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社会工作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后赵羯胡为流寓河北之并州杂胡说



  传世文献中有关羯人西晋时活动的记载颇为罕见,意味着该族人口不多,部落组织正在离散。晋末并州一带的杂胡与匈奴已有明确界限,羯胡被视为杂胡而不属于匈奴的范围。史家将羯胡称为“杂胡”或“匈奴别部”,其实是与五部屠各或匈奴五部相对而盲的。羯胡首领石勒起兵之际麾下同姓人物极少,其本部兵力与刘渊的五部屠各相比显得微不足道。石勒最初在刘渊政权下组建的胡人武装,其成员多为各种杂胡而未必都是羯族。石勒转战河北后开始大规模扩军,此前被成批卖往河北的并州杂胡纷纷加入其军团。石勒建国后为提升诸胡地位而称其为“国人”,羯胡人数骤然增加并达到惊人的数目。羯胡的语言、风俗及状貌与康居等西域胡相同,西域胡在后赵羯胡之中所占的比例是很可信的。后赵末冉闵鼓动汉人灭绝羯胡,各地的西域胡也一并遭到大规模清洗。并州杂胡的民族认同与河北流民的地域认同,成为石勒羯胡政权核心群体得以凝聚的重要纽带。正是凭借这种特殊的社会政治基础,后赵在与前赵的军事对抗中逐渐占据优势,并州杂胡也最终取代五部屠各,成为十六国初期北部中国新的异族统治者。
  关键词:羯胡 河北 并州杂胡 西域胡
  
  作者陈勇,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所民族历史研究室副研究员。地址:北京市中关村南大街27号,邮编100081。
  魏晋的羯胡是杂胡的一种,具有独特的部族标识,当时称为“羯”、“羯胡”,或与其他杂胡并称“胡羯”。汉与前赵的本部是五部屠各,羯胡则与其他杂胡一并被纳入“六夷”之中。石勒在河北异军突起,大大提升了羯胡的地位。后赵以胡为“国人”,流寓河北的并州杂胡则纷纷涌入羯族。石勒建国前后羯胡人口的激增,正是在此背景下发生的。以羯为名的并州杂胡共同体,成为石氏立足河北的主要凭藉。后赵社会、政治基础的扩展,使其在与前赵的军事对抗中最终占据优势。前赵与后赵在北部中国的嬗代,也是五部屠各与并州杂胡的政治交替。我们观察十六国前期的历史演变,这是一条不容忽视的线索。
  
  一、后赵建国前后羯胡人口变化置疑
  
  谭其骧先生说:“晋世崛起中原者号五胡。匈奴、鲜卑、氐、羌皆习见经传史乘,族类源流,班然可睹;独羯族前史未闻。六朝正史载其由来者,仅《晋书·石勒载记上》:‘其先匈奴别部羌渠之胄’及《魏书·羯胡石勒传》:‘其先匈奴别部’二则。”羯胡的族类源流难于辨识,暂且不论,事实上,诸史有关西晋时羯胡活动的记载,也颇为罕见,除太康年间北徙塞外者外,仅涉及上党武乡羯室的部落,这意味着羯胡的人口不多,部落的规模也不大。
  《魏书》卷1《序纪》载:禄官元年(晋太康六年,285),“穆帝(按即猗卢)始出并州,迁杂胡北徙云中、五原、朔方。又西渡河击匈奴、乌桓诸部。”猗卢七年(晋建兴二年,刘聪嘉平三年,314),“帝复与刘琨约,期会于平阳。会石勒擒王浚,国有匈奴杂胡万余家,多勒种类,闻勒破幽州,乃谋为乱,欲以应勒”。周一良师说《魏书·序纪》所谓“杂胡”,就是同篇的“匈奴杂胡”。高敏先生也说:“这里的在猗卢国内的‘匈奴杂胡万余家’,显然就是不久前猗卢‘出并州,迁杂胡北徙云中、五原、朔方’的‘杂胡’。”都是可以信从的。
  《晋书》卷104《石勒载记上》云:“上党武乡羯人也。其先匈奴别部羌渠之胄。”根据谭其骧的考证:羌渠与康居古音相同,羯胡则为“康居之居民降附匈奴”者。《魏书·序纪》称猗卢在并州“迁杂胡”、“击匈奴”,以“杂胡”与“匈奴”对举,表明并州的“杂胡”与“匈奴”有着确定的界限,而与前后赵邻近的鲜卑拓跋部,对此是很清楚的。《魏书》卷95有《匈奴刘聪传》、《聪父渊、子粲、渊族子曜传》,又有《羯胡石勒传》、《勒子大雅、从子虎、虎子世、遵、鉴传》。根据魏伯起这样一种分类:刘渊族人及五部屠各是“匈奴”,石勒族人则是“羯胡”,而不是“匈奴”。我们进而对比《魏书·序纪》“匈奴”、“杂胡”、“匈奴杂胡”的用例,又可知在鲜卑拓跋部的观念中,羯胡是属于“杂胡”或“匈奴杂胡”的。
  此处需要说明的是:唐长孺先生《魏晋杂胡考》一文,以杂胡泛指魏晋北境“与匈奴有关的各部”,将屠各、卢水胡、羯胡及乌丸、乞伏、稽胡统统纳入其中,显示这些部落或部族与匈奴在源流上的差异。笔者则认为:按照五部屠各、羯胡及其周边各部的印象,羯胡、卢水胡、乌丸是杂胡,五部屠各则不是杂胡而是匈奴。也就是说,诸史将“羯胡”称为“杂胡”或“匈奴别部”,其实是与五部屠各或匈奴五部相对而言的。这与唐文论说的角度不尽相同,望读者能稍加留意。
  《晋书·石勒载记上》载:石勒在冀州众至十余万人,遂“使其将张斯率骑诣并州山北诸郡县,说诸胡羯,晓以安危。诸胡惧勒威名,多有附者”。《通鉴》卷87此事系于晋怀帝永嘉三年(309),又改作“并州诸胡羯多从之”。“并州山北诸郡县”,指并州境内陉岭以北的区域,禄官元年猗卢北迁并州杂胡,所徙之地应距此不远。《晋书·石勒载记上》:“太安中,并州饥乱,勒与诸小胡亡散,乃自雁门还依宁驱(按:太原阳曲人)。”雁门地跨陉岭南北,石勒与“诸小胡”前往该地,是否与北徙的羯胡有关,不得而知。但石勒最终返回上党,可见与“山北”的族人未能建立联系。张斯“说诸胡羯”,可能也包括猗卢国内“多勒种类”的杂胡。猗卢北迁杂胡中羯胡的人数,以及被张斯说服转依石勒的胡羯人数,都不清楚。然而,建兴二年(嘉平三年)石勒攻陷幽州时,猗卢国内仍有羯胡近万家,人口数万人,他们此前显然未随张斯一同前往河北。《通鉴》卷89晋愍帝建兴二年三月:“刘琨请兵于拓跋猗卢以击汉,会猗卢所部杂胡万余家谋应石勒,猗卢悉诛之,不果赴琨约。”《通鉴》此条所记与上引《魏书·序纪》猗卢七年条应为同一事件,徙于陉北的羯胡最终被猗卢屠戮殆尽。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