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隆振彪的侗乡题材小说


□ 张建安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在特定地域环境和文化环境中成长起来的作家,对于自己故乡总怀有一种牵扯不断的依恋之情,即使他们离乡背井寄居异邦,故乡依旧是他们心中最值得挂怀之地。当然这种怀恋,除了对乡土风情习俗的记忆之外,更主要的还是无法忘怀故土的人情,以及由人情、风情、习俗等构筑起来的特殊精神文化氛围。
  隆振彪1951年出生于湖南绥宁县一个侗族家庭,父亲是一名老实的筑路工人。他本人当过生产队会计、出纳,亲身经历过放排、狩猎的生活。1969年招工进城,先后在造纸厂、水泥厂、酒厂、松香厂等单位工作过,后来又当过县文联主席。按他自己的话说:“一生遭遇坎坷,历经磨难,一言难尽!”
  作为一位侗族作家,隆振彪把深情的目光投注到湘西南那些辛勤劳作的侗民身上,关注着他们的生存命运,倾听着他们迈向现代化的脚步之声,忧其所忧,乐其所乐。
  时至今日,隆振彪已经出版和发表了中短篇小说集《青山无语》,长篇小说《蛊毒》等。他先后荣获第四届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奖新人新作奖、首届侗族文学“风雨桥奖”等奖项。
  
  一、 书写风情,反思传统
  
  “乡村风情”历来是备受青睐的文学主题。而那些最能打动读者的、让读者留下深刻记忆的,多体现为现代人对于田园牧歌和土地精神的热忱回望和寻找,体现为那些和美、凄美、壮美的乡村情韵以及那些不幸抑或雄强的乡村“历史生命”的反观和创造。这也许并不奇怪,艺术式的回忆与怀旧或许可以提供给我们多重意义的品味。
  作为侗族作家,隆振彪的创作个性和书写特点,主要是表现在他的《大雾梁》(《湖南文学》1992年第9期)、《那天早晨没有雾》(《民族文学》1996年2期)、《永远的初夏》(《民族文学》2002年第4期)、《白牛》(《民族文学》1998年第2期)、《月亮地》(《民族文学》2003年11期)、《猎王》等侗族风情小说中。这些小说以其对湘西南侗乡生活的真实描写,以及艺术上的大胆尝试而具有特别的开拓性意义。
  隆振彪从小置身于民族生活的海洋,既对侗乡民族生活与民族风情耳濡目染,又对侗乡人们的乡土艺术有深刻的了解,在文学创造中他能够有意识地吸取民族地域文化鲜活的艺术养料。阅读他的侗乡风情系列小说,我们能够感受到其浓郁的侗民族地域生活气息,感受到作品突出的地域色彩。小说中既有诸如对歌、过河、种地、打铁、爬山、采药、求神、占卜等侗族乡土生活的记录,又有大量侗寨山民乡音土语的描写;既有对民族山乡自然环境朴实无华的写真,又有对湘西南侗民或老实、本分,或粗犷、强悍性格的生动描绘……就民族地域生活气息和民族风情而言,他的小说常常以白寨侗、古峒寨、上堡寨、青龙寨、月亮潭、月亮岭等具有地方特色的村寨作为人物活动的背景。
  《猎王》讲述的是红军长征途经侗乡时发生的感人故事。一位侗族猎手在追赶大野猪时因不慎而误伤了红军战士,可喜的是他能够全力倾心抢救红军战士。短短的两天里,猎手在红军战士的教育和感召下,其灵魂得到了净化和飞升,并主动请求参加红军,表现了红军与侗乡穷人的特殊感情。小说真实、生动地反映了侗族人民狩猎的原始风俗,以及他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更体现了侗族猎手纯洁与善良的心地,特别是小说中关于红军与侗族猎手“歃血为盟”的描写,较为客观地反映了红军经过湘西南侗族地区的真实历史情形,是描写侗族同胞直接参与革命历史的不可多得的佳作。
  小说《大雾梁》写得从容而优美。它反映了侗族男女青年追求美满爱情、渴望婚姻自主的艰难历程,表现了侗民族的特殊风情及其传统惰性,鲜明地表达了对本民族婚俗中“女还舅门”的旧习的批判,表达了侗族人民追求爱情生活的美好愿望。小说通过豺狗界打猎、玩山、约标、砍铜钱盟誓、寨佬理款、岩扎和金培的决斗,珠美为了制止决斗跳潭、撒登金、撒祭萨神、金培不小心掉进洪水、岩扎自杀以明心迹等情节,再现了一曲深婉动人的美丽爱情!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