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胡正恩师祭


□ 周宗奇

  六天前,就是元月12号,我在博客上发过一篇配有照片的小文《岁月真无情》,很短,如下:

  忽然翻出这么一张老照片什么意思?

  这是几年前与胡正老师在机关大院的一张合影。你看,“五战友”硕果仅存的他是多么精神矍铄,可今天下午当我们来到他病床前时,情景又叫人多么痛心、难过,那样一位相貌堂堂的男子汉,被病魔啃咬得面目全非。我的心在颤抖!

  当年,是他和马烽、西戎三位老作家,亲自下去把我从煤矿里挖出来,走上一条文学之路;刚作了半年小说编辑,又是他代表作协党组与我谈话,要我出任《山西文学》编辑部副主任;我的第一部短篇小说集《无声的细流》是他作的序;我升任《山西文学》副主编、主编,成为当时全国省级文学期刊最年轻的主编,他都是最主要的推手之一;即便后来我的文学追求与他们的“山药蛋派”渐行渐远,他总以博大的胸怀和豪爽的笑声将我包容……他和马烽先生、西戎先生、孙谦先生一样,都是有大恩于我的人生老师、文学父母。

  今天这是怎么了?下午3点我和王东满去吊唁一位谢世者,我的大学同学,他的通家故交,心情本来就很沉重。刚回来占平兄就电话告我说,胡老住院了,状态很不好。于是我们俩又加上张石山、陈为人,直奔省人民医院,看到的场面足可叫人彻夜难眠

  固然,生命总有尽头。可你来得太突然,太不近人情啊!上个月胡正先生还和我们一道出席盛会一《山西文学》创刊60周年纪念活动,他还是那样的谈笑风生……现在这伤心的一幕,却让我们如何接受?我们四条汉子只好忍着泪说:胡老师,你会好起来的!

  拙博文的反响还有点,有评论,有收藏,有留言……其中有人说,“一直没见过胡老,这次算了了一桩心事,祝他老人家早日康复”;有人说,“我向太阳许个愿,愿太阳为胡正先生及时送去温暖”;更多的人则是“为胡老祈福”、“为前辈祈福”、“祝福胡老师快好起来”……最叫我动心动情的是这样一位博友,他有感于图文,说:“他像你父亲!”

  我自幼丧父。父亲于我是一种声音:“到了,别睡了。”后来我追问母亲,她说这可能在西安时,夏天去你老舅八里庄别墅路上的事吧。这就是我仅有的父爱。11岁离开家,离开母亲,到外面上高小,上中学,上大学,暑假打工挣学费,顶着个“资本家兼地主”的家庭成分踏上人生苦旅。好不容易熬到大学毕业了,却被打发到人间最底层——下矿井挖煤去。无限少年缤纷梦,尽付东逝水,知向谁边?这一种失落,属于永远的心痛。总不甘沉沦,便气鼓鼓地开始写小说,先后在《解放军文艺》、《光明日报》、《山西日报》等报刊发表了近10篇(部)中短篇小说之后,依然难以出山(老实说,当时拼命写作,就是为了改变处境,绝无什么“两为”觉悟),那时我真的彻底绝望了。

  也就在这时,马烽、西戎、胡正三位先生出现了。他们不知为什么事来到临汾,问文联主席郑怀礼有没有发现“好苗子”。胖乎乎的可爱的郑老头后来告诉我,他说霍矿有个娃写得不错。他第一个就推荐了我。于是乎,一个电话把我叫到了三位先生面前,算面试吧。北返时我们同车。胡正先生问我:“想去太原工作吗?”我的心狂跳不已,我说想去,其实我想说的是,这不是做梦吧!车到辛置站,我不得不下来,望着北去太原的火车,我禁不住热泪长流……这么多年来,有的只是歧视、压制、伤害与冷漠,哪有过这样父亲般的温暖与关爱?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