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奇异的交易


□ 张小苏

  1

  “文革”时,人人佩戴毛主席像章。但是,天地良心,从来没有必须佩戴的规定。而且,天地良心,没地方卖毛主席像章。更古怪的是,也没有什么单位发(部队除外)。但是人人都有,都戴着。

  毛主席本人不用戴,林彪戴部队发的“军星儿”,周恩来戴方形的,没有毛主席形像,却有五个“毛体字:“为人民服务”。

  那个时候,基本上没人胸前光板,不戴个啥的。走资派与地富反坏右,监狱服刑的犯人没资格戴。其他都戴。戴在蓝制服上,戴在绿军装上,戴在农民兄弟的小褂上,戴在男男女女的左前胸上。就连许多幼儿的围嘴上,也挂着毛主席像章。

  有人粗略统计过,“文革”时制作的毛主席像章达80亿枚。平均一人十枚不止。这么多像章是怎么流通的,怎么生产的?每个人是如何得到的?可以肯定的是:都不是买的。这真是个奇怪的问题。

  像章原材料是铜、铝合金,或其他金属,据说还有金银和钻石的,将用途说明白,大概不难获得,生产、制作技艺说难也不算难,可也不易。有冲压设备,有模具,就能生产出毛胚来,之后还得电镀、上色、抛光等等,才能成为成品。产量很大,而且不断更新。

  最早的像章不大,应该是王朝闻做的那尊老毛脸朝左的侧面浮雕。大小如一分钱硬币;铜质。那个时候看,感觉很精致。红底金像,外边镶一圈儿金边。在制服上戴着挺合适。之后越做越大,据说最大的有烧饼大,已经不可能用别针戴了,只能用丝织物套在脖子上,挂在前胸。

  1967年,我和我哥回老家,乡下孩子们看到我们佩戴着像章,纷纷喊叫:看哪!毛主席的“的脑”(即脑袋之意)!我们这两个大活人倒好像不值得注意。我们对他们的用词感到震惊!如此粗鄙,居然没人干涉?要在城市,就为这也会被抓被批一场的。实足的“大不敬”啊!我们在乡下待了四十天,走的时候,把像章送给老家的人了。因为四十天之间,像章已经大了好几圈儿,戴着回城也早落伍了。

  果然,城里早就变了!已经没人戴那么小的了,不仅增大了,而且花样也多了,像章上的毛主席已经不仅仅是清一色侧面的了,有许多已经成为正面,也胖了,更像当下的毛主席了,有的能放下身子了,有些还挥着巨手,细致人微到能看出后边有无边的群众。也不全是圆的了,有方的、旗型、星型、心型、天安门型………我们很快就跟上了时尚,但从哪儿来的?忘了。反正不是买的。只要你待在人群中,有同事,有同学,有熟人,你就会有毛主席像章,而且会跟随时尚,不断更新。

  后来不同的像章有了不同的名称。最不易得到的是,总政发的星型加一小长条,上书“为人民服务”为一套的“军星儿”,据说上边有编号。和最近嚷嚷的军车牌照似的:一对一;所以金贵。有的按照大小排,如“北京大号”、“北京一号”……;有的按照图案叫,如“井冈山”、“延安”、“七律·长征”……

  之后就流行攒毛主席像章了,弄一卷黄黄的海绵(也许叫泡沫塑料),把像章别在上边,平时卷起来,以免被磨。黄黄的海绵同样不是买的,但大家都有。

  大概到1968年,就有了毛主席像章市场。前几日看了荣剑先生文章《中国的边缘革命》,一下让我想到了“文革”打派仗最火时的这个市场。毛主席像章市场非常标准,有场地,有当日行情,有交易秩序,有大户,有散户,有收益,也有折损。就一样,没现金。这也够古怪的。没研究过个市场,但我相信有人致力于搞这个市场。甚至有专业的操盘手。出于战略目的,用做多或做空手段,谋取到最大利益。

  这个也许是永不套现的交易市场,充满风险也充满乐趣,所以非常火爆,交易量很大。有人从三四个小像章入市,没多久,就成为拥有好几大卷海绵,别满了像章的胜者,一番炒作后,翻了几十倍。当然,也有带着许多来,最后赔到空空两手的。

  我随着同院发小到过这个市场。很远之外,就能看到许多夹着黄色海绵的人,朝着市场走。他们彼此脸熟,互相打招呼问候。而且都知道当日哪一款最火,哪一款新人市.上市价位在哪里,溢价率多高,而且都会折算,如,用多少“价位”低的,能换到多少“价位”高的,趋势是什么?资本雄厚的有“作局”的能耐,把许多小户一把就抄了。带我去的就指着远处一个普通的瘦子说,就是他,能把整个场子“翻过来”。那瘦子倒没挟着黄海绵,只是站在墙边抽烟,脚下放着一个普通的人造革包,也许他身边有许多朋友。给我的印象是一派从容。我问朋友:这个“大拿”如果把他的像章全卖了,大概值多少?“钱吗?”朋友反问我。之后说,比钱可多多了。这不是钱的事。

  在造反与革命的洪流旁边,确有这么一个竞争激烈的市场,与大革命并行不悖地存在着。有人在里边“破产”,有人在其中“得意”。是不是最终有超级大户在里边获利,我不知道。但这个圈子运行的相当高明。有生意头脑的人,有赌徒心理的人,有投资回报企图的人,都能在那里得到锻炼。这个圈子,在革命时代通行的是另一套规则,大概和现代经济环境差不多。可以破产,可以输得精光,但绝对没有打砸抢,没有政治强权。是否最后被专政机构取缔,我就不知道了。但如今在每个城市的旧货市场,仍然还能见到像章交易,说明三十多年来,它一直若隐若现存在。只是现在成为收藏品市场,直接与金钱发生关系了。

分享:
 
更多关于“奇异的交易”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