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危境中的人性洞察和明畅书写


□ 刘川鄂

我与尹德朝素不相识,也从未听说过他的名字。近日给新疆文联的朋友打电话打听他的情况,两人还为他名字的最后一个字的读音是chao还是zhao讨论过几句。贾平凹的“凹”字不也是有人读ao有人读wa吗?但管他是chao还是zhao,我心中又多了一位优秀小说家的名字。
读尹德朝通过电子邮箱发给我的七个中短篇小说,篇篇都给我心中带来震动。首先给我强烈印象的是他处理高难题材的能力。一个身患绝症的作家,应一个陌生女人的要求去劝阻一桩杀人案(《最后一击》)。一个少女目睹抢劫犯杀死父亲并被奸污,她发誓复仇,在大学期间意外发现凶手,并施美人计杀死了“仇人”。在她走向刑场时,却得知错杀了凶手的孪生兄弟(《在天堂与你同榻》,《长江文艺》2005年第4期)。一个穷困的青年应邀参加朋友为新结识的女友举办的生日宴,朋友把女友强暴了,他被当成了凶犯受到拘押审讯。从派出所出来后他去找陷害他的“朋友”复仇(《武怀的星期天》)。公司女职员合伙与男朋友挪用公款,为营救被黑社会逼命欠款的同事的性命,同事仍被害死。她误认为男友私吞了那笔钱,却不料男友被同事的哥哥杀害(《无法证实的犬叫》)。两个一心为祖国找石油的美丽的女大学生,在严重缺水的恶劣环境下洗了积水坑的水而秃了头,她们炸山取水却引来灾难,双双罹难(《涝坝水》)。草原牧人作家在文学院学习时爱上了同样来自草原的女同学,女同学却跟他同室的汉族作家相好,痛苦中他做出了疯狂的举动,惊动了警察。爱情因挫折变成了爱情故事,因暴力变成了爱情事故(《文学院的爱情》)。
千万不要误以为尹德朝是一个玩惊险刺激题材的通俗小说家。他作品的主旨不是惊艳故事,而是复杂丰富的人性。这才是我为他叫好的理由。《无法证实的犬叫》中郝曼姝被同事廖奇身上体现出来的母子之爱和手足之情的巨大能量所感动,她挪用公司的钱救人是因为她觉得“没有什么要比救一条生命更能让我负责的了”。她误认为男友桑博私吞款项,爱变成了恨,情化为了仇。桑博为了制止她的“愚蠢的行为”,失去了爱情,甚至被好友廖奇的哥哥误会而惨遭杀害。因善也可能犯错,甚至有生命悲剧。这种处理方式大大超越了通俗小说的善恶观和因果报应模式。《涝坝水》中的李秀敏和王玉娴怀着“找不到石油决不回北京”的美好理想来边疆,她们把几滴山泉留给队友,自己喝有毒的水,人格高尚,令人起敬。两位爱美的姑娘失去了美,失去了男友的爱,还搭上了生命。死亡成了事故,墓碑连殉职二字都不配刻上。这里面有人性美的讴歌,有对美殒灭的令人痛心的悲哀,也不乏对体制的某些思索。在《最后一击》中,命运多艰而心地善良的长发女子吴梅求“我”阻止她性无能的丈夫鲁建,因为他扬言要杀因强奸吴梅坐过牢并即将出狱的焦建国。焦当初的鲁莽犯罪不乏真爱吴梅的因素,经过了改造的他有了向上变善的思想。而那个口口声声为保护妻子而杀人的鲁建却在跟一个丰乳肥臀的短发女人厮混。着墨不多,意味繁复。本期刊发的《羊》,更是一篇撕裂人性到极致之作。又饿又乏的红军经过一个空无一人的彝族山寨,炊事员不惜违犯纪律宰杀一只小羊给即将爬雪山的战士们补给营养,躲藏的村民闹起事端,指导员以枪杀炊事员的方式平息了冲突。羊在人们的印象中是温顺的,但它却导致了炊事员横遭枪杀和众多战士饿倒在爬山途中的结果。精疲力竭的战士们让羊肉汤为炊事员陪葬,感人欲哭。指导员迫不得已射杀战友,是残忍的,还是理智的?令人难判。文末简要提到后续大部队顺利经过,又提升了这个故事的意义。这个六千来字的短篇小说,带给我的震撼远在王愿坚的《党费》、《七根火柴》之上。
人在平凡时是凡人,人在危境中更能显出人性的真和深。危境,是人性展示的集中舞台,是高明作家钟爱的疆场,是尹德朝艺术功力和文学智慧展现的绝佳领域。他把人物放在极境、危境、绝境中拷问,在那些充满暴力、血腥、死亡并带着一定刑侦案件色彩的故事中,洞察人性的善中之恶、恶中之善,良心的纯度,揭示人性中的理性与疯狂,偶然与必然,意识与潜意识。在带有一些个人生活痕迹的小说《最后一击》中,他借“我”——一个作家之口说:“人这个东西太复杂了,太复杂。谁也琢磨不透谁到底在想什么。什么作家,我连我自己都想不过来,还作家。”可见作者对人性探寻的重视,对自己创作的期许。应该说,尹德朝的作品,丰富了我们对人性的理解。
极端化的故事不仅要以作家的人性洞察力为底蕴,而且要靠精细而丰富的细节作支撑。在这方面,陀思妥耶夫斯基、卡夫卡、茨威格堪称典范。尹德朝的极境题材小说之所以没有流俗为一般通俗传奇作品,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在于他十分擅长细节铺垫。我在读《涝坝水》中写李秀敏飘逸的长发一段细致优美的文字时,马上想到了“奇境大师”、“心理大师”、“细节大师”茨威格在《一个女人一生中的二十四小时》中写那个青年赌徒手的一节,赌桌前的一双手流露了人性最精微最深层的秘密。李秀敏的美发散发着人性的光芒,其脱发及早逝的悲剧更令人震颤不己。《在天堂与你同榻》在这方面尤为出色。细节中见灵魂,见人性。恶人并不都是凶神恶煞一般,年轻强壮的劫犯也有稚气、单纯、鲁莽的一面。女孩琪在警察面前描述犯罪嫌疑人时的口吻,仍然很“女孩化”很诗意地描述其长相之俊。当悲伤和仇恨覆盖她的全部生活时,她反而感到充实,她精心准备的复仇过程居然是以舌吻开始的。作为复仇过程之一部分的做爱及做爱中的瞬间快感,既是神来之笔,更是女性的真切人性的真切揭示。这篇小说直到末尾,杀人成功时,才看似闲笔地在写杀人现场的一个相框时带了一句:“一对孪生男孩勾肩搭背,天真烂漫。”为最后点题为误杀作了看似漫不经心却十分必要的铺垫。这些小说的结尾,往往既出人意料又在情理之中,得益于精致的细节铺垫渲染,自然而然,意味深长,增加了作品的人性含量和审美含量。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