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迁徙(小说)


□ 谷运龙(羌族)

  一

  五月十二日这天,我去省里找领导,请领导帮助解决西羌寨公路建设资金。我拿着领导签字的文件往交通厅赶,刚把文件递给厅长,办公室的吊灯便剧烈地摇摆起来,厅长说:“快跑,地震了。”

  当听到震中在汶川时,我被重重地击倒了,眼前一片茫然,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也不知道我的村庄究竟怎样了。看见别人不断地打电话时,我才想起了电话。掏出手机,拨出了村长的号码,无法接通,又拨云朵的电话也无法接通,再拨汶川县朋友的电话依然无法接通。我不能停留,必须马上赶回去。

  赶到都江堰时,已是下午五点,风中夹杂了浓重的血腥味,救护车、警车的啸叫声撕裂了我的心,潮水般向幸福大道奔涌的人流让我更加害怕。都江堰如此,汶川会怎样?西羌寨会怎样?

  天快亮时,我爬上生我养我的土地。西羌寨没有鸡鸣,也没有狗吠,死寂得让人不寒而栗。依稀天光中,寨子的轮廓已经没有了,碉楼也不见了。偶尔传来似哭非哭的声音,幽灵一般游荡,我疯了似的向寨子跑去。

  “书记回来了,书记回来了!”所有人向我冲来,又突然停下,不认识似的将我打量很久,然后潮水一般向我扑来。我们相拥相抱在一起,任泪水无声地流淌……

  我马上召集党员开会,但已仅剩下五个党员了,不是外出打工,就是在地震中遇难了。刚一坐下,舅爷就火烧屁股地跳了起来:“开个球会,房子垮了,修!路断了,修!水断了,修……”

  表爷咂了两口兰花烟道:“修是个办法,但这西羌寨几百号人,水从哪里来?柴从哪里来?”

  我听出了表爷话中话,“表爷,你是不是可以把话说穿。”

  “这鬼地方现在不适合人们住了,想法搬走。”

  舅爷跳起来,声音高了八度:“我看你龟儿子是老昏了,搬走?一户人、两户人还好说,几百人往哪里搬。如今土地都是有主的,你去抢!”

  话到这个份上,已经有了火星子,大家都不约而同地把目光投向爷爷。

  “依我看,搬是搬不动的!这修也得要有所讲究,水是个关键,没有水,就活不下去,可以去找政府支持。”

  爷爷的话很有分量,也说得很对路,大家都说好,但我还是以为表爷的话似乎更有道理。人挪活,树挪死。千古同理。二

  过渡房的事进展十分缓慢,西羌寨的过渡房在规定时间内是肯定完不成的。这里又系高山地带,冬天十分寒冷,要是冻死人,可不得了。一个“搬”字越来越清晰地在我脑海里浮现。

  那天早晨,太阳刚冒头,人们便来到议话坪。我首先向大家讲话:

  “父老乡亲们:今天我们在这里召集会议,用我们祖先议话的形式来决定西羌寨究竟搬迁还是不搬迁。我先把我的意见给大家讲讲。”

  “我当书记以前,村上就有一部分人要求搬迁,特别是年轻人,要求搬迁的呼声更高。地震以后,我们的生存环境更恶劣了,资源更缺乏了,特别是水断了,柴也没地方砍了,加之山体松动,滚石难防,生活的基本条件和生存的基本保障都得不到满足。这样下去,人家都全面小康了,我们也只能在温饱线上挣扎。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