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虚构一个世界给你看


□ 蒋 韵

  作者简介
  蒋韵,女,现为中国作协会员、一级作家。1979年开始发表文学作品,迄今已出版、发表小说、散文随笔等近300万字。主要作品有长篇小说《栎树的囚徒》《红殇》,小说集《现场逃逸》,散文随笔集《春天看罗丹》《悠长的邂逅》《隐秘盛开》等。曾获《上海文学》优秀作品奖,《中国作家》大红鹰优秀作品奖,赵树理文学奖等奖项。
  
  《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编辑(以下简称问):当您决定为我刊的“文本典藏”栏目,推荐蒲松龄小说《绿衣女》的时候,我们非常高兴。从我们创办这个栏目,您是第一个推荐我国古典文学作品的作家。为此,十分感谢您。您的选择,会使我们这个栏目更丰富,同时也使我们和读者有机会与您一起重读《绿衣女》这篇文言小说,重视《聊斋志异》这部书。请您谈谈,您选择推荐《绿衣女》的想法。
  蒋韵(以下简称答):其实,很简单,选择《绿衣女》,缘起于女儿。
  关圣力先生一直锲而不舍地要我为“文本典藏”推荐一个短篇小说,而我一直觉得自己不行:我不会写这种精辟的文字。答应是答应了下来,却一直在磨洋工。那天,看女儿的博客,忽然看到这样一段文字:“有一个蜜蜂变成的女孩子,总穿绿色的衣服,因为她是一只绿色的蜜蜂。她对穷书生以身相许,只是因为在她是蜜蜂的时候,书生救了她的命。书生举手之劳就换来几夜刻骨的缱绻。但是后来书生的房间被和尚贴上了驱鬼的符,她就不能来了。书生再也见不到绿色衣服的女孩子。可是有一天,窗口飞进来一只绿色的蜜蜂,慢慢地飞到书生的砚台前边,用身体沾满墨汁,在白纸上歪歪扭扭地,写了一个‘谢’字。
  我从小迷恋这个《聊斋》故事,直到今天。”我十分震动。
  女儿远在巴黎,手边没有《聊斋》,关于这个故事,她的记忆有一些偏差。但是,尽管如此,在她短短一二百字的描述中,这个故事无与伦比的魅力,令我惊艳。我想,除了《聊斋》,还有什么小说,能让今天的我们用如此简单的语言,寥寥数语,把它的美呈现得如此完整,如此具摧枯拉朽直指人心的力量?一只小绿蜂,将自己的身体投入墨池,“出伏几上,走作‘谢’字”,这奇绝又唯美的想象,可谓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它带给了我超越时空纯净无边的感动。
  应该说,我是借了女儿的眼睛,和《绿衣女》和文言小说久别重逢。
  
  问:有资料说,蒲松龄一生穷困潦倒,但他却以自己对社会的理解,对众生的慈爱之心,坚持记录、叙写社会万象,以文学的形式,主张善良,张扬正义,他的所作所为可称为写作者的典范,请您简要介绍一下他的生平。
  答:首先,我必须说明,关于蒲松龄,我的了解大概不会比一个普通读者多多少,我肯定不是一个蒲松龄专家,但是,我非常尊敬这位伟大的小说家。关于他的生平,我大致知道的情况是这样:
  蒲松龄,生于1640年,卒于1715年,字留仙,又字剑臣,别号柳泉居士,山东淄川县蒲家庄人。19岁应童子试,考秀才,一举博得县、府、道三试第一而名动乡里。这是他一生中科试的巅峰、绝唱,但是他自己不知道。他19岁遇上了一生中唯一一个欣赏他、懂得他的主考官:当时的山东学政施闰章。施闰章是一个名闻遐迩的诗人,时称“北施南宋”,可能,他选士取才的标准某种意义上是一个诗人的标准。也因此,后世有学者说,蒲松龄在科考之初其实就走上了一条歧路,因为他位列榜首的文章《蚤起》并不是一篇严谨、工整的“八股文”。所以,在他昙花一现的“得志”之后,是漫漫几十年噩梦般的屡试不第。直到71岁,才成为一个“岁贡生”——副举人。
  蒲松龄这一生,为生活所迫,除了在一个同乡人的幕府中做过几年幕宾之外,近四十年的时间,都是在本县西铺村毕际有家做西席塾师,也就是说,他一生都没有离开过民间,离开过他小说的源头。他一边教书,一边写作《聊斋》,一个小说家的情怀和思路文章,大概只能使他和应试的“八股文”拉开越来越遥远的距离。有朋友写诗劝他,“聊斋且莫竟谈空”,让他丢下《聊斋》而一门心思应付科考求取功名。可是他没有这样做,于是中国历史上少了一个官吏,而多了一位伟大的文学家。这可能是蒲松龄本人的不幸,却是中国文学的大幸。
  
  问:《聊斋志异》是蒲松龄在屡试不第的状况里,穷四十年生命经历,为我们留下了这部堪称文言小说的巅峰之作,而我们的文学史,姑且这么说吧,从五四时期提倡白话文开始,便忽略了它重要的文学价值。胡适甚至说过:“《聊斋》取材太滥,见识鄙陋。”基本抹杀了这部书反映大众疾苦的思想意义和它的艺术价值。而鲁迅先生却曾在《中国小说史略》中对它做过积极的肯定。在目前我们这种文学状况下,您认为应该怎样评价这部文言小说。
  答:记得许多年前,80年代吧,正是拉美文学爆炸的时候,有一次,一个写作的朋友问我,“你说魔幻现实主义和《聊斋》的区别在哪里?”不记得当时我的回答是怎样的了,总之十分含糊,心里却想,这两者怎么能比?一个那么先锋,那么鲜活茁壮,是光芒四射的红日;一个那么陈旧古老,早已是日暮西山了。那时,在我眼里,新的、先锋的、前卫的、符合西方小说观念的,才是有价值和意义的,也才具有榜样的意义。我想,那时,持这种观点的,绝不仅仅是我一个人。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