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故事传奇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龙凤呈祥


□ 一根老藤

  东方刚泛起鱼肚白,欣儿到街心公园吊嗓子,远远飘来一阵悠扬的胡琴声。那琴声很专业,欣儿循声过去,便看到一位长者在拉二胡。那人约摸五十岁出头,正陶醉在自己的琴声里,微闭双眼,头随琴声顿挫摇摆,脚尖合着音律的节拍轻敲地面。
  欣儿站在一旁,仔细观察。那人左手把琴,五根手指揉、滑、抠、压,轻灵飘逸;右手握弓,跳弓、顿弓、拨弦、碎弓,手臂一曲一伸,行云流水。欣儿很久没听到这么美妙的琴曲了,不禁脱口称赞,高手!
  那人停了琴,望欣儿,脸上有几分得意。
  欣儿愧疚,说,对不起,打扰了。请问老先生哪家剧团的?
  那人呵呵一笑说,哪家也不是,如果说是,也是家草台班子。
  太谦虚了,您功夫老道,不像业余爱好。欣儿说。
  那人不免又添几分得意,说,要说在俺乡下,在俺的那个戏班,我还是头琴呢。那人便说起自己的经历。那人姓王,原先在乡下的戏班当琴师,可是老伴半年前去世,儿女怕他一人寂寞,硬拉他到城里来了。老王说,可城里的日子憋得慌,就来拉拉琴,过把瘾。
  欣儿便夸,怪不得呢,一听就很专业。
  老王说,能识我琴声者必是知音,女士也是行家里手?
  欣儿说,那倒不是,我只是票友,喜欢哼几嗓子。
   哦?老王兴奋了,说,那就让我给你伴奏吧。
  欣儿说,那倒好,可要多辛苦王老,我两个多月不唱了。老王问为啥,欣儿的眼泪便滚淌而落。
  男人因车祸而亡,欣儿的嗓子哭哑了,清清脆脆的嗓子有了杂音。然而斯人已去,生者节哀,欣儿在亲友的劝说下也想明白了,自己再悲伤,男人也无法生还,生活还得继续,于是就来街心公园吊嗓子。
  同是天涯沦落人,老王伴奏时格外卖力,欣儿的嗓子顶不上去,老王就把二胡拉得激扬一些,欣儿便顺着琴律爬上去了。等两人说分手时,老王的额头上已一片汗珠。欣儿说,辛苦王老了,明天咱再练。老王说,中啊,只要不嫌我拉得差,明天我还来。欣儿说,哪能呢,多亏了你的二胡,不然我怕是唱不成调了。
  那几天,街心公园里便多了咿咿呀呀的唱腔合着吱吱扭扭的琴声。欣儿脸上渐渐多了笑意,也不只唱那些悲伤的曲目了,开始唱高亢明快的戏词,嗓随琴,琴伴嗓,欣儿的嗓子在老王琴声的引导下摸到了路上,老王的二胡也在欣儿的唱腔里找到了知音,两人的配合日趋默契,渐渐有些珠联璧合的味道了。
  再分手,两人就有些恋恋不舍了。老王目送欣儿离去,在背后喊,明天再来?
  欣儿回身对老王笑,说,不必等到明天了,咱晚上去会展中心吧。见老王愣着,欣儿说,今晚那里有个票友聚会,你去给我伴奏吧。
  老王按捺不住兴奋,苦苦等到傍晚,迫不及待地去会展中心。欣儿已经到了,远远地对老王招手。
  欣儿介绍说,这是王老,一流的琴师。天下票友是一家,大家给老王让了位置,一场其乐融融的戏就算开始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古今故事报·绿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