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是一个面客



  一
  
  我不知道自己的胃里究竟能盛下多少面粉,那像盐一样的东西,拌着豆芽、青菜和鲜艳的辣椒在我的胃里膨胀,舞蹈,甚至翻着筋斗,但我很舒服。当我从八里村那家西府面馆走出来的时候,就像一个醉汉,吃得是大汗淋漓,心满意足,全然不顾身后那面馆老板愕然的神情。那一天,我吃了8两两大碗面。那个小老板善意地劝我说,我们这里的面量大得很,你真的要两碗?我说是。我觉得自己像个民工,但我的形象实在不是那种邋遢和充满饥饿的民工。那一天其实和往常一样,我吃得让全饭馆食客为之惊异。我知道,就这一次,老板肯定记住了我,下次我来,他肯定不用大惊小怪了。
  
  二
  
  婆曾经不止一次对我说起爷爷年轻的时候,一次能吃6大碗汤面条。但那时候,白面条是珍贵的食物,无论在乡间还是城市,白面是很稀少的东西,就连地主家也不是天天能吃到白面条。母亲说,但赵家却是能吃到面条的,他们兄弟在城里做公家事,每月政府供给的粮食都会捎回来一些,所以赵家的媳妇几乎隔两天就要擀上一案的白面,面里没有菜,也没有太多的调料,就是盐醋辣子。赵家的老三端着一晚白面蹲在门口,唏拉唏拉地吃着,有点卖弄的意思。吃到最后,赵家老三就会大呼小叫般地喊:媳妇来碗面汤。其实,赵家老三吃面的时候,全村人都伸着鼻子在嗅闻着,孩子们都淌着涎水。有一次,爷爷实在忍不住了,就走到赵家老三跟前,搭讪着说,吃面呢。人家没理他。他又说你吃的还是白面呢。人家还是不说话。爷爷又说,你兄弟真有本事。谁知这时,赵家老三突然喊道,滚一边去,瞧你这个狗样,想吃白面了?到我家去喝面汤吧。赵家老三的媳妇在屋子里哧哧地偷笑。爷爷没有受到过这样的耻笑,那冷不丁的滚字让33岁的爷爷浑身发抖。他跑回了家,翻出柜子里积攒了多年的10块钱就到了镇上,想买面粉。但那时是计划供应,营业员问他有没有粮本,爷爷说没有,那人就说,没有就别掺乎了,走走走。爷爷死活就是不走,就是要买面粉。爷爷还流出了眼泪。后来一个干部模样的人走出来,说给你两斤面粉,不要闹了,现在到处都吃紧,你要理解。爷爷背着面粉回家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他嚷着要奶奶做面条,并说一点杂面都不要掺。面条做出来的时候,爷爷叫了左邻右舍,像过年一样,他给每人盛了一碗白面条。那可是真正的白面条,两斤面整整盛了30碗。面是汤面,稀少,但让人吃得酣畅无比。村里那些青壮小伙因此和爷爷成了好朋友,爷爷的名气也一下子传遍了十里八乡。但他付出的代价是让太爷恨恨揍了一顿。太爷说,嘴馋了到皂角树上蹭去,逞什么能?奶奶说,太爷在外地的料石厂做工,一个月就挣不了多少钱,那10块钱本来是给姑姑做嫁妆的。婆说这件事情的时候,就想回忆一段美好的岁月,尽管那时她只有18岁,但她记得爷爷的神情。他喜欢爷爷倔强的性格,她说那是男人的性格。爷爷和她在一起生活的时间只有6年,大部分时间都在山西、河南一带做工,一年回不了一次家,但每次回来都要把身上带的糖果和好吃的东西分给左右邻舍的孩子们。爷爷曾经说过要带奶奶到城里去,说城里的人都吃大米饭,还有红烧肉,他吃过一次红烧肉是给人家搬完家具后吃的,但没有面好吃,它说要是把那红烧肉拌在面里肯定比米饭好吃。奶奶说,爷爷说这话的时候已经40岁了,家里还是一贫如洗,逢年过节,她都要到娘家去要些白面和着玉米面,做一种叫裹裹面的面条给父亲他们吃。说起这些往事的时候奶奶很幸福,她说,爷爷一生就是爱吃面,后来因为常年在外面做体力活,累出了病,40出头就去世了。婆说爷爷去世的时候,她喊上族里的男男女女做了两大锅的臊子面,使爷爷葬礼很体面。而那两锅臊子面就是用她两副银手镯换来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