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创作谈:脊梁


□ 陈世旭

  写《草圣》之前,我在与小说里的那个楼盘类似的楼盘住了将近半年。那样的楼盘,而今已是遍布中国了。每天耳濡目染其中的林林总总,就忍不住想为之画一幅风俗画。总算画完了,有些沉重,又有些轻松。忽然就想起鲁迅的《中国人失掉自信力了吗》。这篇文章发表于1934年,学界一般认为它反映了鲁迅历史观的变化:在历经对中国传统的绝望之后,鲁迅不仅从历史上,而且在现实中发现了“中国的脊梁”。时隔八十多年之后,文章赖以立论的现实自然有着根本的不同,但“脊梁”却一直是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
  《草圣》不揣浅陋地试图涉及的是在全球化背景下某种文化精神的保守。
  全球化是世界经济政治发展的必然结果,首先表现为一个多元社会化构成的文化系统。从这个意义上可以说,文化是全球化演变的关键。作为一个后起的新经济区,其复杂多样的文化成分和社会历史背景,决定了在文化全球化的背景下构建文化体系、凸现自我文化价值与意义等方面的建设任重而道远。
  透视一个社会,依次有三个层面,技术——制度——文化。文化是人及人类的最终归宿。从一人到一国一民族,任何一种命运归根到底都是某种文化属性的产物。强势文化造就强者,弱势文化造就弱者。
  物质世界的极度、快速发展,使人类与自己的创造成果之间出现裂痕。文化的属性在灵魂。文化本质的具体表现形式是关注人的精神世界,文化密码的功效就是启迪人的觉悟,制衡人类物欲膨胀。就是精神拯救,就是对人的价值取舍的支配。文化首先是以文明影响和引领大众。人类创造了文明——文明引发了文化过程——文化提升了被文明的人类。文化的制衡,客观上支撑起社会的稳定和发展。即使是一般所谓的“泛文化”,其根基还依然扎在人类的精神土壤中,一切演化只会使它越来越纯粹,越来越本质,越来越趋向于它的真正的终极使命。
  “草圣”,原意是草书的极致。《草圣》借用了来,或可读作“草民之圣”,草民中的圣者。窃以为此亦是民族文化精神的代表之一种,亦即民族脊梁之一部分。
  没有经济就没有文化,但创造财富、发展经济的不一定都是文化。极而言之,迷信、色情、赌博都可以创造无数财富,但并不等于这里所说的文化!
  这里所说的文化是精神建设,是人类文明化的过程,是智慧对愚昧的启示、文明对野蛮的化育、健康对病态的医疗。
  这些,只是我在写作《草圣》时的想法,《草圣》是否有所体现,体现到何种程度,这样的想法又是否合乎时尚的小说教主们规定的小说写法,等等,只能请读者批评了。
  
  2010-9-7 于南昌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相关刊物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