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李金铠传奇


□ 金宏达

李金铠传奇
金宏达

我总觉得,李金铠大概应是北师大最具传奇性的人之一了。
1962年入北师大中文系就学后,让我们很自豪的是,现代汉语一门课的任课教师,领衔的竟然是赫赫有名的语言学界泰斗黎锦熙先生。其实,黎先生因年事高,并不来授课,他让他的大弟子刘世儒先生来讲。刘先生向我们阐述黎氏的语法体系,每每讲到“语言研究所的诸公”时,便提高了声调,词锋也特别峻厉,流露出挑战,抑或不屑。我们这些“束发后生”慢慢就知道,在当时的语言学界,黎派学说大概不甚得志,“语言研究所的诸公”占据着主流地位,黎先生着眼于未来,要从“娃娃”抓起,便调集力量在“大一”新生中开设“实验班”,刘先生就是从当时另一学校(北京师范学院)“空降”来的。助教呢,就有李金铠。
说实在的,李助教可谓“其貌不扬”,一双眼有些细眯,说不清脸上是否还有几颗“麻子”,常带笑,人很和善,晚自习他来教室辅导,总会主动找我们交谈。在当时所开的几门课中,现代汉语或者还算不上重头戏,但为了他的热情辅导,有时自习计划也只得做了临时调整,将其他都稍稍冷落了。不久,又有热心于教师的学术资历与其他背景的人士获知,李助教竟然还是黎大师的“东床快婿”,又有人还悄悄传言云,大师的千金非常之漂亮,而李助教既非名门出身,又不是正宗科班毕业,只是读过一个什么俄语专科学校而已,这就使得我们对这位“貌不惊人”的青年助教要用另一种眼光打量了。
能容得大师设坛授徒的那个时段,瞬息即过,后来便是一个运动接一个运动。我们是学生,也曾与老师一起被派到农村去搞“四清”。准备阶段,集中在一处,狠狠地“清理”过自己的思想,相当于是在我们中间搞了一次运动,“清理”出来的若干“典型”,其被资产阶级“腐蚀”和“拉下水”的“严重状况”,令人“惊心动魄”。于是,我们越发要自觉投身于阶级斗争的大熔炉中去锻炼自己。李助教好像与我们不属同一团,但他确凿地未能混过这一关而且状况还要严重得多。他被当作“向资产阶级权威顶礼膜拜”的典型上了学校的简报,该简报又被当时一位政要阅后作了批示,要以他为戒,警示全党,作为对此种“叛党行为”的惩戒,落实下来的处分是开除出党。如此一来,他的政治生命就几乎被判了死刑。他绝没有料到惩处会如此之重,支部大会表决时,只有他一个人举手反对。在场的其他人,或者认同上面的态度,或者屈服于形势的压力。
被开除出党,在当时的政治辞典上,庶几与“阶级异己分子”、“阶级敌人”是同一性质了,李助教的境遇一落千丈,何况还有一些传闻,说其实是老泰山黎大师为家庭纠纷先投诉了他,想必是夫人也有什么怨怼,终至于夫妻分飞,总之是一败涂地。我不知道他是如何度过那一段岁月的,校园里很少看到他的身影,没有什么人敢于亲近他。在绝对的孤立中,或者,他的后来声誉鹊起的中文编码研究,彼时又加快了步伐吧。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