李阿姨是李普和沈容的女儿,比杜老小十几岁。我禁不住问,当年你们相识是怎样的情况呢?是一见钟情么?杜老感慨地说:“我那时候刚刚平反,狼狈得很哪。”李阿姨说:“谈不上一见钟情,也不是出于对被错划的‘右派’的同情,……是一种信任,第一次见面就感觉到的信任和踏实。”
信任,这个温暖至极的词语,在物欲横流的社会里如晨星般寥落和美丽。容易信任和被信任的人往往有一种气质,在世事沧海人生桑田中慢慢成型,这样的人不懂得世故学不会人情练达。他们在人海中,能够相互辨认。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社会观察》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社会观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