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老魏要成家


□ 杨 帆

  老魏不老,才五十多点。十多年前老魏的老婆得病去世,留下他和女儿。现在,女儿香芹该读的书都读完了,不该读的书她也不想读了,是个懂事的姑娘。老魏跟老伙计们聊起这个女儿,口气是愧疚的,当年她妈妈撒手而去,所有家务事都落在八岁的香芹身上。饭菜煮得熟,衣服搓得干净,而且成绩好。香芹初中毕业前夕,她的班主任往她家跑了十多趟,想说服老魏让她读高中。所有的老师商量好了似的,都说魏香芹上个重点大学一点问题都没有。说这样的苗子可惜了可惜了。如果香芹不是成绩好,学校减免些学杂费,那些年靠老魏煮菜得的几个钱,香芹连初中都念不完。最终香芹自己拿主意去读了师范。香芹还说她不嫁人,毕业后回家找份工,守着她爸爸过一辈子。老魏光是听着,笑着。哪有闺女守着爸爸过的呢。当年老魏也这么想过,就跟闺女两个过,可现在还不是改变了想法。
  老魏改变想法是一个缓慢的过程。女儿一天天大了。被窝却空了。日子变长了,房子显得大了,一日三餐没滋味,脑子里老想些过去的事情。也可能是碰到了王花女,老魏才感到一个人的日子过到了头。王花女比老魏小好几岁,四川人,在农贸市场摆个衣摊。老魏第一次在她那里买棉毛裤时。占了一块五毛钱的便宜,后来买什么只寻她。此后从王花女那里买的东西比别处贵得不多,一般三五块。香芹不清楚爸爸怎么还巴巴送上门去,抱回一堆他穿不着用不上的东西,还乐得直喘气。后来香芹慢慢长大,就明白了。香芹再不拦着她爸爸了。路上遇到王花女,她不啐口水了,只假装看不见,眼睛看着脚尖。王花女却喜欢大嗓门叫她,香芹,香芹。她停下脚步,搓捏着香芹的衣角说,啧啧,越大越排场。她那只手上永远夹个烟屁股,烟灰掉到香芹衣服上,她就给香芹掸,越掸越多。有时候烟咬在两个门牙中间,看到香芹扯回衣角要走,她吐掉烟头,冲香芹背影喊,搭个话给你老子,新到的棉背心,不暖不要钱!
  王花女一张嘴能说会道,除老魏外还有好几个老头儿,没事爱往她摊前凑。老魏就有了危机感。王花女的长相是看得过去的,个头跟老魏差不多,屁股是屁股,腿是腿。头发还那么黑,扎一个马尾巴在脑袋后面晃荡,说话的腔调,就跟老头儿们的女儿一样,没规没矩,沙哑的笑声拧得出花来。那是衣服卖得好的时候。平时她不怎么笑,看见老魏来尤其严肃。于是,老魏的手就多出来了,没处放,只有放到摊位的衣服上揉一揉,搓一搓。往往这时候王花女脸上就有了笑影子。这一招屡试不爽,很灵。王花女从不跟老魏叫价,每次都说,看着给。老魏抠在口袋里的手指,就磨得要起泡。王花女说完就用似笑非笑的眼光看他,看得他脑子发涨,手指冰凉。钞票往往就一路呼啸着纠结着出来了。关于王花女的长相,老头儿们有众多说法,有说像王母娘娘的,有说像王熙凤的,有的说一天不来听听她讲话就浑身不舒坦。香芹却说王花女一只鼻孔大,一只鼻孔小,原因是她抽烟时,喷出的两条烟柱粗细不一。老魏倒觉得王花女那样看他的时候,一只眼大,一只眼小。一只能杀人,一只能催眠。总之,在老魏这里,王花女的魅力有着绝对的权威。王花女的鼻孔大或不大,是后来他在她睡着后看出来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十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