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保送生


□ 朱一卉

  一
  
  我现在是一所全国重点中学的高级语文教师。基本上每年都教高三。而且,基本上都是教文科班。教改搞了多年,搞了多次,分文理科的状况没有改,所以,我便理所当然地向文科班的学生传道解惑。
  重点中学从1984年开始就有保送高三学生直接上大学的资格。保送的条件、程序等等改了多次,但保送的制度基本不变。虽然保送生常常成了特权生,伴随着这一制度腐败丛生,专家学者呼吁取消该制度,但决策阶层表示,这是高考制度的补充,利大于弊呢,坚决不取消。
  当然,现在高校招生的自主权在扩大,个中黑幕,也不是我等普通教师所了解。我呢,也只能就自己多年前参与的一个保送生个案来向读者朋友唠叨唠叨。年纪大了,老了,就喜欢唠叨了。我可以向所有无产阶级革命家和教育家保证:一点也没有给教育事业抹黑的意思。
  那一年暑假,如果我没调到青云中学,宿舍不分在教高三语文的古老师的隔壁,白加黑那年又不休学,那么,我的生活空间里就不会有白加黑这个人。
  那天中午古老师把白加黑从家里送出来,白加黑看到我,就满脸堆笑,叫沈老师。我胡乱点头,茫然地听古老师介绍:这位是诗人白加黑,才子。指我的鼻子说,这就是沈老师,小说散文诗歌都写得不错,也是个才子,我们学校引进的人才啊,今年教高一。我说:哪里哪里。
  古老师随后不叫那个套了件黑色T恤的黑脸学生为“白加黑”,他一直称他“白卫国”。后来我才知道白加黑是他的笔名。进入青春期加诗歌时代以后,他觉得自己的名字太俗气了,就替自己取了个别致的笔名。但我一直怀疑他接受了某制药公司的特别费,当他们的形象大使呢。否则,怎么就把“白加黑”到处在诗歌下面签署呢?且存疑。
  我们熟悉以后,谈话就很有趣。我说白加黑,古老师说白卫国,似乎有四个人在对话。
  白加黑不是那种神经质的诗人,长相也属于缺少诗人气质的那种。诗人嘛,在我心目中,从屈原开始,李白杜甫,北岛舒婷,大都让人感觉有点仙风道骨的。再不济,也得顾城海子一样,不是敢砍了妻子吊自己,也得敢让自己和枕木为伍,让火车哐啷哐啷轧一遍。白加黑的光辉形象,不客气地说,实在是不怎么对得起观众。一开口,唾沫飞溅,阳澄湖大闸蟹似的,很能吹,可惜吐字不清。
  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文学青年还多如牛毛。那个年代,市场经济还不成样子,年轻人还在热衷一些没用的东西。大家虽然囊中羞涩,但买起文学杂志来一点也不吝啬。那个时期是文学的春天,也是文学杂志的春天。我作为一名语文教师,自然也只能在文学青年堆里混,在一些不起眼的报刊上发表了一些更不起眼的诗歌、散文、小说之类,在个小城里有点小名气。那天白加黑拿走了几份报刊去拜读。没读之前就满口佩服,很肉麻的词汇听起来很舒服。白加黑从一个黑皮包里摸出几本团省委主办的杂志《当代青年》,说:暑假我和白松鹤上了一趟省城,见到了《当代青年》的总编齐简,约我写几篇刊首寄语。我已经寄了一篇过去,题目是《红绸带飘起来》,马上发。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沙地》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沙地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