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白狐


□ 阎 志

全为把碗筷都收拾干净后,也偎着明淼坐下了。山顶上吃晚饭总是挨到八九点,特别到六七月份,待收拾整齐后天也就黑了。屋子里就更发墨黑。三间破土砖屋都连通着,中间一间是做饭的,贴左首就住人,右边那间放东西。大门开在中间屋,门外边挂着一个脱落了底漆的牌子:多云山林场。
几天来天一直沉着,夜深还不时打响几个闷雷,一醒过来人得翻个身,不然一时就难以再睡过去。全为和润林一左一右地偎在明淼两旁,三人都坐在灶旁的干草堆上。爷听说过那修爹昨日出去了一下吧?全为是其中最年轻的,看上去才不过二十出头,声音很嫩,前年全为刚从学校出来就到了山上。明淼最不习惯的就是他那腔儿,女声女气的,不像是在山上长大的娃儿,后来也就慢慢习惯了,并没碍着什么。知道的。润林没事就要学两句全为初上山时带的官话。润林比全为只大三岁,却已有了十年的看山历史。
晓得,明淼横一眼润林。
没惹着哪个吧?全为是很喜欢修爹的,他说过,明淼爷的胡须有味,可比起修爹来真是小巫见大巫。他上山的第三天,明淼爷叫他送饭给修爹,他不敢去,还是润林陪着一起去的。修爹原来是在九道冲,过去二十多年才上三峰的。所以全为并不大熟,只是隐约听人念叨修爹长修爹短的,好奇起来便跑回家问娘修爹是哪个野种,怎么总没见着。一听这话,全为娘满脸苍白与惊慌,当下一耳巴全为,边念叨,修爹莫怪后生不懂事呵……那年全为十岁,刚念书,那耳巴打得挺重,印象极深。
去惹谁呀,总是闷得慌下山看看老乡老亲的,娘的,修爹闷着还可下山,我们一年才下次把山,润林嚷嚷说。
是不要你回去?明淼吼一声并又横了一眼润林,他最受不了别人说这里不好,他打五八年就上山,那时也才十几岁。
可回去,日他娘的没一个给好眼色,就像我他妈的真是个化缘的和尚,润林还要嚷嚷。全为在一旁从不吭声,即便闹得再狠,他全为也是打死不说话,他只想听些他想听的话,守山几年倒把他养成了一个好性子。而润林就像有天大的冤仇,成天说个不停的。明淼干脆起身抖落一下草,摔下一句:明早一齐去一峰,看看那苗子,就转身进左屋先睡去了。润林翻一眼全为,自己又笑起来,破秀才,这几十里没女人的山上闻不到一点臊味,你么成天还是死气沉沉的?
别乱扯,修爹到底回没?
回了。
那明儿个又要送饭。
当然啦,唉,过些时我睡一觉也变成一个精怪,娘的也过过快活日子。
别胡乱说了,睡吧。全为见同润林是扯不出什么结果的,就只有招呼去睡。雨还是没有下来,倒弄得沉沉的,让人不舒服。透过丛林总有两星光亮,闪闪烁烁让人很迷离,但却不是灯光。这山里头轻易是不住人的,方圆数十里才有一个只有名字的林场和三个所谓的“场员”:明淼、润林、全为,年龄大的是头儿,明淼今年五十二了。
天还是未开,乌压压的云雾更让人不舒畅。昨晚可能下了几点雨,地是湿的。明淼一早就把全为和润林打醒,吃后便一同去一峰。......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