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老范


□ 季 宇

认识老范是10多年前的事了。那时,我在松县挂职,任县委副书记。头天上任,来省城接我的就是老范,他是受县委宋书记和刘县长的委托专程来接我的。老范当时的职务是县办副主任。初次见面,他就给我留下了很热情的印象,这从他满脸的笑容、热烈的话语以及握手的力度和姿势上就能感觉出来。老范长得很壮实,四方脸,浓黑眉毛,五官的尺寸一律大号,有棱有角地刻在脸上,看上去就是一个标准的北方汉子。他的手也很大很厚,而且湿乎乎的。当时他就是用那双湿乎乎的又大又厚的手巴掌紧紧地握住我的手使劲地摇晃着,嘴里一口一个“李书记”地叫,叫得我倒有些不好意思了。我挂职前在省报新闻部任主任,全省各地到处跑,松县当然也去过,而且好几任书记和县长都陪我吃过饭,但老范还是第一次见到。据老范说,他先前一直在乡镇工作,去年才调到县上。尽管是第一次见面,老范却是自来熟,和我没一点生疏的感觉,一路上总能找到话题,喋喋不休,仿佛有说不完的话。从谈话中我还惊讶地发现,他对我的情况一点也不陌生。他说李书记啊,我对你可是仰慕已久,早就知道您是省报的大笔杆子。我说哪里,哪里,不敢当,不敢当啊。嘴上谦虚着,心想这不过是客套话而已,可没想到老范接下去却具体谈起我写过的文章。如某篇某篇发在某报某刊,某篇某篇又被某报某刊转载,甚至有的文章发在某年某月某日第几版都记得清清楚楚。他还一再提到我写过的一篇关于全省抗洪救灾的通讯。这篇通讯载于《人民日报》,后来还获了全国新闻奖,是我的得意之作。
“写得好,这篇文章写得好啊!”老范咂吧着嘴,大眼睛里闪着光,一副五体投地的样子。他还说:“李书记,我不是当面夸你。你也不要批评我庸俗——写得好,的确写得好,不愧是大手笔啊!”我让他说得心里痒痒的,不过这样当面夸奖还是让我有些不好意思,于是说,不值一提,不值一提,都是过去的事了。
老范马上接上来说:“李书记,你最近发表的几篇文章,我也看了,写得更棒啊!”他说就拿那篇批评黑心棉的文章来说吧,写得多深刻啊,简直是入木三分。他就曾向许多人推荐过。“李书记,”老范特别提到,“我记得,你在文中还引用了一句古语:‘人之异于禽兽者几希?’——好像是孔子的话吧?”我点头称是。老范便又咂吧起嘴:“李书记,这话用得太好了。人和动物的差别就那么一点点,如果不加强思想改造,那怎么得了?”
我让他说得心里挺舒坦的,不知不觉地感情上便与他近了几分。以后到了县里,与老范打交道的机会就更多了,渐渐就熟悉起来。县办当时没主任,只有两个副主任,一个是老范,另一个是小丁。其实老范并不老,小丁并不小。两人都属蛇,六五年生人,要论月份,小丁还要大几个月,可不知为什么,老范却冠以老,而小丁却冠以小。有人分析说,一是小丁刚毕业就分到县委工作,做办事员,那时人们都叫他小丁,以后一直叫,习惯了便改不过口来;二是小丁长得嫩相,白净面皮,眉清目秀,还戴着一副金丝边眼镜,一副书生模样,叫他小丁倒也名副其实。
小丁年岁不大,却是县办的老人,从普通办事员一步步干上来的,做过秘书、科长,而后又提拔为副主任。老范调来后,两人的关系就微妙起来。小丁这人话不多,也不喜欢与人拉拉扯扯,常常特立独行,无事时便抱着书本看,或伏在桌上写写画画。就水平而论,他比老范强得多,不仅懂外语,而且材料也写得好。县里的大稿子非他莫属。但老范也有他的长处。他的外交能力强,嘴巴会说。尤其是为人随和,整天嘻嘻哈哈的,没半点架子。县委大院里,不论干部还是工人老范都能说到一起,喝酒喝到兴头上,甚至还能够勾肩搭背,称兄道弟。与老范相比,小丁说话做事、与人交往就严肃得多,也规矩得多,一副君子之交淡如水的样子,这在一般人眼里便显出了生分,不够随和。因此小丁的群众基础就远不如老范。县办是个中枢机构,迎来送往,饭局自然少不了。小丁最怕这种场合,能躲则躲,实在躲不了,只好干巴巴地应付了事。可老范却不怕,不仅不怕,反而乐此不疲。逢到这种场合,他能说能喝,简直如鱼得水,大放光彩。酒桌只要有了他,气氛准会活跃起来。而且老范还有这个本事,不论到场的是男是女,是老是少,职务高还是职务低,他都能恰到好处,投其所好,把你照顾得吃饱喝足,开心无比。故而来往的领导都对老范印象深刻,说起他来都说这人不错,能喝酒,也挺风趣的。可小丁从骨子里却瞧不起老范,他从没说过老范的好话,对他的评价一言以蔽之,即“混子,不学无术”。老范心里当然也与小丁格格不入,可老范从不公开说小丁的坏话,不仅不说反而大加夸奖,他说:“丁主任是才子啊,文章写得多好!我是打心眼里佩服,人才难得啊!”时间久了,人们都说还是老范有肚量,反倒觉得小丁太小鸡肚肠了。
小丁是江东大学毕业的,要论起渊源,我和他算是学兄学弟,而且巧得很,小丁的舅妈还和我是同班同学。我到松县后,曾和小丁叙过这层关系,可小丁的表情并不热烈,此后除了工作上的事外,私下里也与我极少来往。有一次,我回省城过周末,让小丁派车。平时派车都是老范的事,可那次老范陪宋书记等人去江浙考察不在家,我便给小丁打了电话。没想到,月底发工资时,财务上竟扣了我10元钱的汽油费,我挺意外,因为以前可从未扣过。会计小钱怕我误会,专门跑来对我解释,平时范主任派车都是不扣钱的,可这次丁主任交代要扣,他也不好办。“要不,你给丁主任说说?”小钱挺为难地对我说。我说不用了,既然有规定,就按规定办吧。
分享:
 
摘自:十月 2006年第02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