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日记本


□ 王宗坤

●王宗坤

  1

  过去的记忆被勾起总是带有某些偶然的因素,叶昌华的出现就是这样,若不是这次被莫名其妙地派过来听讲座,早已消失了将近二十年的叶昌华是不会回来的。

  我现在的职务是教育局党委副书记,这是一个相对比较尴尬的角色,既没有人权也没有财权,主要的职责就是应付一些无关紧要的会议和无关紧要的检查,被人称为会贩子。这次讲座本来是局长亲自要来的,局长要来的原因不是因为讲座本身对他有多大的吸引力,而是这次讲座是市委孟书记亲自张罗的。但就在今天早上下面一所学校发生了教师体罚学生致死的恶性事件,局长只好派我过来了。我对这种说教类的讲座本身就没有兴趣,再加上是别人剩下的冷饭就更感到无所谓了。通知上要求讲座九点钟正式开始,我八点五十才从办公室里磨磨蹭蹭的走出来,想到会议室签个到然后就开始溜号。

  位于市政中心二楼的这间大会议室没有想象的那么肃穆,参加讲座的头头脑脑们从各个角落里冒出来,摇摆着臃肿的体态松松垮垮的从两侧的楼梯往上移动,就像是一群赶着去湖边戏水的鸭子。骚乱当然也是有的,这些部委办的大员们平时各忙各的,开会聚在一起自然也就成了谈交易的最佳时机了,现在他们之间的相互调笑和攻讦往往就是撬动筹码的杠杆,这就把开会前的会议室搞得像集市一样嘈杂。会议室门口有个大的宣传牌,上面用黑体大字写着讲座的题目:和谐社会中的政府信任及其构建途径。下面是讲座人介绍,著名学者、省委党校著名教授:叶昌华先生。紧跟着后面的是这位教授著述的罗列,什么《对特色社会主义的感性认识》《当今中国如何在金融大战略中谋取地位》……都是些方向很大的论著,让人觉得这些论著是足以跟上面的两个著名相匹配的。边上还有一张影印上去的大大照片。

  说实话我第一眼看到这个名字和这张照片的时候并没有想到记忆中的那个叶昌华,只是觉得照片上那个戴着无边框眼镜的男人看着有些眼熟,再回身目光穿过宣传牌前那大大小小的脑袋,突然就定格在那张照片上了,眼镜后面那浅浅的眼眶,还有那张圆圆的娃娃脸。是他!就是那个记忆中的叶昌华。这个明确的意识一冒出来,关于叶昌华的一切就像一度丢失的家狗一样沿着记忆的通道原路返回了。

  我上初中的时候就知道叶昌华,他是我们那所农村联办中学第一个考出来的师范生,自然就成了我们那批农村孩子学习的榜样,到了第二年我也顺利地考入了师范学校,跟叶昌华成了校友。在那所省级重点师范学校叶昌华似乎没有想象的那么出色。我们的交往也仅限于彼此知道是老乡,偶在校园里碰到也只是点头而过。我进入二年级下学期的时候叶昌华面临毕业,学校要选拔四位毕业生进入师范大学继续深造,选拔的程序分两步,先学校推荐然后再参加统一考试。叶昌华顺利地进入了第二关,张榜公布的那天他利用晚自习的时间找到了我,直截了当地要借校刊编辑部复习功课。当时由于在外面的中学生杂志发了几篇小文,我被学校团委任命为校刊主编,位于三楼楼梯间的这间窄小的校刊编辑部也就成了我的专用。那个时间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后期,恢复高考制度已经近十年了,城里学校的教师基本上饱和了,大部分的毕业生如果没有什么意外都会被分配到乡下,所以能升入师范大学无疑是我们那批学生最好的选择,既然事情这么重大,面对叶昌华的要求我没有犹豫,痛快地把钥匙拿了出来。

  此后我跟叶昌华的联络才多了起来。由于校刊还是要出的,我有时也去编辑部定定稿子,这个时候叶昌华就显得有些尴尬,把头从书本中抬起来;站起来看我工作。为了掩饰,他一开始总是找些话题来说,大部分是关于他们班级的一些情况,有时也问我明年毕业时的打算,并以过来人的口吻提醒我要早动手开始筹划,他说的筹划显然是指留城或者考学,这是我们当时毕业后最好的出路。那年我恰好十八岁,有着一腔热血,也仅仅是有一腔热血,总感到好男儿志在四方:广阔天地大有作为,对任何的处心积虑的筹划有着本能的反感和不屑。所以对叶昌华的提醒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反而觉得他有些太世故了。

  如果不是那两本日记我和叶昌华的关系也就仅止于此了。我们的暑假开始他们也面临毕业离校,离校前一天他已经得到了确切的通知被师范大学人取了。当天下午他约我出来吃饭,那时候的饭馆远没有像现在一样到处都是,按照他说的地址,我越过了好几条街道才在一个偏僻的胡同里找到了一家门脸很小的馆子。叶昌华已经跟他同班的两位男同学早来了,他的这两位同学我也认识,一个姓张;一个姓左,有几次看他们同进同出,应该是跟他的关系比较铁的那种。我刚落座张同学就问还有谁?叶昌华说再等等。过了十来分钟的样子,左同学有些沉不住气了,说要不我回学校看看?叶昌华皱了一下眉头还是说再等等。看到叶昌华这个样子那两位同学都噤声了,我不知什么原因也不便再问,这样房间里的气氛就凝重了许多。又过了一会儿叶昌华独自出去了,听到院子里传来自行车车架拖起的声响,左同学对张同学说他去学校了。张同学意味深长的看了左同学一眼问叫她了?左同学“嘁”了一声说你以为是请你呀!这叫大白于天下,犹如富贵还乡。张同学说还是你充当的信使吧?左同学说当然,只有在下才有这个资格嘛!张同学说拉个皮条看把你美的!

分享:
 
更多关于“日记本”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