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中国城市电影的文化消失与文化重写的方式


□ 张英进


近年讨论全球化和中国电影市场的文章颇多。本文想从文化和城市这两个角度切入全球化的研究,探讨中国电影中的一种新的城市观,一种在全球化时代探求新的空间界限和空间化了的欲望的电影形式。一方面,我们要在全球化的背景下认识到跨国想像对构建和保持城市观不断变更的重要性;另一方面,我们应该注意本土文化力量如何以自己的跨地域、跨本土、跨文化、跨语言或跨个体的行动来抗衡新的美国式的符号帝国的垄断。 “这种新的美国式的符号帝国试图在全球范围内提倡一种极端的视觉消费,将美国制造的影像植入多重话语的线路中,以产生一种跨国的记忆。”本文通过分析香港、上海和台湾几部电影,将“全球化城市”这个概念延伸到“全球化/本土化”这一新思维:glo- cal(即英文“全球”的头一个字母加上“本土”一词而成)。这一新思维重视当代中国电影中城市构建的全球与本土双向运动:在记录后殖民、后现代和后社会主义时期本土文化“消失”的过程的同时,“全球化/本土化的城市”提供了追回失去的记忆、图像和信息的可能性,并且重新想像、重新建构、重新书写新的身份,新的主体性和民族性。

全球化/本土化的城市

美国社会学家罗兰·罗勃森指出,“glocal”一词起源于日本商业界在20世纪80年代创造的新词“土著化”,即立足本土面向全球的策略。土著化在某种程度上更能体现罗氏所分析的“全球化”现象。按罗氏看来,全球化即是一般意义上全球和本土的互相交织,或抽象地说是普遍性和特殊性的互相交织。因此,“全球化/本土化”不仅是大都市越来越重要的全球化力量,而且也是重建家园、社区和本土的力量。换言之,“全球化/本土化”这一思维的优越性表现在它同时关注时间和空间,关心事物的异同双方。
与罗勃森相似,文化批评家罗·威尔森和维玛·狄沙纳亚也把“全球/本土”看成一种互补的力量,一种内聚多样性的交接面,一方面消解国家这一“想像的社区”,另一方面激发社会争讨、流通、重组等多元现象。他们强调全球/本土的联系,强调“全球化城市”这概念中的空间辩证法。众所周知,“全球化城市”是指80年代以来一些都市所承担的新的空间分散和全球整合的策略性角色,这些都市包括纽约、伦敦和东京(以及90年代以来的香港、台北和上海)。这些全球化城市在发挥新的经济整合的功能时,也经过本土和全球的调整过程,即一方面重新界定全球城市与国家的关系,另一方面又协调本土历史、文化与世界经济的矛盾关系。
“全球化/本土化的城市”还可以解释全球化时代的各种流动性的边界。按阿尔君·阿帕都莱的理论,全球文化应包括“民族景观、媒体景观、技术景观、金融景观和意识形态景观。”这些景观持流动状、不断变化。从阿氏角度看,全球化/本土化及城市亦可作上述各种景观的分析。在本文中,我们尤注意民族景观(人的流动,特别是移民和游客),媒体景观(图像、故事和信息的流动)和意识形态景观(思想的流动)。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电影艺术》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电影艺术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