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生活在跳跃中回忆


□ 阿 成

  一座历史的桥连接了过去和现在,连接了领袖的传奇和城市的变迁,也连接了一些妓女人生改造的烙印。作家阿成擅长在亦实亦虚、亦真亦幻中刻画人物,追寻历史,构筑别样的小说艺术,读来清新独特,耐人寻味。
  
  
  8.12平方米
  听说霁虹桥要拆了,太可惜了。那种感觉就像故乡的老屋要被拆了一样。非常无助,身子非常轻。霁虹桥是一座纯粹欧洲建筑风格的桥。我清楚地记得它建于1926年。像美国旧金山的金门大桥和澳大利亚的悉尼大桥一样,它是几代哈尔滨市民引以为骄傲的桥。市民们总是要津津乐道地向外地客人介绍这座桥,介绍这座桥有什么样的特点,为什么叫霁虹桥?
  是啊,为什么叫霁虹桥呢?
  我曾经在城建部门工作过六年,耳濡目染,这方面知识多少拐带了一点儿。我试着说一下。首先是这座桥的位置特殊——天下有位置不特殊的桥吗?没有。但是这座桥正好位于哈尔滨的道里区、南岗区和道外区这三个区的交界点上,它还是横越松花江之滨绥铁路的跨线桥,是一座一桥多用的桥。所以它像市委常委一样有地位。很早以前,它还是一座木结构的桥。之后,当地政府决定在原址上修建一座永久性的桥梁。领导说话不像草民,说了,就建了。由当时侨居在哈尔滨的俄国建筑师斯维利道夫和桥梁设计师符·阿巴力两个人合作,共同设计这座样子很欧式的桥。
  我再试着介绍一下这座桥的样子。
  这座桥的两侧各有一个对称的桥塔,看上去颇像微型金字塔。铁桥栏上有好几个铸造精美、镶嵌着“飞轮”标志的中东铁路路徽。估计是铁路方面也出资了。这座桥有令人称奇之处,整座桥没有一颗铆钉,一个螺栓。为了兑现这样一个匪夷所思的构思,这座桥的建筑花费了大约30万大洋。
  还有,这座桥为什么起名叫霁虹桥呢?我再试着说一下。
  这座桥落成举行命名典礼,是1926年11月28日。时任哈尔滨工业大学校长的刘哲先生,在时任哈尔滨特别市市长储镇的请求下,欣然为该桥题名。刘校长援引了杜牧《阿房宫赋》“长桥卧波,未云何龙?复道行空,不霁何虹”中的“霁虹”二字,为此桥命名。那意思八成是:霁虹者,谓雨止云散,长桥如虹。
  我再报告一下以上我这点知识是如何获得的。
  我过去开大辫儿(无轨电车)的时候,经常从这座桥上驶过。那时候我二十多岁,应当算年轻。但我在心里称自己是汉子、成熟的男人、犀利的男人、独立的爷儿们。我一生也未被称过“男孩儿”或“男生”。我觉得这样的称呼太奶嘴儿了。
  书归正传。
  我开大辫儿的时候,经常在这座桥上看到一个人。不知道他应该被称作中年人好还是中老年人好。这个人就是这座城市的市长。我只要开着大辨儿经过这座桥,只要时间恰好碰得上,总能看到他从霁虹桥上款款地走过,他穿一双千层底儿冲呢面儿的中式圆口布鞋。然后,这双脚下了霁虹桥,去了紧挨着道里菜市场的市政府上班。下班,他照例走着回来。他有车,但他不坐,就这么走。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