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长着蛇皮的男孩


□ 蔡秀词

长着蛇皮的男孩
蔡秀词

  一
  
  男孩国的心是柔软的,不过他的皮肤正在变硬。因为他得了一种病,甚至还不能称之为病,原因是既不痛又不痒。就连国都觉得一切都很正常。只是在他抚摸自己的皮肤时才感觉与众不同,而且这种不同越来越明显。首先,国觉得自己的皮肤很光滑,就像他每天吃饭时摸在碗上的感觉。其次是一片一片的,而非一个整体。还冰凉冰凉的。大人们摸了后都说,国这孩子长了一身蛇皮。
  开始的时候,国的母亲还带着儿子四处求医。可医生们谁也没有见过这种病。不过医生们都很好奇,都想知道病因是什么。
  这孩子经常吃蛇?这是医生们常挂在嘴边的问题。
  现在吃蛇的人越来越多,不仅城里人爱吃,连农村人也爱吃。不过,尽管有人蛇吃了不少,但还没听说谁染上“蛇皮病”。
  不过女人的回答让医生们失望了。我们家从来没弄过蛇吃,孩子也从未吃过蛇。
  话题接着会转向孩子的母亲。这时问询的口吻将非常婉转曲里拐弯顾左右而言他。国的母亲是个文盲,她自然不能马上理解医生的意思。这个时候,医生会装出一副一本正经的模样问你是否在怀孕期间接触过蛇?内裤晾在外面是否有蛇爬过?是否见过蛇?甚至做梦时梦到过蛇?
  女人大手一甩,矢口否认:没有,从来没有。医生只好摇摇头,表示无能为力。有些医生在摇头之后加上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意思是说这个女人没说实话。如果你不告诉医生实情,他怎么治病?
  不能治也就只好作罢,反正它不影响什么。
  不过国的母亲还是隐隐有些担心:这孩子将来不好找媳妇。国的父亲却不以为然,说不定过几年就好了呢。再说国年纪还小,找媳妇早着呢。不过麻烦还是出现了,周围的小伙伴一个个不见了,谁也不敢再跟国一块儿玩。他们怕传染。国的父母这时站出来一再声明,这病不传染。但谁信呢。问医生去,医生一样拿不准。既然医生都拿不准,那就还是躲着点好。
  不过还真有人不怕事的,这就是女孩琴。琴和国共住在一个塆里。塆子很大,有二十多户人家,琴住在西头,国住在中间。与国越长越白不同,琴却越长越黑。一种健康的肤色,闪耀着桀骜不驯的烈焰。
  国的越来越内敛似乎是迫不得已。他的皮肤正在日渐变硬,将他那颗柔软的心紧紧包围。过去他能听到那颗心脏的怦怦跳动。后来那声音愈来愈微弱,直到归于沉寂。因为小伙伴一个个远离了自己,没有人愿意跟他玩了,他感到很孤独。国说话时没有人接腔。看到国悄悄走近,伙伴们顿作鸟兽散。国唯一能说话的人就是琴。这也仅限于课堂上。不过这会招来老师的鞭子。国第一次感到烦恼。过去他不是多么喜欢说话,不是那种喋喋不休的孩子。他甚至不觉得自己说了什么。有时他一声不吭也不觉得憋得慌。而现在,国确实感到有点儿憋得慌。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