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明寒山赵氏小宛堂刻《玉台新咏》版本之谜


□ 林 夕

  《玉台新咏》有宋刻本,明代既有记载,也有翻刻,证明当时还有流传。然而清代以后,尽管公私藏家偶然也有收藏宋本的记载,然而都已无法证实。今天看来,宋刻《玉台新咏》恐怕早已绝迹人间,我们只能从目前还能看到的几种明刻本中间接地一窥宋刻的风貌。
  明人翻印的《玉台新咏》有活字本和木刻本两种。活字本传说有五云溪馆及兰雪堂两家,但今天所见仅为前者,《四部丛刊初编》据以影印。今见最早的木刻本刊行于明嘉靖年间,但有后人掺杂增益诗篇的嫌疑,不为世人所重。至明崇祯六年寒山赵均小宛堂刻本问世,赵氏跋语说明据宋刻翻印,字句和编次都不同于流俗之本。此本小字精雕,宋讳且有缺笔,颇有摹宋之风,历来学者和藏家均极推重。于是射利之徒和作伪之家,撤去赵氏重刻跋语,混充宋本。世人不察,往往误以为宋刻真本,题款钤印,倍加珍重。
  崇祯六年已届明末,不久明清易代。据清初徐说赵氏原版毁于沧桑之变,印本流传无几。至清代中后期,藏家能得到赵本,已惊喜书缘匪浅。民国十一年著名藏书家南陵徐积余影摹赵本,请著名刻工黄冈陶子麟重雕行世。徐本雕印也不草草,民国初年著名藏家傅增湘认为徐本“镂刻甚精,所谓下真迹一等也”。当年曾以赵本作宋本,如今作伪者又不时以徐本充赵本,甚至冒充宋本。鱼目混珠,非老于此道者往往难辨真伪。于是,怎样辨认赵氏原刻《玉台新咏》,书商和藏家都不能不予以关注。
  有细心人比勘赵徐二本,找出文字差异,作为鉴别的依据。魏隐儒等编著的《古籍版本鉴定丛谈》(一四九页)记载:
  卷四第二十一叶首行赵本为“晚申千里外,……行路正威……,”徐本则作“违脱巾千里外,……行路正威迟……”。
  卷十第六十八叶末行上端,赵本为“黄”,徐本为“黄>”。
  后序第七十四叶第八行末字,赵本为“以矣”(是错的);徐本为“鲜矣”(是对的)。第九行末赵本为“苗间集”(误);徐本为“花间集”(正)。
  据此对比审定是赵本还是徐本,是明本还是清本,方不至著录错误。
  由于过去没有人如此言之凿凿地指出徐本和赵本有这些差异,而这些区别又是那么一目了然便于应用,所以目前许多人深信不疑地据此书所述区分这两种版本。于是有上述错字者方为真赵刻,没有错字者为假,一时成为定论。殊不知这些标准都不成立,根本不能依据!
  如果没有一九五五年文学古籍刊行社印本《玉台新咏》作证,也许人们不会如此相信魏书所述属实。该印本《出版说明》中写明,系“据向达先生藏明寒山赵氏刊本影印”。书中钤有南陵徐积余收藏印记,人们很容易想到这就是徐氏刻书时使用的底本,正宗赵本非此莫属。若以此本为据复核徐本,不难看到,魏书所说毫发不爽,二本确实存在那些差异,赵本的错字徐本尽予改正。文学古籍刊行社自不乏通人,向达先生又精通目录版本之学,鉴定自然可信。加以《玉台新咏》的诗篇并非文学研究的热点,学者很少究思于此。赵本一般人看不到,藏家只着眼于板刻如何精良,传本如何稀罕,无暇顾及文字细节。以致长期以来,人们心目中的赵本就是文学古籍刊行社影印本。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