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初中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的心儿怦怦直跳


□ 刘 颖

  故事在哪里
  
  无论你是哪个年级的小学生,或者是中学生,大学生,还是已经不再是学生的人,甚至一只小猪、一只小老鼠、一朵花、一棵草,都有属于自己的心情。无论你的心情是快乐,孤独,悲伤,忧郁,思念,伤感……如果能尽情书写出心情的故事,那么记录的将是难忘的成长历程,体验的则是心灵回家的安逸。
  
  故事在这里!
  
  小猪也会孤独,小猪也需要朋友需要爱,你相信吗?不管你信不信,有只小猪就是这样的。
  第二天下雨,天色阴沉沉的。雨水落在谷仓屋顶上,不停地从屋檐上滴落下来:雨水落到谷仓院子,弯弯曲曲地一道一道流进长着蓟草和藜草的小路;雨水噼噼啪啪地打在朱克曼太太的厨房窗上,咕咚咕咚地涌出水管;雨水落在正在草地上吃草的羊背上。羊在雨中站累了,就沿着小路慢慢地走回羊圈。
  雨水打乱了威尔伯(一只有点儿敏感的小猪)的计划。
  它在屋里扫兴地站了好一会儿。接着它走到门口,望出去。雨点打在它脸上。它的猪栏又冷又湿答答。它的食槽里面积了一英寸的水。坦普尔顿(一只爱收藏的老鼠)连个影子也见不着。
  “你在外面吗,坦普尔顿?”威尔伯叫道。没有回答。威尔伯一下子感到孤独了,一个朋友也没有。
  “天天一个样,”它抱怨说,“我太小,在谷仓这儿我没有真正的朋友,雨要下一整个上午一整个下午,天气这么坏,弗恩(一个爱动物的小女孩)不会来了。噢,天啊!”威尔伯又哭了,两天当中这是第二回了。
  六点半,威尔伯听到桶子砰砰响。勒维(给小猪送食物的农场工人)正站在外面顶着雨搅拌它的早饭。
  “来吧,小猪!”勒维叫它。
  威尔伯一动不动。勒维倒下泔脚,刮干净桶子,走了。他注意到这小猪有点不对头。
  威尔伯不要食物,它要爱。它要一个朋友——一个肯和它一起玩的朋友。它对静静地坐在羊栏角落的母鹅讲话。
  “你肯过来和我一起玩吗?”它问道。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母鹅说,“我在孵——孵——孵我的蛋。一共八个蛋。我得让它们热乎乎——热乎乎——热乎乎的。我得蹲在这里不动,我是个负责任——负责任——负责任的鹅妈妈。有蛋要孵我连玩也不玩。我在等着小鹅出世,”
  “当然,我不会以为你在等着啄木鸟出世。”威尔伯挖苦说。
  威尔伯接下来试着问一只小羊羔。
  “你能跟我玩吗?”它问道。
  “当然不能,”那小羊羔说,“第一,我没法到你的圈里去。我还没大到能跳过围栏。第二,我对猪没兴趣。对我来说,猪的价值此零还要少。”
  “比零还要少,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威尔伯应道,“我不认为有什么东西会比零还要少。零就是零,什么也没有,这已经到了极限,少到了极限,怎么能有东西比零还要少呢?如果有什么东西比零还要少,那么这零就不能是零,一定要有些东西——哪怕只是一丁点东西。如果零就是零,那就没有什么东西比它还要少。”
  “噢,别说了!”小羊羔说,“你自个儿去玩吧!反正我不跟猪玩。”
  威尔伯很难过,只好躺下来,听雨声。很快它看到那只老鼠从一块斜板上爬下来,它把它当楼梯了。
  “你肯跟我一起玩吗,坦普尔顿?”威尔伯问它。
  “玩?”坦普尔顿捻捻它的小胡子,“玩?我简直不知道‘玩’这个字是什么意思。”
  “玩嘛,”威尔伯说,“它的意思是游戏、耍、又跑又跳、取乐儿。”
  “只要能避免,这种事我从来不干,”老鼠尖刻地回答说,“我情愿把时间花在吃啊,啃啊,窥探啊。躲藏啊这些上头。我是个大食鬼而不是个寻欢作乐的人。这会儿我正要上你的食槽去吃你的早饭,既然你自己不想吃。”坦普尔顿这老鼠说着偷偷地顺着墙爬,钻进它在门和猪栏的食槽之间挖的地道。
  威尔伯看着它钻进地道不见了,转眼就见它的尖鼻子从木槽底下伸出来。坦普尔顿小心翼翼地爬过食槽的边缘进了食槽。在这可怕的下雨天,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早饭被别人吃掉,这简直叫威尔伯无法容忍。就算它知道,瓢泼大雨中,坦普尔顿在那儿浑身都湿透了,但也不能让它心里好过些。没有朋友,情绪低落,饿着肚子,它不由得扑倒在肥料上抽抽搭搭哭起来。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