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青瓷花瓶


□ 卢卫平

张公在这个北方省会城市里,可以说是一个人物,在文物收藏方面可谓是专家。凡是有人想高价收购一件文物,都要想方设法找到张公,让张公给鉴定一下。如果张公说是真的,那人就敢买。如果张公说是假的,谁也不敢碰。张公自己也搞收藏,尤其是花瓶。但是,老马也有失蹄的时候。前些日子,张公就干了一件丢人现眼的事。他收购了一个青瓷花瓶,价钱也不贵,可是拿到这里,仔细品玩时,才发现是一假货。凭张公的威望,找到那人退货是一点问题也没有的。但张公不想那样做,如果这件事传出去,岂不是太影响声誉。所以,张公铁了心,就权当花钱买了一次教训。
卖给张公青瓷花瓶的主见张公不退货,也明白了张公的心思,便得便宜卖乖,到处诉苦,说自己一个价值连城的青瓷花瓶被张公当一个假货买走了,损失太大了。有人去问张公,张公只笑不置可否。有人想一饱眼福,张公却从来不答应,不管是谁,如何坚决,在这个事上没有商量的余地。人们更相信商贩的话,肯定那个青瓷花瓶价值连城,否则怎么能不让别人看呢?因为过去张公有了什么新收藏品都会主动拿出来,让大家品玩的。
不久,张公在外面给别人鉴赏一幅字画,然后就在一起吃饭。这时,家人来了说,家里被盗。张公问:“丢失了什么东西?”家人答:“那个价值连城的青瓷花瓶。”张公又问:“还丢失了什么?”家人答:“别的东西动都没动。”张公说:“丢了就丢了,不必大惊小怪。”于是,张公又和朋友喝酒。朋友一听都大吃一惊,替张公心痛,都劝他赶紧回去,以便帮助公安机关破案,寻回宝物。可张公一笑:“区区一个花瓶算得了什么,不能打搅了大家的兴致。”众人一听,心里都十分佩服,一个价值连城的宝物丢了,都满不在乎。从此,人们对张公更加敬重了几分。
半年后,法院找到了张公,说,丢失花瓶的案子破了,花瓶找不到了,但案犯抓住了,是市里一位领导的儿子。现在要判了,要知道花瓶的价值,好做判多少年刑的依据。张公一听,这个花瓶的价值要关系一个人要坐几年的牢,所以,张公郑重其事地对法院那人说:“说实话,那个花瓶是假货,不值几个钱。”法院那人说:“听说那个花瓶价值连城哪?”张公说:“我自己的花瓶,我还不知道。”但不管张公怎么说,那人就是不信。后来,张公没有办法,只好把卖假货给他的那个人找来了。那个人面对法律,只好说了真话,说那是假货。凭这一条,那人判刑就轻了。据说,后来那个公子的母亲分别给张公和那个卖假货的人一笔钱,但张公却没要。张公说,我不管那个人是谁的儿子,我只想讲真话。
从这以后,张公万万没想到,人们再鉴赏收藏品时,再也不找张公了,都说:“张公这人,人品不好,为了巴结领导,宁可说假话,还串通别人一起说假话。我宁可买假货,也不和这样的人来往。”......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