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育儿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地板上的花


□ 流火

  文 流火 图 谭起凤

  先用微湿的抹布擦一遍,然后喷点地板护理精油用干抹布慢慢儿再擦一遍。一百多个平米,全搞定怎么也得一个多小时。

  易彬塞着耳机边随着音乐哼哼边兢兢业业地擦着书房地板,一边哼一边擦,一边擦一边哼,哼着哼着,耳边响着的明明是“空白页我书写/就算梦在花江月”,嘴里哼的却变成了“格叽格叽”。呀,这调子也未免差太远了吧。

  都是成天被同学一休哥一休哥地叫,才会这样的啦。易彬悻悻地闭上了嘴。

  这么个风和日丽的周六上午,谁会乐意在家擦地板呢?不擦当然也成,可这个星期的零花钱也就别想了。没错,可怜的易彬,每周的零花钱都得靠辛勤劳动来换。 易彬的老妈绝对算不上有洁癖,平日里她自己也只是每日一次地用扫把加拖把草草地清洁一下房间,轮到易彬时却勒令他只许用抹布擦,否则就不付钱。

  老爸偷偷对易彬说:“你妈小时候最爱看《聪明的一休》了,她没逼你一直剃光头已经很幸运了,只是擦擦地板而已,擦就擦吧。”

  是啊,擦就擦吧,擦地板已经是很好的选择了,妈妈又不是没有给过别的选择。

  ——洗碗和擦地板,每周一次和每天两次(午餐在学校吃)。

  选什么还用说吗?

  话虽如此,但一想到方镜子他们这会儿在球场上蹿来蹿去,自己却在地板上爬来爬去,易彬手中抹布运动的速度不由加快了许多。快点干完活好去打球呀。

  这儿怎么这么脏?

  易彬往地板上的一道黑黑的印子上多喷了点护理油,然后用抹布在污迹处着重蹭了几蹭。抹布移开后,黑印一点没消退,似乎反而更清晰了几分。

  易彬抛开抹布,用手摸摸那黑印,又把眼睛凑过去细看。这歪歪扭扭的黑印,看起来不像是粘的什么脏东西,也不像是划痕,难道是老爸抽烟不小心烫到的?不对,老爸最近一个月都忙着四处出差,根本就没怎么进过书房,更别说在书房里抽烟了。再说被烫到的话,印迹不应该这么平滑,应该会有点下凹吧?啊,还有,前边擦第一遍地板的时候,怎么没见这黑印呢? 用手指用力蹭蹭,再用指甲轻轻刮刮,最后用抹布使劲揩了揩,易彬微微点头,确认这黑印确确实实是擦不掉的,老妈来了也擦不掉。“那就不关我的事啦。”他嘟哝着调头转战其他区域。

  “我干完了!”把抹布在阳台上晾好,易彬回到客厅,向窝在沙发里看动画片的妈妈报告。

  “擦完了?很好很好,钱在餐桌抽屉里,自己去拿吧!”妈妈依旧盯着电视,眼也不眨地随口应答。

  易彬把餐桌抽屉里的几张钞票拿出来,卷起来塞进裤兜,然后折返客厅,走去玄关换鞋准备出门打球。鞋子都拿好了,他忽然又改了主意。

  “妈,书房里有个地方擦不干净。”他拿起遥控器按了个暂停,“你和我去看看,免得回头又乱扣我钱。”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儿童时代》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儿童时代
更多关于“地板上的花”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