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未分类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论环境侵权案件中的举证责任分配 ——以贵阳市水污染责任纠纷案为例


  【案例来源】环境保护邵环境监察局

  【案例提供单位】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环境保护审判庭

  【案例点评人】张宝

  【案例类型】环境民事粲件

  【案例名称】曾某诉贵阳双辉钢铁公司等水污染责任纠纷案

  【主要争点】环境污染责任的因果关系认定

  【污染类型】水污染

  【裁判情况】一审驳回原告诉讼请拳;二审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关键词】《侵权责任法》第664条 举证责任倒置 原告义务

  【案例概要】曾某承租的养殖场出现鸭子大量死亡现象,经检验鸭肝中含有氰化物,曾某据此认为是河流上游三家公司排污所致。一审认为,《侵权责任法》第66条规定的举证责任倒置并不排除原告在因果证明上的初步举证义务,原告未能证明氰化物为被告排放,因而侵权责任不成立;二审认为,原告无需承担因果证明责任,但其并未证明被告有排污致损行为,因而侵权责任不成立。

  【案例启示】基于环境致害的科技性、多因性、媒介性、潜伏性等特征,因果证明责任完全归于原告或被告都是其不可承受之重,有必要通过司法解释对《侵权责任法》第66条作出限缩,要求原告在因果关系上提供初步证据达到低度盖然性证明程度,即可推定因果关系成立,再由被告就其存在法律规定的不承担责任或者减轻责任的情形及其行为与损害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承担举证责任。

  基本案情与裁判要旨

  基本案情与控辩主张

  2010年´10月,曾某承租了修水河边某养殖场养殖鸭子8600只,饲养过程中出现鸭子未出栏就大量死亡的现象,曾某认为是由修水河上游A钢铁公司、B矿产公司、C制药公司排放重金属所致,故诉至法院,要求三被告赔偿经济损失237064.5元。为证明其损害是由水污染所致,原告提供了以下证据:县兽疫防治检疫站、兽医卫生监督检验所出具的紧急流行病学调查一份,证明鸭子是非疫病性死亡;市环境监测中心站监测报告一份,证明鸭子死亡是重金属超标所致;三被告排污照片、光碟若干,证明三被告排放污水的地点和污染情况;贵州师范大学分析检测中心检测报告一份,表明鸭肝中氰化物含量为2. 95毫克/千克。

  A公司辩称,被告在生产过程中所产生的污水,已经得到最大限度的循环利用,没有对外排放,且被告的生产污水的各项指标符合《钢铁工业水污染的排放标准》,即便排入河中,也对人或者家禽是无害的,因此被告与鸭子死亡之间没有任何因果关系。

  B公司辩称,.被告为国控企业,工业废水采用闭路循环使用,没有外排,且生活废水经过三级沉降池处理,经市环境监测中心站监测符合环保要求,故不可能造成原告的鸭子死亡。

  C公司辩称,其在厂区修建了污水处理站,经监测,各项指标均达到排放要求。与此同时,被告属于中药制药企业,所产生废水主要是对药材洗涤后的泥水,自2000年建厂以来,厂门口的河道从未发生过生物死亡的现象,故被告不可能造成原告的鸭子死亡。

  三被告各提供证据若干以支持其主张。两审法院对两次提出的所有证据均予以确认,并认定为本案定案的依据。

  两审裁判意见

  一审认为,根据《民法通则》第124条和《侵权责任法》第65条规定,环境污染责任有以下构成要件:污染行为;损害事实;污染行为与损害事实之间有因果关系。从举证责任分配角度而言,污染行为与损害事实应由原告举证,而因果关系根据《侵权责任法》第66条规定,实行举证责任倒置。但并不能绝对排除原告在因果关系上的基本举证义务,原告对损害后果与污染行为之间的基本联系仍应当承担相应的举证义务,只是这种证明责任的要求较为基础。具体而言,原告需证明:被告有排污的事实;污染物通过一定途径传播到原告所在地;原告受到损害;原告损害与被告排污之间存在基本的因果关系。原告在完成上述证明责任后,才能适用举证责任倒置,要求被告证明其排污与损害后果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

  在本案中,原告虽然提交了鸭子死亡的证据,证实其受到了损害,但其需要证明的其他几方面事实却未能完成。

  第一,关于被告是否排污,原告提交了几张照片,认为系被告的排污口,但被告A公司、B公司否认照片上排污口系被告所有,并提交环评报告表明其生产污水系内部循环,没有向外排放。经一审法院实地踏勘,该两家公司距养殖场有数公里之遥,两家公司生产废水并未向外排放,原告提交的排污口所流出的污水与被告生产污水特征也不相符,故不能认定是二被告的排污口。

  第二,从因果证明看,原告在庭审中提交了一份证明及一份监测报告,认为鸭子死于重金属中毒。在第一次庭审后,原告又提交一份鸭肝检测报告,进一步认为鸭子死于氰化物中毒。但根据被告C公司提交的监测报告,该公司虽向外排放生产废水,但废水经过处理,且并无氰化物成分;被告B公司虽向外排放生活用水,但经检测,废水中也不含氰化物成分,故鸭子死亡与被告C、B公司的排污行为之间缺乏连接点。从被告B公司提供的视频资料看,在三被告厂区下游几公里、原告养鸭地上游,也有其他农户养鸭,但并未发生问题,从另一角度也否定了原告损失与三被告之间的关联。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论环境侵权案件中的举证责任分配 ——以贵阳市水污染责任纠纷案为例”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