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书画摄影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论“架上”乌托邦


□ 郭红专


今天,“架上艺术”已经是中国美术界司空见惯的概念。假若我们对中国十余年来流行的艺术名词进行统计排名,“架上”的使用频率肯定不会落后。实际上,当不少业内人士人云亦云地以“架上”来为中国当代油画张目时,油画艺术似乎被架上了时代艺术之巅。其虚拟前景之灿烂,足以令“架上艺术”的谈论者情不自禁地闭目回味,而不再深究其中存在的问题: 在世界艺术的多元化格局中,“架上艺术”到底属于哪一门类?“架上艺术”的概念究竟有多少合理性?
中国的艺术理论界中有一种影响不小的观点认为:“架上艺术”是中国美术界自新潮美术以来使用越来越广泛的概念。当西方一百多年来出现的五花八门的艺术现象在极短的时间里像海潮一样涌入中国时,为了把握这些令人眼花缭乱的艺术现象,中国理论界不由自主地使用了古老的二分法,将这些纷繁复杂的艺术现象一分为二,其中一部分是绘画、版画、书法、篆刻、雕塑、摄影等原来已经习惯称为美术的东西,另一部分是装置、概念、地景、行为等美术界一般还不习惯称为美术而又不能不称为艺术的东西,两大部类无以名之,情急之下便有了架上、架下,架上、非架上之谓。①
这种观点虽然大致说明了中国“架上艺术”的由来,却不能证明“架上艺术”具有足以把握“令人眼花缭乱的艺术现象”的理性价值,更无法保证“架上艺术”能够适应时代潮流。
众所周知,西方虽有“架上绘画”(Easel Painting),但是根本就不存在“架上艺术”这个概念,所以“架上艺术”一词虽酷似“舶来品”,其实却是望文生义、生搬硬套而成的“临时土产”。在《简明不列颠百科全书》中,“架上绘画”被解释为 :“在可移动的支架上完成的画,如板上画或布画。直到13世纪才比较普及,最后取代了盛行的壁画。”②“Easel”被译成“架上”,并不意味着它与“架下”是一组相对的概念,更何况“架上”与“原来已经习惯称为美术的东西”并没有必然联系,这就像“架下”与“还不习惯称为美术的东西”毫无关联一样。虽然“架上”在形式逻辑上存在着“非架上”这一必然的对应,但在语言应用上把“架上”用来指代“习惯的”,把“非架上”用来指代“不习惯的”,这不免显得牵强附会。作为望文生义以及生搬硬套的结果,意义紊乱必然会成为“架上艺术”这个概念与生俱来的顽疾。除非硬加解释,否则没有人会明白“习惯的东西”或者“架上艺术”到底是指什么。也就是说,“架上艺术”在严格意义上完全是一种泡沫概念,它可能把本来了解绘画、版画、书法、篆刻、雕塑、摄影的人彻底搞糊涂。更为滑稽的是,倘若把“架上艺术”直译为英文(Easel Arts),肯定会使所有讲英语的西方人感到莫名其妙,而“架上艺术”的倡导者却就此杜撰出一个无解的谜题 :“架”≠Easel。如果谁能创造一个与“架上艺术”大体对应的英文词,他的功劳将是很大的。至此,“架上艺术”这个荒唐的概念已经被演绎到了不可理喻的程度。
可是,在荒谬的“架上”为什么会衍生出如此庞大的乌托邦呢?要回答这个问题,必须回顾十余年来中国油画的发展状况以及世界艺术形势的变化。
20世纪90年代,中国进入了以发展市场经济为中心的历史阶段,而中国油画陷入了尴尬的处境——既不可能再像政治挂帅时期那样赢得国家意识形态的垂青,又不可能迅速享有全面市场化带来的利益。虽然以写实主义为核心的美术体系依旧保障着中国油画的至尊地位,但由于社会需求在转型时期发生了剧烈变化,加之艺术院校的大量扩招,中国的油画人才实际上出现了严重过剩的情况,这大大加深了中国油画界的危机意识。而在名利的双重诱惑下,名目繁多的展览渐渐成为艺术家竞争话语权、提高身价以及开拓市场的平台,其中商业性风情画、仿古典主义和新学院派几乎一统天下。在这样的历史关头,新名词“架上艺术”对于中国油画界乃至整个美术界无异于是一针强心剂,它似乎为既定艺术样式开掘了无限广阔的发展空间。
与此同时,西方的艺术局面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装置艺术、行为艺术、新媒体艺术等新兴艺术样式在世界性的大型艺术展览中占据了主要地位,而绘画艺术却呈现出边缘化的态势。这种国际环境对20世纪80年代末的中国美术界一度产生了强烈刺激,并激起了新潮美术的狂澜。但刺激过后,回避思想性的折衷主义很快就开始盛行。比如说,新学院派就是折衷主义在艺术实践领域的典型之一。它以一种略加改造的写实技法和前卫的图式风格取代了新潮美术的先锋地位,既维持了学院派“油老大”的正统地位又获得了市场化的筹码。另外,2001年第一届成都双年展是不可不提的例子。这个展览在表面上采用了国际流行的双年展形式,实质上却通过“架上·样板”的主题把“国、油、版、雕”换汤不换药地凑合汇集,而同时展出的前卫艺术作品只不过是烘托“架上艺术”的烟幕而已。可以断言,私人投资背景的成都双年展其实就是某种商业动机与折衷主义共同炮制的“架上”乌托邦。折衷主义思想在中国美术界的盛行,无形之中助长了油画家们在思想上不求甚解的风气以及在艺术价值取向上的暧昧态度。于是“架上艺术”这个似是而非的概念才会在众口一词之间大行其道,严重过剩的油画人口才会心安理得地陶醉于“架上”乌托邦之中。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装饰 2004年第11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