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边缘危机与未来转向


□ 刘劲杨

  [关键词]自然辩证法;科学技术哲学;学科发展
  [摘 要]中国自然辩证法(科学技术哲学)呈现为边缘处的多元形相,既是重要的研究生政治教育的事业建制,又形成了具有自身特色的学科体系,并呈现出多种形相交叉的演进过程。本文透过这些不同的形相,力求揭示出中国自然辩证法的实质、存在危机及可能的未来转向。
  [中图分类号]N031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0257-2826(2008)01-0068-05
  
  迄止2007年,恩格斯的《自然辩证法》中译本全文在中国传播已有75年,若以1956年6月中国科学院哲学研究所成立自然辩证法研究组算起,中国自然辩证法的建制化发展也逾50年。回顾历史,中国的自然辩证法研究从译介、创生、生长到壮大为当下之交织格局,无不得益于研究者们在科学、哲学与社会等边缘交界处前赴后继的探索。边缘是中国自然辩证法发展的主要形式,边缘充满着生机与活力,孕育着无限的新奇性与可能性。中国自然辩证法(科学技术哲学)(注:为突出论述重点,本文对“科学技术哲学”与“自然辩证法”在名称上不作出实质区分。)呈现出边缘处的多元形相。但边缘也是充满对抗、充满风险的,这些不同形相、不同取向间的差异与对立给当前中国自然辩证法的未来发展带来种种困惑与危机。
  
  一、作为建制的自然辩证法
  
  如何确定自然辩证法的学科地位是自其成为一门课程时就一直为学界所持续讨论的重要问题。20世纪90年代甚至更早,相关的讨论曾掀起热潮。新世纪以来,伴随纪念中国自然辩证法研究会成立25周年及其他一些相关活动,对自然辩证法学科定位的讨论再次引起学界关注。这样一个本是学科发展的基本前提问题,竟持续了几十年,并仍处在纷争中。这提醒我们必须对问题本身进行反思。
  当我们追问“自然辩证法的学科定位是什么”时,其暗设前提为:存在着一个(统一的)自然辩证法学科。然而,当代中国自然辩证法的“大口袋”乃至“无所不包”的特征使这一提问近乎无解。我们很难在理论上建构出从自然观、科学方法论到科学技术与社会等众多研究领域,建构跨越形而上的哲学、中观的理论与实践运作多层面统一的理论框架。因为导致这些几乎完全不同的研究能共同汇聚于“自然辩证法”这一名称下的根本原因不是来自理论本身的逻辑要求,而是来自学科建制的安置需要。吴国盛先生曾指出,只要“统一”的政治必修课还存在,这个统一的自然辩证法界就还存在。[1]对自然辩证法学科定位的众多纷争显然没有充分重视这样一个显明事实:自20世纪50年代以来,中国自然辩证法课的设立首先是为了推进理工科研究生政治理论教育这一重要任务,在此基础上才形成相应的教学与科研群体。在自然辩证法课这面旗帜下,不同专业、不同研究领域、不同背景的研究与教学人员共同被编制为“自然辩证法研究者”,共同被称为“自然辩证法界”。自然辩证法由此也被人们视作“一种事业”,其建制形相是主要的、基本的,而其学科的形相是从属的、衍生的。在此意义上,建制性是中国自然辩证法的基本形相,它是我国研究生政治教育的一个重要的事业建制,而不仅是一个学科。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教学与研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