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梦里不知身是客


□ 王本道

梦里不知身是客
王本道

最初在大连生活和工作的时光已在记忆的苍穹之下,化作了一泓碧波。算起来,事情已经过去了三十多年,原以为心中的那段苦涩随着时光的流转终会麻木,然而一次又一次的事实证明,不能。三十多年来,记不清又多少次地去过大连,不论住宿在哪里,那过去的一切都会清晰如初地在梦境中出现。
梦,实在是一种奇妙之物。它比电影的蒙太奇技术要高超得多,总能将最精彩的画面串联起来,并突出表现那刻骨铭心的细节……
1968年秋天,经历了“文革”两年多的喧嚣之后,我和同学们一道离开生活了五年的高中校园,到辽南山区插队,接受“再教育”。尽管那个时代并不属于我们,而我们毕竟逃离不出那个时代。在农村,我们与当地农民一道,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心悦诚服地向他们学习,并尽其所能地为他们做着自己所能做的一切,理所当然地得到了他们的认同和接受。下乡不久,同学们中,有的担任了当地小学的教师,有的担任了生产队的会计、赤脚医生,我也被抽调到公社担任了报道员。当时的生活和工作条件是极其艰苦的,为了采写一篇稿件,有时一天要徒步走上几十公里的路,吃不上饭、喝不上水。但是毕竟受了12年的正规教育,况且正处在激情四溢的年龄,为了做好工作,我全情投入地燃烧着。很快,一篇篇稿件被各级新闻媒体采用,辽南山区、长兴岛上的“横山公社”,时常出现在报端和广播之中,我的名字,也受到了有关领导的关注。20世纪70年代的第一个初春,随着一纸调令,我被选调到了大连广播电台工作。
至今我还清楚地记得,从70年代第一个初春,我所感受到的快乐和幸福,全部源于我在全身心地做着我所喜爱的工作。虽然第一次来到大连,但那街道、广场、沙滩、海浪的温馨与幽雅我并没有去悉心领略,倒是眼前的工作和学习环境让我痴迷了。办公室里,有那么多读不完的报纸、资料,让我如鱼得水,直到深夜也不忍离去;周围许多资深年迈的编辑和记者,那友善和爱护的目光,让我心中涌起一阵阵暖意。第一阶段的工作是带有实习和见习性质的,由老记者带着我们几个人到乡下采访,就一个题目,每人写出一篇消息或是通讯,然后由老记者把每个人稿件中最精彩的部分编辑起来,汇成一篇文章。每次采访的周期是一个星期。仅仅两个星期下来,我的稿子已经能够独立成章了。每当听到当时大连广播电台的播音员齐越、高军用她们那甜美的音色广播我写的稿件时,心中似有一条欢快的小河在汩汩流淌。不久,我被调到政文部,意味着开始独立工作,分工的报道领域是党政机关、部队、大专院校、科研院所等。现在看来,这是一个十分重要的岗位,然而在当时,由于电台人员紧抑或是出于对青年人的信任,当时年仅23岁的我和一个比我还小两岁的女记者就担当了此任。为了尽快延伸自己的新闻触角,我们整天马不停蹄地在各部门、单位间穿梭式地采访,每天的活动都排得满满当当:参加市里的大型会议、上级的电话会议、市委宣传部的新闻协调会;深入机关、院校、部队采访典型事例;接待前来送稿的基层通讯员并编辑他们撰写的稿件,时常要工作到深夜。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