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高原写意 三题


□ 辛 茜

移动的雪山

青藏高原,海拔四千五百米以上,多为雪山、冰川,人迹罕至,荒草连天,空气透明度极高的雪线下,高山峻岭的形态仿佛耀眼的光环,闪烁在强烈的太阳光下,显示出它的高贵、孤寂和坚韧,它的存在本身所具有的象征意义,足以使飞翔在雪域的每一只金雕,高傲地鼓动起双翼。
野牦牛是出没在这样一种高度的生灵,它高大的身躯,粗壮而结实,攀岩的体态像一座移动的雪山,它通体黑色,腹部两侧下垂的裙毛像雪山涧壑之间的冰川,飘逸而洒脱,它剽悍强壮,威风凛凛,却又不失优雅,高而挺拔的甲和倔强的头颅也难挡它野性而舒展的身姿,它的沉重与力量,它的奔跑与速度,使它完美地凸现在高山大岭、山涧盆地。
野牦牛是青藏高原特有的属种,它生性凶猛,喜欢群居,多则几百头在一起,像整合的集体,相互照料,彼此宽慰,假如遇到雪豹或者更强悍的动物的偷袭,围绕在群体周围的每一只公牛都会不惜生命地发起猛烈的攻击,保护它们的母牛和小牛。
在群体移动的时候,它们一般都会避免不必要的争斗,但是,数量极少的野牦牛,会特别谨慎,尤其是交配期间因为争夺配偶,在角斗中残败,被逐出群体的独牛,其性情更加暴烈、易怒。这种状态下,野牦牛和任何一个失恋的年轻人一样,变得敏感、多疑,不可琢磨。
八十年代,我的父亲和当地蒙古人查干深入昆仑山东端前山一带,进行高原鸟类区系补点考察时,就遇到过一头凶悍异常,游离出野牛群的独牛。当时,父亲和查干都骑着马,一只巨大的公牛,突然从飘散着紫花针茅的花絮里窜了过来,还没等父亲回过神,瞪着铜铃般血红眼睛的公牛,如脱弦的箭,从查干的马身飞速掠过,查干的马长嘶一声,把查干连同马鞍一起掀翻在地,随即狂奔而逃。此时,被激怒的独牛,像爆发的山洪,低着头,弃下滚在草地上的查干,紧追而去。
和独牛遭遇的过程,是在瞬间完成的,查干因此瘸了一条腿,我的父亲也有好长一段时间惊魂不定。
独自行走的公牛,也是需要情感,需要发泄的,它把陌生的人假想成敌人,试图通过自己的力量,征服一切可以征服的,它狂热的欲望,也是虚弱的一面。这是动物的天性,也是人类孱弱的一部分。生存如此惨烈,它勾起了我对生存者的悲悯。
野牦牛以它强大的生命力活跃在高寒荒漠之地,空气稀薄之雪缘,仅以莎草、羊茅等莎草科植物为食,夏饮河水,冬饮白雪,像浮动的黑云,奔腾在宽广的羌塘草原,使这片寂寞的土地充满了生机。

玉珠峰

海拔的高度本身就是种境界。进入卓越宏大的昆仑山脉,站在昆仑山口,似乎已经开始接受对人生各个阶段的摹拟和暗示。
距昆仑山口十公里处,玉珠峰便如所有的山峰一样矗立。这座山与别的山峰并没有不同,站在青藏公路上,可以沿着一道浅坡走到平坦的草地上,这时候,玉珠峰并不遥远,好像就在你的眼前,伸手可触的样子,你也可以抬脚便走,在你预计的时间走到它的面前。但是,这个过程并没有那么简单,你目力所及的地方,不是你能够迅速达到的,有时候,他超过了你的能力范围。于是,你只能叹息。这就是玉珠峰最先给我们的启示。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