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日常幸福(三篇)


□ 丘晓兰

白痴的幸福

我认识一个画画的朋友,一个蛮可爱的老头。一次,我到他们单位办事,一进大院门口就看见他在跟一个三十多岁、神态却跟别人不太一样的中年男子说话。两个人都眉开眼笑乐呵呵的。我正想上前跟他打个招呼,就听见他铿锵有力地对那男子说:“你在楼下等住啊,我到楼上扔下来给你!”
我这人好奇,停好摩托车后,就不远不近地跟着那个中年男子。看他手舞足蹈地踱来踱去,同他一起充满期待地仰着脖子——究竟会有什么东西从楼上掉下来呢?等了有一小会儿,就见楼上的一个窗口伸出来一个大脑袋,说:“嗨!接住喽!”还没等我回过神来,“嗷呜——嗷呜——”一阵猛然爆发出的欢呼就把我吓了个半死。原来,是那男子正雀跃着,挥舞着双手在迎接一包从天而降的香烟!顾不上平息骤然加速的心跳,我就跟着他“哈哈”有声地笑了起来——不是说他会把香烟分给我一半,而是他的神情实在喜悦得发自内心!而发自内心的情感总是可以迅速地感染他人的。
后来,我去拍艺术家的马屁,夸他有爱心、够亲民。不出我所料的是,那男子果然是个丧失了正常思维的精神病患者。没料到的是,我的马屁居然引出了画家的一番自责。他说,那男子是他们单位一位老职工的孩子,楼上楼下一个扔一个接是他们已经玩熟了的游戏了。有一次他本来答应了给东西,上楼后却因为来客川流不息而让那男子空等了半天。为此,他每次想起都会感到内疚:我怎么能欺骗一个傻子呢?
人家话已至此,我除了打打哈哈也不好再说什么,但心里还真有点不以为然。你以为那傻子还在为那事儿难过啊?该他难挨的日子还没到咧!因为父母尚在,又还有能力照顾他,暂时无忧的生活里有无数的幸福可以轻易地就将他淹没。真的,信不信由你。而且,我手机里的一条短信息也可以证明我的观点不孤立:如果今晚/有粒星星跌落黎/砸亲你个头/唔使担心/呢个系我托幸运之神/送比你既礼物/从此/你就会过住无忧无虑幸福的生活/因为/——“傻左”!(用粤语阅读,效果更佳)
怎么样?有点欧亨利的效果吧?
不是说我这人心肠特硬没有同情心,说实在的,我羡慕那傻子还来不及呢。就因为他傻了,许多做人要操心的事情他都可以不用去做,不用去想。饿了吃吃,困了睡睡,高兴了欢呼,生气了骂街。哪怕他再做出些什么出格的事情来,也不会有人跟他生气——谁会跟一个傻子较真呢?于是,除了更傻的傻子,谁都没他那么幸福。我暗地里猜测,聪明如郑板桥者,居然会说出“难得糊涂”这样的话来,并且至今有大批聪明的拥趸,恐怕都是如我般悟出了正常人所不能得到的,只有白痴才会有的幸福。而这些聪明人的难得糊涂,也确实带动了一大批虽然不是很聪明,但原本也没有真傻的人爱上了装傻。唯一遗憾的是,人类社会似乎至今仍不肯明白公开地倡导人们努力争取当白痴。
可是话又说回来,一个白痴的幸福也不是谁想要就能得到的,哪怕装得再像也不行。除非是真傻了,又还有人管你的吃喝跟拉撒。可是,那还叫人吗?
于是我想,假如我长有两只脑袋,或者六只眼睛,那无论是拿我去做展览还是做研究,吃喝就肯定有人管了,然后我再使劲地装傻……算了,幸不幸福姑且不论,有这样的想法我就已经够白痴了。

一个懒人的幸福咏叹

我是一个懒人,一个很懒很懒的人。懒到希望做任何事情都能慢条斯理,抑扬顿挫,一唱三叹地就最好不过了。之所以这么懒的原因当然比较复杂,但要追溯起源头来,恐怕跟我有个既爱我们全家又勤快能干的妈有点关系。
记得还是七八岁的时候我就经常被老妈这样教训:“四方木,踢一踢才会动一动。跟你爸一个鬼样!”因了后边那一句,我总觉得她在教训我的时候有一种假装用生气来掩饰的得意。于是,我也无端地跟着得意起来,说:“勤妈出懒崽嘛!谁让你那么能干呢?”果然,老妈就笑了,一点也不掩饰她的得意和对我们全家人的爱。
后来我长大了,但懒根早已深植,这就注定了我是一个哪怕经常胸怀大志也不可能做出大事业来的人。但期间也不是没有反复。比如很年轻那阵,我就成天想着人活一世,怎么可以虚度光阴?于是屁颠屁颠地学人家悬梁刺股,以至于我多年来养成的最爱——睡懒觉,都差点忘了是个什么滋味。
但一个本质上就是懒的家伙总是可以为自己找到懒的理由的。比如刚搬进新房那阵,我就使劲地下过决心,一定要让住处整齐干净。免得有客突然来访的时候,不是含蓄地批评:“你经常出差吗?”就是直率地惊叹:“就跟刚抄完家一样!”但日子长了,狐狸的尾巴也露出来了。客厅里杂物乱七八糟,窗台上的灰尘也厚得可以用手指在上面练书法。但这一切能全都怪我吗?我居住的那个城市虽然号称全国的什么卫生文明城,可我家门口的马路上只要汽车一过就“紫陌红尘拂面来”。我今天才把地板窗台抹干净明天就又差不多可以练书法了——我活着又不是专门为了抹地板的。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