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苍洱恋曲:1942


□ 又凡(白族)

◎又凡(白族)

  开始了。

  地面越来越宽大,像一袭华美的毯子,微微在眼前晃动,远离,直到房屋像一个个小火柴盒,村庄像一小撮一小撮放养的牛羊,我越飞越高,随着耳边熟悉的风声,P-40战斗机表盘指针急速划着弧线,灰黑色机身在鲨鱼头的引领下像一条真正的鲨鱼,直冲云霄,机身上“中美空军美国志愿援华航空队”,即飞虎队金黄色的队徽在阳光下光芒四射。

  我叫杰克,再过两个月就满二十三岁。十八岁以前,我没有记忆。或者说记忆被主观地封存在一只罐子里,不见天日,在身后任无尽岁月掩埋。十八岁以后,我生活在空中,我人生所有的记忆,是从战斗机里开始的。

  作为骄傲的飞虎队第三中队,“地狱天使”队队员,从1942年初远赴中国开始,我就再一次坐到战斗机里,朝着太阳升起的方向,为捍卫那个伟大而又古老国度的安宁,一次次奔赴战场。 据说,美国飞行教官克莱尔·李·陈纳德组建飞虎队最初是因为一个女人——宋美龄。她提出建议,他就同意了。1937年,陈纳德在昆明市郊组建航校,以美军标准训练中国空军,并积极协助中国空军对日作战。之后,迫于日本外交压力,陈纳德的活动逐渐私密。1941年,陈纳德在罗斯福政府的暗中支持下,以私人机构的名义,重金招募美军飞行员,以平民身份参战。

  我承认,我喜欢金子,但我更喜欢那种飘行云上的生活,深入蓝天深处,高高盘旋在万顷云霞之上,以风为翅膀,像一只巨鸟,扶摇长天。我熟悉八百多公里驼峰航线犹如熟悉自己掌心的纹路,熟悉P-40战机犹如熟悉自己身体各个部位。在空中飞翔是一种理想的幸福姿态,一种生命的存在方式,一首庄严而又蓬勃的赞歌,一段无比壮烈的乐章。

  每一次飞行都是第一次,充满新鲜和未知;每一次飞行又都是最后一次,谁都无法确定,一定能活着回来。每一分,每一秒,都有可能是最后一分,最后一秒。所以我无比骄傲,壮怀激烈,豪情涌动,像一名无畏的勇士,手握死神冰冷的鞭子,一次次将它粉碎,一次次终于和它致命地牵手擦身而过,有惊无险。

  我们发挥着那个年龄独有的想象力,以及血液中四处奔突的冒险精神,把战斗机机头设计成鲨鱼的模样,大张着宽阔的嘴巴,长长两排尖利的牙齿映衬着小成句号的眼睛,看上去真是凶神恶煞。

  我们在战斗机上恣意作画,黄黑相间长着翅膀的飞虎,亚当和夏娃的裸体,咧着嘴笑的熊猫,漆黑地狱里的洁白天使……后来陈纳德根据我们的“杰作”,将我们的队伍命名为“飞虎队”,并按各自战机的标志性图画分为三个中队,亚当和夏娃队、熊猫队、地狱天使队。

  我们的P-40战斗机也是太平洋战争初中期美国陆军的主力战机,说实话这些老式飞机机动性不如日本零式战斗机,但具有较高的俯冲速度。

  速度就是力量,就是成败,就是生命。

  当我们时速高达520公里的大鲨鱼瞄准目标急速俯冲,猛烈开火,那些零式战机的命运也许只有一种:浓烟滚滚,夹带着火苗,像一团艳丽的烟火,翻滚着灰飞烟灭。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