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对史料的敬意


□ 姜 洪

“十·一”黄金周前得便去武汉,在武昌司门口几家书店盘桓不去,杂乱翻书。无意间读到山西作家韩石山先生一本随笔集,其中有一篇专写史料搜集家陈子善先生(我不知道是否可以这样称呼他),谈到陈先生发掘了那么多史料,又谈到,好些资料他只是公布出来就完了,似乎有点吃亏。
不由得想起《文汇读书周报》上所说的,在现有研究机构以课题为本,发表论文为要务的考核体系之下,挖掘史料着实是件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人人都知道史料的重要,可能够潜心研究收集整理的实在乏善可陈,专攻史料似乎风险太大。
史料使人进步。没有过硬史料支撑的历史研究,是泥足巨人,轻轻一戳,就要出问题。对于史料,别人不说,学者应当说,表示自己的敬意,因为他们是史料最主要的“消费者”和受益者,了解史料的作用与价值。韩石山先生自己,曾以1800元买下民国时期名报《晨报副刊》影印本15册,原是为写徐志摩传,结果不光查到许多不常见的徐志摩资料,还发现许多其他人事的资料,由此得文不下二三十篇。近年颇引人注目的杨天石先生,其近史探幽系列最鲜明的特色就是完全靠史料说话。据称,杨先生始终将掌握资料放在研究工作的首位,而尤其致力于手稿、档案、稀见少见书刊的访求,三十年来访问过海内外许多图书馆和资料室、档案馆,所到之处,都以收集稀见未刊资料为要务,海内海外,只要有迹可寻的,都要尽量设法找到,逐一研读。他的原则是没有新材料决不动笔,因此,其书中各文大都有一点不易见到的资料,一新人们的耳目。
在史料收集方面,我以前懵里懵懂。我曾在北京一家旧书店遇到《郑和下西洋史料汇编》、北伐军总司令部《国民革命军阵中日记》,在襄樊新华书店特价部遇到过《中华民国海军史料》……那时认为自己不写这方面题材,遂轻轻放弃了。后来我才慢慢体会到,并不一定是写什么买什么(材料),倒往往是有什么(材料)就可以写什么。又体会到读书的阶段性,我自己初级阶段读根据史料写的书,现在则渎史料本身。阅读心理也不断变化,随着年龄的增长,愈来愈喜欢读真实的、信息量大一点的东西,而史料最真实,信息量大,耐读。几年前,我曾写过《中国的私人文献都到哪里去了》一文,被《光明日报》文化周刊头版头条及上海《社会科学报》、深圳《街道》杂志、广西《沿海画报》等报刊发表,该文的主要意思,就是希望人们重视私人文献、私人史料保存。
“幡然醒悟”后,如今我像有人说的,见到史料眼睛就放光,这些年也陆续淘到一些史料集:钟叔河先生主编的《走向世界》丛书一套10本;多卷本《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日本陆军战史会编的《朝鲜战争》上下册,止庵编的周作人《关于鲁迅》……一次,我在旧书摊上发现翦伯赞等编辑、神州国光社1953年出版的中国近代史资料丛刊《戊戌变法》一套四本中的三本,以50元的价格买下(这套书近年重印后的价格是每本平均50元)。几年来细细品读,时有独得之秘,发现了戊戌人物的另一面,“光辉与暗影的重合”(雨果《九三年》语)。有机会到外地,则如李辉先生说的,每到一地,找到一两个旧书店或旧书摊,运气好,再偶有收获,旅行顿时美好无比了。去年暮春,有一次华东五市之游。在南京,我在夫子庙地下的先锋书店,买到杨天石《从专制走向共和一一辛亥前后史事发微》。到上海后,一个项目是游览外滩和南京路步行街,我从南京路一路打听疾步奔到邻近福州路的上海书城,又辗转找到古籍书店,遇到我所缺的《戊戌变法》第一册、《黄遵宪集》等。人秋后两次到武汉,第一次在武昌三联书店买到《三曹资料汇编》、《三国演义资料汇编》,第二次,又在武昌三联以4折的价格买下一套12本《李鸿章全集》,现正读得津津有味,深深感到史料之魅。平时,我很注意收集一些报纸如《文汇报》笔会副刊上的文章,我觉得这是中国现当代文化史的一个史料渊薮。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