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旅游民俗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台湾:西太平洋的咽喉


□ 张 茵

  中国宝岛台湾,在世界地图上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岛。然而,它所处的位置却具有极为重要的战略意义。美国五星上将麦克·阿瑟称它为“永不沉没的航空母舰”,地理学家称它为太平洋上“第一岛链”的锁眼,从军事角度看,台湾是我国东南沿海的天然屏障。对此,台湾著名作家李敖说,台湾是中国的睾丸,一碰就痛。如此要害部位,岂能容别人捏在手中!
  
  地震像是最初的胎动,最早的“古台湾岛”一点一点拱出海面……
  
  正如嵯峨的喜马拉雅曾是波光鱼影的大洋底一样,在上古时候,台湾岛也不存在。事实上,它是地质史上最年轻的岛屿之一。
  在一亿五千万年至一亿年前,正值恐龙称霸地球的侏罗纪与白垩纪。太平洋的波涛拍打着亚洲东岸,看不见台湾岛的影踪。不过在白浪翻滚的海水之下,来自大陆的厚层沉积物正在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堆积,台湾岛的前身正在悄悄地孕育。几乎渺无声息,古老的蓝色天幕下,古太平洋板块(库拉板块)悄悄向西北滑移,潜入欧亚大陆板块的下方。地震像是最初的胎动,最早的“古台湾岛”一点一点拱出海面。
  一千万年到五百万年前,从东南方远道而来、挟带着火山岛串的菲律宾海板块,经过数千万年的漂流,终于撞上了台湾的位置。伴随着惊天的爆发力,地壳里强大的压力和高温,开始搅拌、挤压盆地里的岩层,打造台湾岛的脊梁,塑台湾岛的骨肉。
  三百万年前,东南方的火山岛弧同菲律宾海板块一样撞上古台湾岛,纵贯全岛的中央山脉隆升,现今的台湾岛“小女初成”。这次地质事件称为“蓬莱运动”,喻指台湾岛如神话中的蓬莱仙山般,出海成陆,不过此时台湾海峡的海底亦出露于水面之外与大陆连为一体。在随后的漫漫岁月中,随着全球气候的周期性振荡,干旱寒冷的冰期与温暖湿润的间冰期交迭变更,海水也随之或涨或落。台湾海峡一忽儿被吞没到珊瑚玲珑的海底,一忽儿又出现在明晃晃的阳光下,四次上演沧海桑田的传说。其中最近的一次是在六千年前的“中全新世大暖期”,蓝幽幽的海水再次上升,淹没了不久前刚有梅花鹿、小麂、豹猫跑过的陆桥,成为台湾海峡。从此台湾岛就成了我们今天所看到的模样,隔着一道窄窄的海峡,与大陆隔海相望,望断数千年……
  
  这看起来似乎小小的一岛,却被麦克阿瑟称作“永不沉没的航空母舰”
  
  从地图上看,台湾岛似乎只是太平洋不经意飞溅起的一颗水滴,或是亚洲大陆不经意迸裂出的一块砂砾。然而,就是这看起来似乎小小的一岛,却被美国五星上将麦克阿瑟称作“永不沉没的航空母舰”!
  要真正认识台湾,仅仅一张中国地图是不够的,甚至仅仅一张亚洲地图也还不够;要想真切领会麦克阿瑟的语意,你需要一张世界地图,至少,是一张包括了亚洲和美洲的地图。看吧,在这张地图的中部,是烟波浩渺的蓝色太平洋,而在太平洋的西缘、亚洲大陆的东缘,自北向南,一个弧形岛链迤逦而来:北起阿留申群岛,经千岛群岛、日本群岛、琉球群岛,中抵台湾岛,南至菲律宾群岛、大巽他群岛、小巽他群岛,仿佛一枚枚大大小小的贝壳,被太平洋柔情的波涛推出洋面,又串成一挂美丽的项链,戴到亚洲情人蜜色的胸前。
  仔细观察这串贝壳项链,不难发现,它由两个向东弯曲的岛弧构成,而两个岛弧的连接点,正是宝岛台湾,恰似那项链的帆形链坠儿。乘着这叶轻帆,我们就可以扬帆出海,让太平洋上的季候风呼啸着掠过耳际,这是因为台湾恰扼西太平洋航道的中心,是中国与太平洋地区各国联系的交通枢纽。
  让我们从浩瀚的太平洋上收回视野,将视线锁定于中国。你会发现,中国像一只面向东方啼鸣的雄鸡,而台湾正是这雄鸡的二足之一,是雄鸡拔脚向太平洋迈出的第一步,并且,也是能够向太平洋迈出的惟一一步。因为,从台湾无论向北还是向南,我们都被属于别国的一串串岛屿所困,难以伸足。正是那同一串美丽的贝壳项链,也有如一根粗壮的锁链,一道结实的篱笆,牢牢将中国禁锢于太平洋之外。实际上,从20世纪40年代末、50年代初起,这条包括台湾在内的岛屿之链就被人们称为“第一岛链”,而“岛链”一词正是“岛屿锁链”的简称。而台湾,就好比这条锁链的锁眼、这道篱笆的门;拥有台湾,我们就能自由出入太平洋,去无阻碍地欣赏世界第一大洋上壮阔的日出与日落……
  
  台湾地方,乃江、浙、闽、粤四省之左护,东南之藩篱,“弃之必酿成大祸,留之诚永固边圉”
  
  李白有诗云:“海客谈瀛洲,烟波微茫信难求”,言海上仙山之缥缈难遇。可是在黄龙三年(公元231年)正月,吴王孙权派遣将军卫温、诸葛直率领万余名官兵“浮海求夷洲”,竟真的寻觅到了一座“东海蓬莱”,那就是镶嵌于万顷碧波之中、祖母绿般的台湾,这大概是中国历史上首次关于登陆台湾的记载。
  宋孝宗乾道七年(公元1171年),泉州知府汪大猷在澎湖造屋200间,遣将分屯,编户管理,派水军长期驻守。正是从这一年起,中国政府开始正式管理澎台地区。不过在清以前,列朝皇帝皆认为台湾和澎湖虽归“王土”,却不过是蛮荒落后的弹丸之地,“得之无所加,弃之无所损”。第一个认识到台湾地理位置重要性的帝王是康熙大帝,而富有戏剧性的是,他是在和郑成功的斗争过程中一天一天认识到这一点的。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