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从巴国的门口经过


杨秀武(苗族)

  眺望石马

其实是两匹战马

一匹马的前蹄与基座的伤口

长成了此刻的一只眼睛

仅用一只眼睛眺望一匹战马

战马就在抽象的嘶鸣

目光去了一趟巴国的王朝

比石头还硬的灰色时间

拒绝一种虚荣的穿透

距离的触摸或是一次醒来

只有思想者抵达的干净

如童年的梦和梦中的旅行

石洞踮起脚跟眺望

眺望山地民族惊心动魄的演义

隔着尘世的烟火

马鞍上空着荆南雄镇的辉煌

胜利者隐退在象征的边缘

如马踏飞燕的速度

瞬间就到了今天

奔腾的野心在张扬的马口

坚硬的声音在邀约天空

缓缓飘动从不缠绕

天高云远地大物博

泥土裸露马车的辄印

骠骑将军的神色

镇定得模棱两可

暗淡的目光

用今天的眼光审视

仍是土司王最后的等待和坚守

历史的缩影并不轻松

记忆的物证同样沉重

时间从爬行到站立

从血雨纷飞到唇枪舌剑

甚至从刀战到枪战再到商战

仍然是王与寇像火山一样

不含水分的疼

我想换位眺望

同样用一只眼睛眺望

过去的现在的将来的石马

一场漫天的石头之灰

遗散灰色的灵魂之后

第一个心碎的人肯定是我

唯有石匠把马凿成石头

又把石头凿成

一匹出征的历史

喜怒哀乐都是人造的

  神龙溪悬棺

牵魂的神龙溪

镜面一样的河流

水的心跳

被轰然推倒

三峡的一把厚重马刀

抚平了提升了

悬棺

难解的高方程

在高空的遥远之下

突然滑倒在水的时间之上

可望而不可及的祖先

现在伸手就能触摸

在静谧中的坚守

和孤独

朴素的感叹

如一个储藏不凡的书籍

流淌着思想和血液的书籍

欲望和野心横空出世

我摸到了

一个黑色的族谱

又黑了一层旋风的体温

我看见

竖在天地之间的黑穴

顶天立地

躺在历史与未来之间的灵魂

横东穿西

铸就了一个山地民族

庄严肃穆的十字架

默默保佑

一个民族前面的一片断岩

或者是一条条深谷的恐怖

突然乳雾缭绕起落

悬棺像一朵一边开放

一边凋谢的黑色绣球

扑簌簌地落下

如被风化了的热度

凝炼之后又急速上升

于是有一种孤独来自石头

只有坚强的心灵

才能让石头耸立

只有勇敢的信念

才能让石头裂缝

我在石头前在乳雾后

被古巴国的葬礼震撼

被敢为人先的土家吸引

我的视线出去了

又被悬棺弹回

落到神龙溪的豌豆角上

在激流和险滩中

号子的深邃

仿佛灵柩上升或降落的涛声

纤绳的刚劲

仿佛来自悬棺底线的锋利

拉纤的人

光滑的黄泥上渗着斑斑血迹

那是从悬棺里

跑出来的汉子吗

  景阳关

一首当关的歌谣

巍然屹立在千仞绝壁上

如太阳轮回的光碟

廪君锃亮的巴人剑

溯清江而上

一路呼啸而来

我窥见了剑柄上蹿动的红火苗

旋即又燃烧得更加猛烈

一个山地民族的希望圣火

腾起一条热烈的生存轨迹

曲曲折折地穿透大山的逶迤

如喀斯特地貌的盔甲

是太阳上升和坠落的重量

时间铸就雕像

在沉浮中顶天立地

还残留着血液沸腾的体温

时光的河流退潮

遗留下排山倒海的恢弘石壁

镌刻廪君惊险的象形文字

描绘着斑驳深邃的永恒图腾

峡谷中蒸腾的雾气

那是土家先民的深沉呼吸吗

清江河畔怒放的鲜花

那是一个民族绽开的灿烂笑容吗

站在巴人嘹望的关口

我的灵魂寻觅到一片彩色天空

是丝弦锣鼓旋律的牵动

还是黄四姐勾魂的呼唤

我今天登上景阳关的险要

俯视清江的卧式体操

和最美最甜最辽阔的微笑

  责任编辑陈冲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从巴国的门口经过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