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进城割麦子


□ 路玉荷

□路玉荷

时令过了芒种,西南风便不断溜儿的一阵连着一阵,不停地朝麦地上吹。感觉也就才几天的功夫,地里已是满目金黄了,沉甸甸的麦穗,挓挲着粗壮的麦刺儿,倒竖的箭矢一样,随风连片地起舞,滔滔滚滚,一浪连着一浪,此起彼伏,一望无际。一看就知道该收割了。

性急的一些人,早就到地里看了一趟又一趟,并大约估算出张三家的收成,李四家的产量了,所以,还在七八天以前甚至更早,村子里家家户户照例就在做收割的准备了,人人都大步流星,连空气似乎都充满了匆忙。

黄连祥和他的女人杨秋爱自然也不例外。他们拉着石碌碡,一圈又一圈,吱扭吱扭地碾场。把场碾细了,碾平了,碾实了,又收拾桑叉、簸箕、草绳子、麻袋,到镇上买清凉油、毛巾、草帽,打油、称盐、推面,一锅一锅地蒸馒头,紧张地做着所有所有的准备,生怕哪一项没弄好,到时把割麦子的大事给耽误了。

镰本来是从商店里新买的,镰刃都白白地闪着耀眼的锋芒,但黄连祥还怕不快,用洗脸盆子盛了些水,把两把镰拿过来,蹲在院子里的那棵梧桐树下,将镰刃摁在细磨石上,哧啦哧啦地来回磨。磨一阵子,将镰刃竖起,大拇指横在上面,来回轻轻蹭几下;磨一阵子,将镰刃竖起,大拇指横在上面,来回轻轻蹭几下,直到感觉锋利得不能再锋利了,并从头上拽起几根头发,用镰刃试了试,见头发刚稍稍挨到镰刃,便全被齐刷刷地割断,才满意的将镰收了起来。

捆麦子用的草绳子,已经一把一把地分好了,只管到时用就行了,杨秋爱还是不放心,又坐在大门洞里,一把一把地细细捋了捋。

今年割麦子不同往年哩,不仅要在村里的自家地里割,还要上城里去割,而且还那么老大一片,足足有二十来亩啊,准备工作不提前做细做实做透,恐怕根本不行。

当然,城里本来是不长麦子的,城里宽宽的马路边,只长高高的能顶到云彩的大楼,长晚上亮得晃眼的路灯,长琳琅满目的霓虹灯广告,长非常好看的城市雕塑。到处都是水泥地,与种麦子是搭不上边的,能种点麦子的地方,也不是长着绿油油的草坪,就是长着一棵一棵的好看的树,但黄连祥和他的女人杨秋爱还是种上了。

黄连祥和杨秋爱在村子里种着二亩地,这是村里分给他们的。严格地说是二亩一。他们还有一个正上初中的儿子。

地在村南,过了黑狗河上的那座康熙年间的老石桥,朝左边一拐就是。地的这头是黑狗河,那头是一条东西走向的四五米宽的土路。土路两边,各长着一排碗口粗的白杨树。这么一点点地,对黄连祥和杨秋爱来说,侍弄起来,跟玩一样。

他们都四十来岁,他们都身强体壮,这里不疼,那里也不痒,连个疖子都不长,浑身有使不完的力气。

秋天来了,他们把那二亩地里的玉米掰下来,运进家里,把地里的玉米秸砍了,把地耕了,打上垄,种上麦子。第二年芒种,他们再在麦地里套种上玉米,然后将麦子收了,给玉米苗施上肥,玉米又一天天长起来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星火·中短篇小说》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