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刊海远眺



  
  迈向公共化 超越后威权
  
  《台湾社会研究季刊》的编委在即将于十月四、五日举办的“十五周年学术研讨会”中,以十五年来作为台湾学术界惟一跨学科的左翼批判性学术期刊的点滴知识积累,以及一贯对社会现实的关切,对今日之困局提出看法。此篇短文即是以编委会讨论定稿,并决议以编委会名义发表之同名论文的摘要版(全文请至http://www.bp.ntu.edu.tw/WebUsers/taishe/index.htm)。希望透过对当前情势的分析,召唤公众进行广泛讨论,为台湾社会找出一个能兼顾区域的和平、民主、多元与正义四大目标的进步替代方案。
  陷入危机中的四个普世价值 今日台湾,贫富差距撕裂、人民痛苦指数窜升、海峡战云不散、统独魔咒未解、整体社会没有方向、一般大众深感无力──然而蓝绿犹酣醉于夺权恶斗中。环绕这个大困局的街谈巷议、扣应投书,几乎无处不闻,但由于缺乏适当的语言表述,反落入这个困局的窠臼语言,即蓝绿恶斗语言。蓝与绿表面喧嚣对立,案下同流,共同对立于烦恼窘促、欲振乏力的一般大众。细审这个急迫的困局,我们发现有四个极关键的普世价值正处在深刻危机中,分别是:社会正义、政治公共化、认同平等与两岸和平。困局既成,当前的目标惟有深寻困局之源并积极超越克服。今日之境,二○○○年上台的新政权必须负大责任,这是政党责任政治当然之义。但新政权并非历史之偶然,它是半世纪台湾以及区域历史的一个有机部分。因此,要打破今日困局,我们需把新政权摆在一个源远流长的反对论述与威权结构下。
  反民主的“民主完成论” 自上世纪七十年代初“党外”以来,这个论述的核心就是“以民主的本土反抗威权的国民党外来政权”。二○○○年三月“政党轮替”后,这个民主化运动产生了一个“民主完成论”的总结共识:外来政权既已下台,民主终于达成则不再是问题。这个共识暴露了党外反对论述的一个秘密:民主化附生于本土化,本身并不构成独立议题,甚至并无独立价值可言。
  这个“民主完成论”其实是民主的欢送会。作为此共识的主动传播者与被动承受者的新政权,其实既是受益者──借此将自身权利正当化,同时也是受害者──使它在自满于民主已达成的幻觉中,陡然丧失理想(试想社运在新政权下的被离弃与无奈)。作为一种霸权论述的“民主完成论”常使大众彷徨无地:一方面,不是媒体、政客与学者都说我们已脱威权入民主了吗?但另一方面,举目所及的社会实景却是混乱虚空、实质不公。在“民主”的巨幅看板下,民众人语嘈杂身影凌乱面目依稀。
  “省籍路径民主化”的代价 问题的根源出在台湾独特的“省籍路径民主化”。自上世纪七十年代党外运动伊始,这三十年间,本土民主化运动走了一条捷径,通过省籍身份进行民众动员,取旧政权而代之,而非选择一个较困难、较缓慢、以公民为主体、以公共论述为过程的公共学习与“启蒙”路径。选择“省籍路径”当然是在一定的历史条件下进行的,有其特定成就,应同情理解,但不应妨碍我们对其巨大代价进行反思。这个代价即是长期以来台湾社会蔫弱幼稚的政治公共化。公民主体与公共领域既不张,政治必然仅余权谋恶斗,只能攀附省籍与国族认同轴线,螺旋以降,不知所底。虽曰两党,政治依然不改其私,是永不兼容的敌人(此即族类)之间的厮杀啃咬,于其下,理辩、群议、合作,甚至连意识形态的左右政治斗争都不可能。警总不再、强人不再,这是台湾民主化运动的重大成就,但尚不足以引领出政治公共化这一民主的惟一试金石。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