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从到爱丁堡萨摩亚


□ 恺 蒂

  两年多前去爱丁堡时,曾参观过斯蒂文生新城的故居,曾走过他笔下老城的窄巷,也曾在爱丁堡大学黑而厚的石墙的回廊间坐过,欣赏着墙上的石规和院中的绿草地,然而,那时似乎并没有缅怀古人的心境。今年,斯蒂文生逝世一百周年,有关他的文章肯定很多了,然而,仍有一种心愿,对这位我所钟爱的作家,总觉得该写点什么。苏格兰国家图书馆在爱丁堡举办的他的作品插图展没有机会去看了,但手边却有着几本可爱的书,玲珑精致的《儿童诗园》,眉页舒展的《爱丁堡图画札记》,典雅大方的《驴背旅行》,还有厚厚几本他的信简。这些童谣,笔记,书信,游记,虽不似他的小说《金银岛》、《绑架》及《化身博士》那么家喻户晓,却更能让人与他亲近,是他生活琐事的一笔笔记录,如闻其声,如见其人。于是,便想零碎谈些其人其书,以及他的作品的一些插图。
  十二月三日是他的祭日,星期六的伦敦一会儿是滂沱的大雨,一会儿又是晴朗的丽日,闲坐在家中,看那忽而阴云忽而蓝天的窗外,不仅想起百年前南太平洋萨摩亚岛的那个黄昏来。椰林沙滩,夕阳潮落,海风吹着咸味,土人们渔罢归来。斯蒂文生颀长瘦弱,站在自家木楼的阳台上,是思索着正在写作的小说,还是念及苏格兰那遥远无法回返的故乡?房内传来母亲、妻子和继女的闲聊细语,或许,如同每天晚饭后倚栏的宁静,他此时什么都没有想。来到萨摩亚群岛,已是四年,斯蒂文生或许根本不会意识到,他那疾病、旅行、飘荡、创作的一生,竟会结束在这个黄昏,这一年,他只有四十四岁。
  一八五○年,斯蒂文生(Robert Louisstevenson)出生在爱丁堡,父亲是祖传三代的威望很高的建造灯塔的工程师,外祖父是爱丁堡郊外科林顿地区的牧师,斯蒂文生可谓是科学与宗教的结晶,得天独厚,然而不幸的是,这家中的独子却自幼体弱,哮喘,发烧,一场疾病接着另一场,童年的十余年,他大半时间都是在病床上度过,在以后给友人的书信中,他曾这样写道:“童年时,有三件事对我有着极大的影响,一是我病中的苦痛,二是在外祖父科林顿宅区中的休养康复,三是晚上上床后我大脑中许多不同寻常的活动。”父亲为他制作了许多玩具,慈爱的保姆Alison Cunningham(斯蒂文生昵称她为Cummy)无微不至地照顾他,给他讲述苏格兰历史传说中的故事,从小,斯蒂文生就会在想象中与大脑中的伙伴玩耍,在病床上经历许多浪漫保险的故事。外祖父的教区有森林草坡、新鲜空气,还有许多表兄妹相伴,只要身体允许,斯蒂文生总是户外最活泼最好动花样最多的玩伴。他童年的经历被写入《儿童诗园》(AChild’sGarden of Verse,一八八五年)中,诗集题献给Cummy,收入的是一首首短小的押韵动听的童谣,也是对儿童世界的一种生物的探索,百年来,它不仅伴着许多孩子的成长,更让许多成人保持着对童年的怀旧和记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