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唐庄街上要安灯(短篇小说)


□ 康广洲

   黄淮平原上的唐庄村民要集资在村街上安路灯,副支书传德找到在县纪检委上班的思民,让他挑头办这事。于是安灯的告示一贴出,唐庄各色人等纷纷登场……有争着让安自家门口的,还有找着不让安的……你猜为啥?唐庄的街灯能安成么?

  一

  腊月里对唐庄人来说,不太平和。兴旺家的羊被牵了,铁汉家的牛被拔了橛子,满仓和富贵家的机动三轮四轮车、夜里不声不响不见了踪影。更腌攒的是,贩砖户闫家刚过门的媳妇,鸡叫二遍时被人撬开门堵住嘴巴研究了。还有几家的狗和鸡不明不白地失踪……接二连三地招贼,白皑皑的大雪覆盖下,让唐庄人的年过得不太滋味。不知谁说起,街上要安上路灯就好了,明晃晃地照着,贼就不敢来了,就去外村了。说这话的似乎是几个妇女,似乎是几个外边打工回来一块儿打牌喝酒的爷们儿。大家都以为这主意不错。这话题,在黄淮大平原上的唐庄,回锅肉似的,嘴巴间吸吸溜溜几天,却没了动静,像捻子燃着的哑爆竹。过完年,除了在家窝着的,大都又卷起铺盖,四处作鸟兽散。

  再提起路灯,是麦收后的事。吃罢晚饭,一干人蹲着坐着在传德家门口新铺的柏油路上乘凉。借着灰黑的夜光,路两边的人,有一搭没一搭地拉呱。不知谁提起,话题又扯到了路灯上。正说着,有辆摩托车从村西省道那儿,亮着灯一上一下波过来。不留意到了跟前,车上的人跟路边的人打招呼。副支书传德听出是在县纪检委上班的思民,就拍拍屁股上的尘土站起身说话。其实传德着意等思民几天了。只要不阴天下雨,思民天天回来。唐庄离县城20几里,这几年每到夏天,思民家离退休的爹娘和下岗的媳妇,都要回村东头的老宅院里小住。看爷们儿传德有话要说,思民就熄了火亮着灯,下车说话。车灯的余光里,传德吸着烟,说,思民,咱庄里几个爷们儿,正商量着找你哩,要我先给你说说。思民说,啥事,说吧德爷。俩人就往路边站站,思民一边给凑上来的几个爷们儿让着烟,一边听传德说话。你看思民,你哥爱民操心把咱脚下这路、都铺了柏油,他当局长的修了路,你当科长的,是不是也操操心,把咱庄这街灯安上?……哪怕咱爷们儿兑钱集资哩。思民说,过年时,我就听咱爷们儿说过这事,我也有这想法,就是单位忙,没顾上跟爷们儿扯。要不,等我得空,咱再商量?传德和几个爷们儿说,那中,中中中,得空说,得空说。

  唐庄是个近两千人的大村子。一条乌黑的柏油路从西边省道那儿扯过来,往东穿过去,将南来北往的胡同串起。其间又往南岔出两条南北街,去另外两个紧邻的村子,不知道的外地人还以为三个村是一个村子。南来北往的胡同焊在一条东西街上,像副猫吃剩的鱼骨架。唐庄人大都姓唐,只有十来户高、闫两姓,还是祖上投奔来住姥娘家落下的户,拐弯还是姓唐。所以唐庄人出外爱说,唐庄是块玉,没外姓。娘的,一块玉的唐庄,连个路灯还安不成?唐庄想安路灯的人发着吁。知道就里的人,以为过年时燃着捻子的爆竹,接下去就要炸响!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