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蜗牛,不见得比鸟慢


□ 钟 乔

  多年以前,基于对亚洲民众戏剧的热衷追求,经常往返于台北——菲律宾之间。在一个偶然的机会里,我从一位民众戏剧组织工作者的手边,拿到一本实务操作的小册子,前言是一则寓言,大抵是这么说的:
  一个夏天的午后,林鸟不意间瞧见树下有一只缓缓爬动着的蜗牛。
  林鸟便问蜗牛说:“我让您三个月时间,我们从这树下到森林外的另一棵大树下,看谁比谁先到达,您觉得如何?”
  “我……我……”蜗牛一时答不上话来。
  “怎么样,我是为您好,让您老先生赶得上时代的快速步伐啊!”
  “好,要比就来比!什么时候开始?”一经刺激,蜗牛也鼓起勇气大声嚷嚷起来。
  “就从现在开始啊!”小鸟于是跷起二郎腿,在林梢间找个舒服的姿势躺下身来。
  这以后,小鸟便愈加悠闲地在林梢或玩耍、或休息,为的就是给林间的鸟兽虫蛾们,宣告自己即将得来的不费吹灰功夫的一场胜算。
  三个月时间过去了!
  就在距离相约时刻的前十五分钟,小鸟打了个哈欠,才从悠哉的睡梦中醒了过来,心想凭自己的飞翔速度,只要十分钟就可以抵达终点。那么,就飞去等候铁定懊恼地还在慢慢赶路的蜗牛吧!
  小鸟不到十分钟时间,就飞到目的地了……没想到,令它懊恼的事才刚上场呢!因为,蜗牛早已躺在大树下等候小鸟的到来了!
  “怎么可能……是你比我先到呢?”小鸟气急败坏地在大树间生着闷气地嚷嚷着。随后,扑着闷声不响的羽毛,一溜烟地从森林里消失了踪影。
  如果说, 龟兔赛跑的寓言,是骄者反被自身的“傲慢”打败的话。蜗牛和林鸟的竞赛,却有更令民众戏剧工作者省思的地方。因为,就在这时,蜗牛说着,“可别小看我们了”。
  “我们?怎么会是我们?”林间有声音这样问。
  “是啊!是我们一群蜗牛们啊!”数以千只计的蜗牛们,一起轰轰然地大笑起来……
  这时大伙儿才恍然大悟,原来在过去的这三个月时间里,蜗牛每逢寸步遇上另一只蜗牛,就要后者往前传递比赛的讯息,而后,再由后者传递讯息给另一个后者,从无间断,直到森林外大树下的那只蜗牛听到讯息为止。
  为了这一整趟讯息的传递,大约耗去了蜗牛两个半月的时间。
  因此,终点处大树下的这只蜗牛,已经在大树下等着小鸟的到来,足足有半个月之久的时间了!
  故事说完了!但,寓言尚未结束哩!怎么说呢!
  因为,这样的寓言故事,用来比喻小区民众戏剧的推展,有其恰到好处的地方。原因恰恰在于,发生于民众间的戏剧,并非单纯只为演员训练的艺术性而来。更重要的是如何通过剧场的互动机制,在人与人之间展开对话,并进而寻找到关切公共议题的可行性。民众不是抽象意义下各自存在的个体,而是相互联结的共同体。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