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法学家精神”与“贵族民主制”


□ 张 源

  传统的衰落与当代美国民主的危机
  
  在托克维尔时代,美国的民主几乎成为“全世界范围内”的样板,然而,如今美国民主自身却已呈现出了巨大的危机。
  美国当代政治学学者克莱斯·瑞恩(Claes G.Ryn)二○○三年九月出版了《有德的美国:民主的危机与帝国的诉求》(下简称:《有德的美国》;上海人民出版社所出中文本书名译为《道德自负的美国:民主的危机与霸权的图谋》)一书,讨论了现时代美国民主政治危机的根源、危害与对治之方。这部政治学著述甫一面世,便在美国国内激起了巨大反响,至二○○八年已经出至第五版,并于该年出版了中文译本。在美国,学术书籍往往只有一版的寿命,至多在精装本售罄之后改出平装本,然而《有德的美国》一书却在五年内连出五版,并始终以精装本印行,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学术类专著的出版奇迹。
  书的作者克莱斯·瑞恩是美国传统保守主义(paleo-conservatism)阵营中一位有影响的人物,他是美国天主教大学政治学系教授,美国国家人文研究所所长,还是《人文》(Humanitas)杂志这一“传统保守主义”阵营核心刊物的主编。他的学术背景可以直接追溯到美国人文主义者欧文·白璧德,他的系列著作均与白璧德思想密切相关。除了这条一以贯之的线索,他的著作还有一个鲜明的印记,那便是对“新保守主义”(neo-conservatism)的严厉批判。这个印记最初只是隐隐浮现,但此后伴随着美国政局的变化而不断加深,成为瑞恩政治学系列著述的又一标志。
  瑞恩在该书“前言”部分开宗明义,指出当前世界已经进入一个剧烈冲突的时代,目前“流行的做法”是将之归咎为“文明的冲突”,然而战争爆发的真正原因不会是各个传统文明之间的泛泛差异,而是来自于各文明内部的现代进程。不过,作者并非意在以“新旧之争”来取代“文明的冲突”,正如他在后文所表明的:现代性——包括法国大革命本身——包含着种种相互对立的取向,其中有些潜在取向对于西方世界的重新振兴或许是不可或缺的,然而,还有一些潜在取向,诸如那些对雅各宾精神最有吸引力的取向,则表现出与西方古代取向断然而且往往是满怀憎恨的决裂,因此本书关注的焦点并非旧与新之间的紧张,而是现代世界里存续或毁灭人类文明古典遗产之理念与实践之间的紧张——与白璧德一样,瑞恩不是要“回到过去”,而是要在新的情势下“延续传统”,而保存传统就是“保存自己”。
  如今瑞恩所面对的美国现状是,传统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分崩离析,托克维尔当年盛赞的“民情”已经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在瑞恩看来,现时代美国的道德和文化标准已经整体衰落,代议体制和其他制度日渐丧失了那种贵族性、约束性和审议性的功能;一种取代西方传统模式的“新选择”逐渐得势,那便是一七八九年法国大革命前夕出现并持续至今的趋势,即激烈反对西方传统文明的雅各宾主义。到了二十世纪下半叶,又衍生出一种美国特色的雅各宾主义,如今的美国政府深受这种鼓吹全球重构的意识形态的影响,认为美国具有高于所有其他国家的责任和使命,美国就该是人类道德和政治的领导人,是全世界善与恶的仲裁者,由此一个新的美国神话诞生了:美国成为一个“道德理想国”,或用这个多少有点自相矛盾的名词来说——一个“道德帝国”。
  瑞恩看到,这个道德帝国的意识形态的推进者们正在用自己的原则来替换历史地延续下来的美国,正像它清除其他国家的过去一样。《有德的美国》一书要做的便是重新将美国理解为西方和美国历史的产物,正如美国宪法的缔造者们所希望的那个样子。如瑞恩所见,所谓的“美国革命”其实并非一场革命,宗教、教育、经济等各种习惯与制度基本上原封未动,即使在政治领域,“革命”前后的美国也存在着巨大的延续性。美国采用一七八七年宪法和法国大革命爆发在时间上的接近,往往会令人觉得它们是意识形态上类似的事件,但孕育出美国宪法的这种美国政治心智却形成于法国大革命发生以前很久,它深深根植于旧的英国和欧洲文明里,其路数与法国雅各宾相去甚远。瑞恩这番意思与托克维尔当年道出的英、法革命之不同(托克维尔:《旧制度与大革命》)有异曲同工之妙,我们只消把托克维尔笔下的英国换成美国,就可当成瑞恩的文字来看了。
  
  美国的民主批判传统
  
  美国的民主传统能够延续至今,在于其中始终有一条民主批判的伏线不绝如缕。这个传统可以说始自托克维尔。关于美国民主的潜在危机,托克维尔曾做出如是诊断:“多数的无限权威”将导致“多数的暴政”,这乃是“美国共和政体”所面临的“最大危险”;关于“美国怎样削弱多数的暴政”,托克维尔指出其中最重要的一个因素便是“美国的法学家精神”,这乃是“平衡民主的最强大力量”,或云“防止民主偏离正轨的最坚强堡垒”;至于什么是“美国的法学家精神”,这可以说是托克维尔论(美国的)民主的一个“灰色地带”:法学家的行业是唯一能与民主因素永久结合的贵族因素,他们乃是美国的贵族,秘而不宣地用他们的贵族习性对抗民主的本能; 法院是法学界对付民主的最醒目工具;法学家的精神适于中和平民政府的固有弊端,已经扩展到整个社会,并按照自己的意愿塑造着社会(托克维尔:《论美国的民主》)。——托克维尔所见出的美国民主的自我解蔽之方,便是“法学家的精神”,亦即作为民主制度之制衡、约束力量的“贵族”原则。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2009年第07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