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真”“善”“美”的追寻


□ 张 苹

  摘 要:英籍美国著名小说家亨利·詹姆斯的《赝品》与法国文学大师莫泊桑的《项链》在情节构思
  上存在着共同点:两篇文章都是围绕一串珍珠项链的真假问题,赞美不为物质利益所蛊惑的淳厚品德。但是,在艺术创作上,二者又存在着特异性。本文将通过《项链》和《赝品》的比较分析,最终深入透视出亨利·詹姆斯的艺术创作比莫泊桑更趋于成熟和完美。
  关键词: 莫泊桑 亨利·詹姆斯 《项链》 赝品
  
  一串珍珠项链,纠结世故人情。莫泊桑的传世名篇《项链》和亨利·詹姆斯的短篇小说《赝品》都是以
  “一串珍珠项链”为线索展开故事情节的:两文中女主人公对待项链的态度是一致的;面对诱惑,她们选择了人格至上,诚信为先的淳厚品德,经受住了人性的考验。但两篇文章的切入点却不尽相同,《项链》是围绕对三个人物的性格褒扬来赞美人性;而《赝品》则是通过上下阶级的鲜明对比,来高唱美德的。由此,我们不难看出,尽管二者观察社会的角度不同,却都以同样深厚的力度对“资本主义社会”进行了多维观察与深入透视,清晰地再现了资本主义气象万千的社会风貌。本文将从小说创作的艺术特色入手,进一步比较分析詹姆斯作品的进步性和优势:
  詹姆斯在小说创作上进行了大胆地革新:他把作品反映的内容和表现的题材从外部社会转向了内心世
  界,从外部情节转向了精神世界;他在题材和形式方面标新立异,创造了“意识中心”的叙述手法。詹姆斯心理描写的独特功力, 表现在让作品中的人物充当“ 意识中心”,与莫泊桑小说所采用的“全知叙述”(大多有作者介入)的叙述手法迥然不同。例如:在小说《项链》中,作者像是在给我们讲述一个与自己毫不相干的他人的故事,而我们也正是从他那波澜不惊的口中聆听到整个故事情节的惊涛骇浪的,也就是说,作者的声音参与到了整个小说的情节发展中来了,并且不自觉地给故事披上了作者自身的感情色彩;就像我们在文章开头中读到的:“世上的漂亮动人的女子……我们现在要说的这一个正是这样。她没有陪嫁的资产,没有希望,没有……到末了,她将将就就和教育部的一个小科员结了婚。”(莫泊桑,《项链》)这样的叙事手法容易使读者明显地感觉到是作者的声音在讲述故事,进行解释同时又在具体地引导读者的同情心,因此,使作品显得过分虚幻和不真实;而詹姆斯所采用的是一种有限的视角,利用这一手法,作者极少在作品中出现。他是通过作品中一个重要人物占统治地位的“视角”来观察事件的整个过程,让这样一个经过挑选的具有洞察力的人物来充当叙述者,通过这个主要人物的视野去展示特定环境中各种人物的心理状态,反复探索他人思想深处最细微最隐蔽的活动,及其对自身的启示和暗示。在小说《赝品》中,女主人公夏洛蒂就出色地承担起了“意识中心”的职责。作家对这位贫穷的少女十分厚爱,不仅赋予她高尚的品格, 而且赋予她敏锐的感觉力和聪慧的悟性,让她在事件的发展以及与身边两个人的交往的过程中,尽力施展自己的感觉才能,精心捕捉对方思想意识的细微变化,又充分发挥自己的感受性,不断地从对方的言行神情中获取人生的启示,逐步加深自己对上流社会人士的认识, 探索道德方面的感悟。比如在文章开头对阿瑟的描述中讲道:“阿瑟·普莱姆脸上仍然露出心里有这样那样的感触的姿态,她觉得应当说这是姿态而不是表情……在她看来,最触目的是,他好像思虑重重而没有悲哀,难受又没有她从自身的感触中称之为痛苦的那种心情。”当盖太太出场时,文章又这样写到:“夏洛蒂发现她是一个娇小的红发怪女人,身黑色长袍,一副娃娃面孔,却具有一位舰队司令的权威。”(雨宁译,《假的》,《世界文学》1985年第一期)文中的这种表现手法,向读者展示了女主人公所看到的一切,讲述她所听到的一切并为读者提供她独自所能给予的解释和推理。使小说中的人物更加栩栩如生,给读者带来一种真切自然的感受。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