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秋到叶尖露自凉


□ 宋尚明

  一阵清风,把秋天带到了北方,秋天的气候,凉爽宜人。早上,在院中伫立,倏的一下,一抹清凉滑
  进颈项,抬头看,原来是一棵大树,浓密的叶片被水气锁着,布满清晨的上空。风摇动叶片,悠悠然,坠落一滴滴露珠。在乱草覆盖的小径上散步,刚踏进去几十步,鞋面便被什么湿漉漉地打湿了。一抹会意的微笑,从我脸上漾了开来。我知道那是谁在和我嬉戏——露珠,它就像春天遗漏下的珍珠,又像夏日挥撒下的诗句,滚圆而晶莹凝结于秋叶、草尖。秋天来了,是秋天的诗行从天而降,溅落在你的脚背上了。
  秋到叶尖露自凉——我突然地感悟到,这句话的丰富涵义。早些时候,我也知道露珠的生出,是由于
  温度降低,水汽在地面或近地物体上凝结而成的水珠,并且用手拈动过它们娇小的身躯。然而那时还小,不知道它发生在什么季节。那时,似乎也根本没有季节的概念,也就不知道,只有秋天的露珠才最浓,最重。不知道,每当秋天来临,大雁南归之时,它们就那么如期地,布满树叶、草芽,凝结如水,仿佛赶赴一场约会。
  第一次知道露的生长,是在二十多年前的一个秋夜。那一次,到朋友家里小住,吃罢晚饭,她的父亲
  坐在院中赏月。同学的母亲已过世,她的父亲很孤单。奇怪的是,朗月当空,老人却不和平时一样空身将坐,而是头上戴了一顶草帽,硕大的帽沿遮住了他半个身子。我问同学,伯伯赏月,为什么还要头戴草帽呢?同学也疑惑不知,遂上前去问,伯伯说,秋天天凉,而且夜晚要下露水的啊。我抬起头,发现院子的空中,是高耸着的桐树。树凝了露珠,坠下来,清凉如雨。
  后来的一次,我在秋天的月夜下独坐,渐渐地,襟上无端潮了起来,我很安然地接受了夜的潮气,故
  意坐至深夜,收起白天晒在院中的衣裳,至房中,发现它们也同样是潮湿着的,是那种湿漉漉的回潮的感觉。果如当年伯伯所说,秋天的夜晚,露水悄然而至,清凉的雾气,将你严密地围裹了。从此,每当秋天的夜晚,有月圆满在天穹,那时候,我总会找个时间,独自赏月。我若赏月,是必戴了凉帽的,有露的夜晚,不止是为了防止高树滴露,深蓝方格布面的凉帽,同时也给了我一半的温暖,那一丝一丝的温暖,能让我一时忘记了孤单。
  孤单是很容易令人伤感的,亦很容易让人摇动起怀念。怀念从前美好的事情,怀念从前快乐的时光。
  记得谁说过,当我们还是怀念过去的时候,我们就都已经老了。于是孤单也是使人伤感到流泪的时刻。
  露凝集在夜晚,没有人发现它重视它,更不会有人欣赏,它当亦是寂寞孤单的了。不管怎样,赏露的
  夜晚,我必是孤独的,我郑重而认真,因而绝不以为是闲情的来临。露无色而晶莹,我观察过,因而喜欢。它那晶莹中闪现出的圆润,是水以及水珠所不具有的,也是不能代替的。露珠来自大自然,是大自然的的女儿。一颗露珠的生出,与自然万物散发出的水气有关,它们是水气凝结而成的精华,因此我说,露珠是大自然的精灵,是我所以要赞美的,喜爱的。
  这是大自然的精灵,从泥土和植物里氤氲出来,在草叶上集结,化成晶莹的水珠,于是也和泥土植物
  一样朴素无华。你凝视它的时候,它仿佛也在凝视你,你发现它时,它似乎照见了你的影子,你认真去看,又刹时间消弥无存。露珠的心里惟有晶莹,真诚地托举出自己的全部,纯洁到毫无保留。
  欣赏一枚露珠,要在没有太阳的早晨才行。只要起得早,到田野的荒草里去,就能看见钻石般的大颗
  露珠,在茂盛的草叶上到处颤动,闪烁出五彩缤纷的光点。太阳一出来,那露珠就很快消弥了,快到你看不见它蒸腾而去的踪迹。它化成一道看不见的水气,升到天空,就变成了云朵,变成了雨后的彩虹。日落月升,暗夜来临,它才又一次化成露珠,变作大自然的女儿。人是有生命的,生生死死,明明灭灭。露珠也是有生命的,凝凝聚聚,循环往复。露珠的天堂,灿烂而阳光。
  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口。人如是,露珠亦如是罢?所以,我总觉得,露珠是有眸子的,你以一双迟
  疑着的目光面对它时,它也用迟疑的目光面对着你。我经常想,每一颗露珠,都能照得见一个人的心,多好,它能知道一个人的忧伤、爱恋,多好?正如它预告我们,它的到来,正是秋天的到来一样,它的使命,不但为了点缀美好的秋天,而且让我们坚硬冰冷的心,一点点温润起来,让爱的心沾满了潮湿。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