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姐姐的醋意


□ 黑 孩

  孩子尚且没有出世,我就已经十分烦恼了。烦恼的原因在于爱犬豆豆。

  所有和我谈到即将出世的孩子的朋友,都不忘记提醒我说:孩子生出来后,你一定要将孩子和小狗隔离开,小狗的身上带茵。

  小狗的身上带菌这件事,我早已经从电视和报纸上得知,可是正所谓爱屋及乌一样,我将豆豆从婴儿时带到三岁,豆豆如我的儿子,我爱豆豆因此从来没有介意过豆豆身上有什么菌。豆豆在家里完全是自由自在的。豆豆的情形常常令我姐姐感到醋意或者是失意。我姐姐常对着四蹄朝天地睡在我的床上的豆豆说:豆豆啊你真是幸福,有小楼可以住,有席梦思可以睡;冬天有暖房,夏天有冷房,比我的环境要好很多啊。我姐姐于是会联想起很多她不如豆豆的地方:豆豆就是有福,从来不用买衣服,永远都有裘皮大衣可以穿;豆豆也不用像我这样为了白头发而不得不花钱去染发,豆豆天生就是一身的金发。如此等等。我姐姐甚至说托生为她这种命运的人,还不如托生为豆豆这种命运的小狗。我于是对我姐姐说,你都认为是命运了,当真你托生为小狗,可能会是一只遭受遗弃的小狗呢。

  我真的是瞠目结舌。然而我无法对我姐姐说,你何必要吃一只小狗的醋?在我的内心里,前年我回国探亲时,我姐姐的环境令我心痛。我姐姐特地将她平时睡觉用的折叠床让给我睡,而我躺在那张床上还不如说是躺在囚笼里。那是一张一直坠下去坠下去的钢丝床,因为年代太久的缘故,钢丝已经陷下去,好像钢制网兜。我想翻身而翻不动,因此全身没有一点地方是不疼的。

  带着一身的疼痛回日本,我首先去做的一件事就是将我姐姐办到日本来,办到我的身边。我姐姐到日本来了后,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给我姐姐买了一张席梦思床。

  怎么样?我问我姐姐对床的感受。

  是很舒服啊,可是有什么用?又不是我的东西,只能在日本睡睡的。我姐姐说。

  我心里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我做错了事。与其将我姐姐办来日本,还不如在国内买一张席梦思床送给她。

  豆豆有很多被我惯坏的毛病,好像豆豆只吃牛肉条,吃牛肉条也要我将牛肉条掰成一小截一小截地用手喂。还有豆豆散步时不肯走,一定要我抱着。诸如此类的毛病总是令我姐姐不快。我姐姐会大声地埋怨我,说我将豆豆惯坏了,说豆豆不像是小狗,简直就是小皇帝。然后我姐姐总不忘加上一句话:你爱豆豆却不爱我。

  我姐姐大我18岁,倘若我姐姐早结婚的话,孩子都应该是我现在这般年龄了。可是我姐姐竟然要求我爱她。我姐姐对爱的渴求有归根结底的原因。身为六个孩子中的长女,我母亲顾不得照顾她,我父亲是个酒鬼不知道照顾她。后来我姐姐结了婚,她的丈夫又不会爱护她。年近六十的我姐姐常常感叹,不知道被人家爱是什么滋味。

  我如此这般地对待小狗,惹得我姐姐在一旁边埋怨我过于娇惯一只狗,边无限感慨豆豆的幸福。有一天豆豆被我抓得怪舒服,因而将肚皮翻在上边,我姐姐在旁边自言自语地说:被爱一定就是这样幸福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