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手稿情结


□ 张政明

关于“手稿”,我于九年前是做过一篇文章的,题曰《说“手稿”》,登在一九九六年六月十八日的《文汇报》“笔会”副刊,其中感慨手稿日见稀罕的话,是这样说的;“近年来,作家换笔的不少,且呈趋势。将来,或将来的将来,体现作家个性风格,反映创作思路痕迹的手稿会否‘寿终正寝’?难说。但随着越来越多的作家加入换笔行列,手稿肯定越来越少。正因如此,手稿就更弥足珍贵了,几与不可再造的文物同等价值,或者就是珍贵的‘文物’了。”
现在看来,我的这个估算实在太保守了,“将来”,或“将来的将来”的时间总以为是历久的,想不到竟然如此之短促,不过十年的工夫,就已经是如今的现实了。手稿,握管亲笔,一字不苟的手稿当真是稀罕之物,堪为“文物”,或曰“准文物”了。我也是做着编辑工作的,现在收到的稿子,要么是网上用伊妹儿发来的电子邮件,要么是字体字号大致统一的电脑打印稿,真正的手稿是少而又少的了,碰上字迹秀挺遒劲的,当以书法作品珍视,不禁激发私藏的欲望。头几年,文人兼书家的何满子先生应约惠赐的一篇随感《厄瓜多尔的新年风俗》,在编用之前就先复印一份,原稿确是作为“文物”级别的手稿袖而珍藏起来了。
就我所知,现在不换笔的作家很少。从年轻的往年老的倒过来数,七十或八十后的新生代作家,恐怕创作伊始就根本没用过传统的书写工具,毛笔或钢笔;中青年作家中,贾平凹是一位坚持不换笔的典型,上百近千万字的作品,就那么一个字一个字的书写出来,真不容易,精神可嘉;堪为当今文坛耆宿的何满子先生,其不换笔的说法也有其趣理,说是所写的多是短文,犯不着老来学吹打,费神又吃力的,还是手写来得干脆利索,其实,他已是著作等身,每年发表作品的数量亦颇足观,差不多是一年出一本书的。换笔的好处,不言而喻,否则,这十多年来,换笔的作家缘何纷纷?但坚持不换笔诸如贾、何两位的榜样者,也自有不换笔的情理在,说到底,怕是难解手稿情结的结果吧。
手稿情结是什么?我也说它不清楚。但在我想来,一篇文稿,全没有了涂涂抹抹,删删改改,字斟句酌的痕迹,还算是一篇文稿吗?手稿情结尚存的作者,要的怕就是这个效果,这份感觉吧。一套十六卷的一九八一年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鲁迅全集》,我是早就购藏读用了的,但年前书店里见到一套《鲁迅手稿真迹选编》(珍藏本),价格也不菲,我是毫不犹豫地买下了的。
我算是混充作家的爬格动物,半年之前也在电脑上装模作样地学起了打字,算是添列换笔之伍的了,但严格说来,不是换笔,只能说是兼笔。兼笔者,爬格手写和电脑打字互用是也。写作的程序上,是先在格子纸上手写出来,然后再在电脑上照着手稿一个字一个字地打出来。要我一脑同时指挥两只手,其一是身体之一部分的肉手,其一是鼠标和键盘组合的机械之手,既要运思行文,字斟句酌,又要不时念叨“王旁青头戋(兼)五一”的口诀,或纠缠不清于前后鼻音和翘舌与否,直接在电脑上写作,所谓之彻底换笔,实在是玩它不转来的。退而自慰,留一点思想的痕迹在原稿纸上,也蛮好的。说得好听一点,是难解手稿情结,不好听一点,就是太笨。但我也认了,且不以为丢人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