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嘎巴拉大坝的子孙们


□ 吉,清河乐 蒙古族 王玉丽(蒙古族)译

  ◎ 吉·清河乐 (蒙古族)

  ◎ 王玉丽 (蒙古族)译

丹达,你还是比我先死了。顿斗想着。

他就是我们故事中的重要人物。现在他正坐在墙根下的一块木桩上吸着烟,乍一看就像法国油画里的亡命之徒,或者一位虔诚的基督教徒。

被装进棺木里的丹达,已经被从窗户抬出屋外,准备出殡。太阳毫不吝啬地用光和热普照温暖着每个人,不管是逝去的,还是活着的。

准备抬棺木的年轻小伙子们阴沉的脸上透着严肃认真的表情。逝者的大儿子头顶着一个大瓦盆,里面燃着柏枝、香等物。过一会儿,当送葬队伍出发的时候,他必须将这个瓦盆摔在他面前的犁铧上。这是当地送葬时的风俗习惯,据说这样能驱除逝者去往天堂路上的妖魔鬼怪。他身后跪着逝者的子女和亲属。按照这里的习惯,棺木要从他们的头顶上抬过去。几位年龄相仿的妇人陪在失去了老伴儿的达丽身边安慰着她,还有几位跟着她默默流着眼泪。“唉,又走了一个。世事无常,我们也会一个一个的像他一样离开这个世界吗?”想到这儿,顿斗不禁打了个寒战。

午时,送葬队伍出发了。空气里弥漫着哀伤,女人们哭着留在后面。烈日下,连绵不尽的巴音套海沙地,像一个巨型火盆散发着热浪,炙烤着周围的一切。离沙地边十几里,历经风雨的老哈河缓缓地流着。自古以来,这条河一直奔流不息,气势汹涌地奔向大海,席卷着两岸飘落的枯枝败叶,还有鸟羽。从河岸一直延伸到沙漠腹地的狭窄空隙间的草地上,坐落着一排排、一户挨着一户的红砖绿瓦的房屋像天空星罗棋布的星星一样数也数不清。一块块绿油油的稻田把这些村庄很自然地分成若干部分。就在这些密密麻麻、隐藏着许许多多美丽传说的村落中的一间屋子里,丹达撒手人寰了。大自然拥有着能够赋予人们生与死、灵与肉的伟大使命,它既能给予,也能无情地剥夺。无论缓缓流淌着的河水,还是被炙烤着的沙漠,以及随风轻轻摆动着的稻田,并没有因为一个人离去而发生任何变化。

送葬队伍沿着两侧长满稻田的路朝北行进着。手里拿着一面写有“南无阿弥陀佛”六字佛幡的人走在最前边,后边跟着逝者的子孙,他们每走一百米左右便转过身磕三个头。抬棺木的十六个年轻小伙儿步伐一致地慢慢向前挪动脚步,逝者的大儿子也流着泪加入到抬棺木者的队伍中,在靠棺木的前端抬着,一步步艰难地向前行进。后面默默地跟随着送葬人群,其中有几位年迈的老人和一些随时准备替换抬棺木人的年轻小伙子。

顿斗老汉扔掉手中的烟头用脚踩灭后,像只饱餐一顿的骆驼一样跟在队伍最后面,一步一颠地走着。由于某种满足感,此时此刻他暂时忘记了吸烟,因此他那已被烟丝熏黄了的食指和中指,此时也好像突然想起它们和其他几个手指是属于同一只手,偶尔会不经意地去摸一摸他那长满胡茬的下巴。经历了五十来年生活的困苦、艰难、悲喜,他的后背不再像从前那样挺拔,虽然年轻时的傲气早已被风霜雨雪冲刷得不见踪影,但那双眼里还不时地闪着赢者的光芒。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