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爱上你的声音


□ 杨秋意

爱上你的声音
杨秋意

丁香在网上遇到了一个男人,他磁性的声音令她心动,面对现实生活的平庸、功利,她希望他就是她的白马王子。白马王子似乎是完美的,可一条红花裤头揭示了这个男人的另一面……

刚打开电脑就看到自己的QQ上提示有人找,她觉得今天的心情不好,就懒得理会。可是那家伙一直在发出请求的信号,她只有点击,对方的资料显示名叫庭院深深,这让她想起琼瑶的一部小说。自己少年时深深为琼瑶式的爱情所陶醉,也因此在以后的道路上总是渴望能遇见一个温和且有魅力的男人,两人能倾心相爱,爱到地老天荒。然而只是浪漫一梦,这么多年来苦苦寻找的那个王子总是难以出现。唉,随着一声叹息,她还是顺手击了接受请求。
不一会儿,这个庭院深深就进来问好,你好!
你好!
你是哪里的人?
你说呢?
我不知道,我想找个郑州的人聊,因为我在郑州买了房子,想找个郑州的朋友。
那么人家郑州的人不跟你聊呢?
你这人怎么这么无理?
我怎么无理了?
我说了我是找郑州的。
我也说了,你太霸道,如果郑州的不跟你聊呢?难道这就是无理吗?
好了,再见,我不跟不讲道理的人聊天。
好的,不过也请你再看一看咱们的聊天记录,是谁无理?
那个庭院深深走了,她也一肚子的气愤,想这世上的人也太不讲道理了。正在生闷气,那家伙又来了,她懒得理,“啪”关了QQ。
下午再坐在电脑前就看到那个庭院深深的留言:对不起,我不是故意气你的,真的是想找个郑州的朋友,你是的话,咱们还聊,不是的话就算了。
她看了又看这个留言,在心里感到好笑,这家伙是怎么回事,这是道歉吗?还是找郑州的,他难道不明白,这聊天也是双方愿意的,你乐意人家,人家要是不乐意你呢?真是个自负的家伙。想到这里,她嘴角露出一丝坏笑,不行,逗一逗这家伙。于是回道:我是郑州的,但不和你这样不讲道理的人聊天!
谁知那家伙马上回道:你还在生气呀?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其实我这个人很懂礼貌的。
看到这句话,她嘴角咧了咧,这家伙还真的瓷上了。
丁香,你真的叫丁香吗?
是的,我就是叫丁香。
真好听的名字。飘着的清香里有淡淡的哀愁。
你为什么叫庭院深深?
因为家里很冷清,就我一个人,所以就显得院子很深了。我们能成为好朋友吗?
不知道。
还在生气?
没有。
那就好,我想我们会是好朋友的。你到过单城没有?
没有。
有机会过来。我们这里有许多汉代文化。到时我给你做向导。好吧。
单位里的李主任过来问:今天社长又在催《金钱洞》的大样了,你做好了没有?
还没有。稍等。

她最近感到郁闷。领导不知是出于什么心态,非要求加班加点出一篇批斗金钱的长篇小说《金钱洞》。而这篇小说刚拿过来时,她是一百个不看好,叙事杂乱,主调灰暗。但领导却说是上层领导批示要在近期出版的,她必须加班加点完成编辑工作。编辑工作还没开始,作者就找来坐在她办公室里谦恭地说着自己的长篇如何耗费十年的时间创作,自己如何地对金钱对人的危害深有感触。她看着这个五十多岁的男人花白的头发,心里突然就有了一丝怜悯,不容易呀,能以一生的体验写小说,能以十年的功夫著书,这世道还有几人如此执著?算了,帮他吧,不再提不同意见了,帮他顺利出版完成心愿吧。

然而,没过多久,丁香就感到了事情的不对劲,这个批斗金钱的作者不断地请求要宴请她这个大编辑,那天他又发来短信请求为出书相助。她感到嗓子里像吃了个苍蝇一样的不舒服,可见了面还要笑脸相迎。她不喜欢人家宴请,每每一帮人端坐在桌前,说些无用的废话,要么是找到感觉喝得大醉,要么是找不到感觉,吃一顿没滋没味的佳肴,把大好的时间一转眼扔下两三个小时走掉,还有那一桌子弃了可惜的美味。她看着他一脸的急汗,明明白白地告诉他,自己会认真编辑他的稿子,这就是自己的工作,不用费事。然没过多久,她的手机上莫名地被充值二百元,正在她猜不到会是哪个男人这么在乎自己时,《金钱洞》的作者又发来短信问充值是否成功,她那本有些飘的心马上落下来,嗵的一声砸得她生疼,一股烧焦的糊味从心底冒了出来。痛苦地想自己这么清高的编辑竟也受贿了,而且是在编批判贪婪金钱的作品时。
书很快就要出版了,作者正上蹿下跳地找新闻媒体造声势找名家写评论并准备开研讨会。这家伙最近思想有些膨胀,说什么书一出来他就是中国文坛上的一面旗帜,是著名作家了。原来著名作家就是这样炒作出来的。现在要在北京开研讨会,她是原版责编能不配合吗?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