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并非闹剧


□ 王昕朋

  一

  偏僻的张沟村突然热闹起来。

  县委来了一位副书记。这位副书记是个女的,戴着一副宽边黑框的眼镜,村里人私下称她为“四眼书记”。实话实说,这外号的发明者是我。那年我刚满九岁,在张沟村小上二年级。

  “四眼书记”带了一支浩荡的队伍,光小车就有十几辆。不过张沟村通往山外的路不好走,要在山上盘五六个弯不说,前几天下暴雨,造成了多处塌方,有的地方过不了车。“四眼书记”带的长长的车队只能停在村外的半山腰上。她带着一行人艰难地跋涉了半个多小时才到张沟村。村口的老槐树下有一盘石磨,是过去生产队用来磨面用的。石磨好久没用了,上边铺了一层厚厚的尘土,鸡屎狗屎驴屎蛋子从尘土中露出不易发觉的小尖尖。“四眼书记”可能是太累了,连擦也没擦就一屁股坐在石磨上,使劲儿地用手绢扇着风,上气不接下气地说,这地方真够偏的!

  那时候矿泉水还没风行开,饮料就更不用说了。领导的车上一般都放着热水瓶。领导下企业或农村视察,一下车秘书必然会端着泡着茶的保温杯跟上。所以,在一群人中,哪个人身边跟着个胳肢窝里挟着公文包,手里端着保温杯的,那个人就是领导,而胳肢窝挟着公文包,手里端着保温杯的人肯定是领导秘书。

  “四眼书记”的秘书赶忙把保温杯递上,可能是秘书太大意,没有事先测一下保温杯里茶水的温度,“四眼书记”刚喝到嘴里,马上喷了出来,秘书的头发梢上、脸上马上像淋了雨,往下掉水珠。“四眼书记”皱了皱眉头,用严厉的目光看了秘书一眼。后来张梦富爷爷对我形容说,秘书吓得不轻,我看他的脸就像张白纸。

  好在“四眼书记”在大庭广众面前保持了“领导风度”,没有接着追究。她转过脸,问前来迎接的张沟村支书张梦富,你们没接到乡里的通知啊?

  张梦富是在山上的红芋地里翻秧时被村会计叫回来的。他穿着一件圆领衫,裤腿卷到膝盖上边,腿肚子上全是又稀又黄的泥巴,左手拎着破了几个洞的解放鞋,右手还拿着翻红芋秧子的白腊棍。他习惯地蹲在地上,说话时也不抬头。因为不清楚“四眼书记”问他这句话是责怪他没到村外迎接,还是嫌他衣冠不整,所以他吭哧了一会儿,没有回答。

  陪同“四眼书记”前来的刘乡长有点不高兴了,瞪了张梦富一眼,跺了一下右脚。张梦富后来给我说过,那个刘乡长一着急上火就跺脚,跺右脚说明急了,跺完右脚再跺左脚说明十分着急,还会伴着骂人的脏话。不过,他当时没有对张梦富发火,在县领导面前发火,是没有能力的表现,刘乡长懂得这一点。他递给张梦富一棵烟。张梦富把鞋放在地上,在裤子上擦了擦手上的泥巴才接过烟。

  刘乡长说昨天就通知过了,我打电话到村里没人接,又专门派人过来送的信。他问张梦富,老张,是不是啊!张梦富连忙点头,是,是。信是收到了,可这几天下雨,红芋秧子疯长,不翻一翻就会跟红芋争口……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四眼书记”打断了。“四眼书记”说我是问你们收到了乡里的信后做了哪些准备工作?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