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物换星移几度秋(报告文学)


□ 孙肖平

一、青出于蓝后继有人

50年前,三门峡工程局建造了万里黄河第一坝。从20世纪50年代开工到21世纪的今天,有关三门峡这座水利枢纽的功与过、是与非,众说纷纭,争论不休。但钢筋混凝土大坝的工程质量,人们同声赞颂。经过50年雨淋日晒风吹浪打的考验,它依然是那么坚固。至于建设者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劳动热情和战胜一切困难的钢铁意志,更是值得世代传颂的。三门峡工程为新中国的水利水电事业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培养了大批优秀人才。1961年底,大坝建成后,三门峡工程局的干部、工人、工程师们带着现代化的施工设备,纷纷开往内蒙古的三盛公,甘肃的刘家峡、盐锅峡、八盘峡,宁夏回族自治区的青铜峡,青海的龙羊峡,四川的龚嘴,吉林的白山等电站。后来,国家又从上边那些电站中抽调精兵强将投入葛洲坝和长江三峡的建设。
三门峡工程局,今天的名称是“中国水利水电第十一工程局”。1955年,三门峡工程局成立时,王宗敏还没出生,1957年,三门峡工程开工时,他才一岁。但他比一届又一届劳苦功高的前辈领导们多了一些现代化的知识,多了一些与时俱进的新观念,因此,他前进的步伐也就快了许多。
王宗敏之所以能甩开膀子大踏步前进,是他善于吸取前任领导所留下的宝贵经验,更得益于和他同甘共苦、亲密合作的党委书记孙玉民。有多少企业就是因为书记和局长之间离心离德、两套马车,你吹你的号,我唱我的调,导致企业遭殃,员工受罪。孙玉民十分清醒,局长是企业法人代表,作为一级党组织的局党委当然有监督之责,但党委书记作为个人,则要作其助手,所以他甘愿为王宗敏当好助手。一般来说,领导者越是把自己看得平凡、地位摆得恰当,那就证明他具备了相当高的人文素质。

公元2001年,根据形势的快速发展,直属国资委的中国水利水电建设集团公司,决定调整十一局的领导班子。当考察组赴三门峡对王宗敏和孙玉民进行考察时,对他们的得票率之高感到吃惊。
但王宗敏的老父亲却对儿子是否应聘十一局局长之职忧心忡忡。实话实说,父亲对宗敏是满意的,他是老大,从小听话,知道孝敬父母,疼爱弟弟、妹妹,他说,父母把我们养大不容易,无论怎样报答也报答不完。为弟弟、妹妹作出了榜样。宗敏学习也挺用功,父亲识字不多,不能检查儿子的作业,想一个土办法,查查儿子考试卷面是不是打100分。100这个数字,我们的老王师傅还是认得的。如果下面是90分,就问宗敏:“怎么少了10分?”宗敏说,爸,下次再考一分不少。宗敏说话算数,果然,下次考卷上全是100分。
宗敏知道父亲小时日子苦,10岁了还穿着姐姐穿不下的破衣服,光着脚去要饭。现在工资也只有几十元,要养活一家。父亲说,他没文化吃了不少苦。宗敏把老爸对自己的希望牢记心头。一生最看重就是列宁说过的那句话:学习、学习、再学习。文革期间的高中能学到什么?因此,插队后再累也不能丢掉学习,就是招工回十一局,先在河南故县水库工地当工人,后当施工队长,也抓紧分分秒秒读书。深夜,为了不影响别人睡觉,他在仓库一旁用旧油毛毡搭一个小棚子,点一盏煤油灯补习功课。恢复高考那年,他考上了南京林业学院,但他热衷水电事业没有去南京报到。他一岁时,父亲曾抱着他站在黄土高坡上看大坝工地。当他能听懂大人说话时,父亲给他讲十一局的全国劳动模范王进先、吴满山、叶诚、赵福江等的感人故事;讲水电建设者,来时高山野岭、走后万丈光芒,虽吃别人吃不到的苦,可也享受到别人享不到的快慰和自豪。一句话,宗敏对水电事业的感受和局外人不同,舍不得离开水电事业。后来他终于以全水利水电系统最高考分,被葛洲坝水电学院录取。单从儿子的进取心和实践经验来看,父亲觉得儿子可以挑起这副重担。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