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城门 【原载《红岩》2012年第2期]


□ 罗伟章

  1

  这段故事,对我来说是不愿公开,对他则是不能公开。但我依然要违背自己的心愿,趁他暂时不在身边,向你说一说。这是为他好。尽管他是我男朋友,半年前我俩就开始了同居生活,但我老觉得他不存在。他白天连着夜晚,费尽心机挣钱,然后将挣来的钱,大把大把地花在我和他朋友们的身上,他却并不存在,这听上去很荒诞,却是事实。我讲这段故事的目的,就是希望你——愿意付出时间和耐心来听我的人,不管你是男人还是女人,作一个见证:证明他的存在。

  故事很可能是断断续续的,支离破碎的,因为我对他了解得是那样少。后面你会知道,我对他的疏于了解,到了多么惊世骇俗的程度;你同样会知道的是,这并不是我的责任。

  2

  我跟他是在网上认识的。某些正派人想当然地断言,迷恋网聊,是因为喜欢虚拟世界。这是屁话(对不起,我说粗话了,这是跟他学的)。没有人喜欢虚拟世界,摸摸手心,手心是热的,摸摸胸口,胸口是烫的,热的烫的身体,需要与之匹配的生活温度,过冷和过热,都不适应,还可能生病。网络是冷的。甚至冷也说不上。冷同样是一种温度。网络就是没有温度的平面,刻意和现实拉开距离。可最终,你依旧要以现实世界来丈量时空,你饿了,渴了,胖了,瘦了,长出皱纹和白发了,都是现实世界的尺度。你逃脱不了这种尺度。所以,许多网友聊天聊到火热的时候,都渴望走出那个平面。

  我问他:“能见面认识一下吗?”

  “要不是为了这样,”他回答说,“我就不会跟你泡这么久了。”

  地点约在杜甫草堂。进正门左转,二十米开外,有家名叫“春水苑”的露天茶园,他说:“我在银杏树下等你。”那里我熟悉,只有一棵银杏树,别的都是小叶榕。然而,当我在这天下午3点半如约而至,见银杏树下的茶桌上,挨挨挤挤坐满了人,男男女女的,大声武气地说笑。很显然,位置被人占了。早就应该想到,那既不是我的专座,也不是他的专座。可他应该跟我联系呀,昨夜下线之前,我们互留了手机号。即使因为塞车没能及时赶到,他也该发条短信,给个解释。然而没有。

  傻乎乎地站着等,总不是个事,加之茶倌过来打问,我便要了杯菊花茶,坐下来,与银杏树相隔两张茶桌。这情形挺尴尬的。他可能不会来了。他只存在于虚拟空间,不像我,凌空蹈虚,只是因为对世俗生活的不满足。

  我可以主动跟他联系,但我不想这样。

  没法做到气定神闲。一个单身女子独居一方,让身边的竹躺椅在阳光下打瞌睡,这本身就很怪异。我咂着吸管,眼睛骨碌碌转,察看新来的每一个人。

  他们都没朝银杏树底下望一眼,也没有任何迟疑,就在空位上安然落座。

  或许根本就没有他这个人。他是虚幻中的虚幻。我对自己是否在网上跟他聊过,也产生了深深的怀疑。我从来没有见过他,也就是说,我跟他从没做过视频聊天。我的日子本就空虚,视频聊天只能加剧我的空虚。眼睛只是最浅表的感官,最容易上当受骗,看一幅山水画,沟壑纵横,凹凸有致,用手一摸,却是平的。曾经有人要求我跟他视频聊天,而且还想裸聊,我理所当然地拒绝了。这与道德无关,我就是不想在关闭电脑之后,承受那种体积庞大的空虚。仅此而已。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